<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65章 长寿山寨来客
    时间飞快,夜幕降临。

    在山洞中点燃篝火取暖,同时,将费了千辛万苦打来的山中野味儿烤熟了,就着树叶子盛放的山泉水,大快朵颐了一番。

    肚子鼓起来,气力渐渐的恢复……。

    洞口做了隐蔽设置,外头没谁看得到洞中的火光。

    烟雾更不要紧,山洞后面幽不见底,通风良好,烟雾不知释放到哪里去了。

    这种环境,对一般的小男孩而言就是绝境,但对我来讲却不然,感觉像是田园隐居生活,要不是惦记着现代社会的朋友和红颜,我一定乐不思蜀。

    借着火光,我将半本古书从怀中掏出来,仔细烘干后,翻看起来。

    别看是古文,但我能勉强认出内容。

    这大巫咒术的内容博大精深,手段更是匪夷所思,只是通读一遍,我就感觉出来了,这书的恐怖程度,简直超越了茅山鬼门历代相传的那些手段。

    太恐怖了,有些下术的方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感觉被打开了新的世界。

    我被深深吸引了,但也知道不可能短时间就融会贯通,为预防意外,比如,被人抢走古书之类的,就在这山洞中停留了一周的时间。

    将这半部古书上的每一个字全部牢记在心间,达到闭上眼随手就能重新写出来的程度,深刻在记忆最深处。

    然后,用烈火毁了古书,让其变成一堆灰烬,风一吹,了无痕迹。

    至此后,这半部古书内容,只在我的心底存放,且被我恢复一小点能力的灵魂施加了多重灵魂封印,除了我许可,即便大高手使用搜魂秘术,也别想破开重重封印,看到任何一个字。

    我休息了一晚上,于第八天的清晨,整理一番之后,拎着根大棍子,肩上扛着这几天闲暇时准备的野兽烤肉干,迎着初升朝阳,离开了居住一周的山洞。

    找准方位,直线行进。

    这样做,很快就会出山,得去附近的城镇和乡村中了解一下,我身处的到底是什么朝代?距离现代到底有多久远?

    …………

    我的本尊经历着预料之外的天大变故,不知何时才能从‘灵魂被放逐到古代’的可怕状况中解脱回归?

    这样大的事儿,我分离出去控制石帆南身躯的那道‘意识’,却一点都不知情。

    心灵联系中断,只能各自为战了。

    为了活下去,我(本尊)在努力着,我分离的意识自然也在努力着,毕竟,我们都具备相同的性格,那就是绝不服输。

    我分离的意识控制着石帆南高大英俊的‘外壳’,接近了蛮夷聚集的山寨。

    到这地方来,说实在的,我(分离意识)是心底发毛的,加上石帆南的话痨属性被开启了,没事就在耳边聒噪,真的,我的心情相当糟糕,要是能有选择,一定不会到这种鬼地方来。

    文化的差异是最可怕的事儿了,深藏在老林子中的蛮夷,鬼知道有什么禁忌?

    我这样一个外来人,要是不小心触犯了忌讳,那么,凭着此时这微末的能力,估计,会被大卸八块的。

    山高水深王侯远的所在,奉行的是当地规矩,可不是现代社会的法制,惹恼了野蛮人们,一把火被点了,跟谁说理去?

    但相比山林,有人的地方也该算是更安全吧?深山老林中妖魔鬼怪横行,天知道有多少?先前数个小时没有遇到,不代表继续下去不会遇到啊。

    所以,到人居住的大山寨之中避难,是我唯一的选择。

    既然没得选,那我只能硬着头皮进山寨了。

    山寨外围的土路上走着几个驼背的老人家,一个个头上缠着奇怪的青布,背着竹篓,内中装着些奇怪的植物。

    他们听到动静,一道抬头看来,一张张核桃皮般皱吧的脸,映入我的眼帘。

    确切的讲,控制的是石帆南的身体,所以,映入的是石帆南的眼帘。

    这些老人身穿的衣物款式都很是古怪,下襟儿处留着好多飘带。

    这种衣物,即便着林铭汝那一生也没有见过。

    很有民族风的衣物,上面挂满金银铜等金属打造的小玩意儿,阳光一照闪动光芒,让这些蛮夷老人多了些生气。

    我很确定的是,他们的穿衣风格,不属于我记忆中的任何一个民族。

    只看他们苍老的面容,又感受一下他们的气息,我就惊的够呛。

    因为,土路上行走着的老人们,岁数最小的都百岁开外了,最大的那个老妪,至少有一百二十岁的年龄,这就太惊人了,这竟是个如此长寿的山寨!

    转念一想,这本就是万年老鬼鼓动出来的边陲蛮夷幻境,这地方显示的人自然与众不同,衣物不同,寿命也不同。

    这样一想,也就释然了。几步走过去,对着几个眼神探究的老人鞠躬一礼,尽量挤出笑意,轻声但清楚的说:“老人家们,我是迷路的人,在山中转悠一天了,好悬被虎豹吞吃了,可算是看到人烟了,不知,贵地能否收留我这

    落难之人一段时间啊?不瞒你们说,我真的又累又渴。”

    说着这话,我在衣物中翻找起来。

    石帆南好歹也算是一腕儿,衣襟口袋中有不少好玩意呢,比如,一块停止走动的金表。

    表这种现代东西,对蛮夷老人们应该没啥吸引力,但金灿灿的质地,一看就价值不凡。

    看到我拿出这么样东西,年纪最大的那个老妪拄着拐杖上前一步,接过我递过去的金表,好奇的翻看一番,然后,不屑的哼了一声,随手塞给我。

    她张口说:“小伙子,这么点金子有啥稀奇的?看看我老人家身上的,随便一件都比这东西的金子多,这东西你自己留着吧,落难之人,要是这都收你的财物,岂不是太没人情味了?”

    “我们这里落后不假,但不会做不仗义的事。得,你就随老身回家去吧,我让媳妇子们给你做些吃食,休息几天,找人送你出山就是。”

    竟然是一口流利的话语,和我使用的语言一样,这让担心着不能和他们沟通的我为之惊喜,转念一想,这必然是万年老鬼设计好的,也就不稀奇了。

    我收回金表,看看老妪脖子、手腕还有衣物上数十件闪着金光、银光的首饰,没法说话了。

    能向她强调这块金表是大牌子,价值不能用金子有多重来衡量吗?那不是对牛弹琴吗?得,既然人家不稀罕,那就不送礼了,看样子是好客的民族,倒是好事。

    忙连连道谢着,跟着老妪向着远方的竹楼区行进。

    绝对是热带山寨典型的建筑形式,砍伐柱子搭建的竹楼,居住起来很舒服,还能远离地面的潮气,非常适合在这种环境中生活所用。

    老妪背着的竹篓中,都是我不认识的药草,有心帮她背一会儿,又担心触犯什么禁忌,所以,我就没吱声。

    很快,就行到一座高有十几米的竹楼前,打眼一看有四五层的样子,听到下方的动静,竹楼上的窗户处,出现好多张年轻的脸。

    我抬头去看,霎间,睁大了眼睛。

    美女,都是美女!一个个的,都是特出众的美人。

    她们身穿民族服饰,头包青布,一个个睁大眼睛看向下方,确切的讲,看向我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婆婆,这人是……?”

    一个年级略大但风韵比楼上那些姑娘强了不止一倍的女人迎出来,一边问着,一边用会说话的眼睛瞟了我好几眼。

    即便我这种阅美无数的人,被这样出众的女人窥着,也不由的红了脸。忙低头,不敢多看面前的妇人,更不敢偷看楼上的那些小姐姐……蛮夷大姑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