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62章 月华祭之劫
    彭!

    就感觉浑身剧痛,已被该死的小辫子老不死狠狠掼在了地上,这个疼啊,我这样坚韧的性格,都受不住的惨叫了数声。

    心头恨极,这要是在大瓮之外,老子的本事足够折腾死这老不死的。

    但此时人在……鬼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得说谎保命,这份憋屈老子都记着呢,心头翻开小本本,将这段如实记录,以后有机会,一定十倍百倍的报还于他!

    砰砰砰!

    小辫子兽皮老者大踏步的走到血骨魔身边,抡起大拳头,对着血骨魔就是一顿擂!

    “孽障,居然敢欺骗老夫?打不死你,我打!”

    这老家伙一边狠揍惨叫连连的血骨魔,一边口中骂骂咧咧的,凶残的一塌糊涂,和我印象中那些慈眉善目心肠好的老爷爷们,简直是天与地的两个极端。

    血骨魔眼眶中的阴火吞吐之间数尺长,奈何,烧灼到老人手臂上,一点作用都没有,这厮浑身被月华能量保护,阴火不可能灼伤。他毫不在乎,一拳又一拳的将血骨魔活活的锤进泥土之中,这才拍拍手站起来,用穿着兽皮靴子的脚,踏在血骨魔后背脊梁骨上,阴狠的喊着:“不打你个半死,你不知晓老夫的厉害,看你以后还敢胡

    咧咧不?”

    血骨魔惨叫着,这次学聪明了,没反驳老不死的话。

    这老不死像是疯了一般,这种人和他说实话,他不愿意接受的状况下,什么事儿都能做出来。“该死,因为你们的捣乱,差点错过数十年一次的吉时,幸亏还来得及,你们两个满嘴谎言,老夫就不询问你们受谁的指使来作妖了……,正好,先将你俩当成开胃菜祭献给月神,一定会让神明开心的

    ,哈哈哈。”

    老东西一手拎起深陷土中的血骨魔,然后,大踏步的走过来,将我拎起来,速度很快的将我俩分别捆绑在空着的木桩子上,绳上加持月华能量,不管是鬼还是魔,都不能挣脱。

    “我说,犯得上这么极端吗?你将我们放了,我们保证不来打扰你不就成了?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将我们祭献给月神,岂不是害了我们的命,这样不好吧?”

    借着此时能开口说话,忙说了几句,虽然知道和这等恶人说这话起效的可能性接近于无,但总不能引颈待戮吧?

    祭献这等词汇听着神圣悦耳,其实,实质的意义就是湮灭生灵,不然,还能称之为祭献吗?这种事,老子可不想参与啊。“哈哈哈,小鬼倒是机灵,还知道说点好听的。别怕,这种祭献和你所理解的不同,一会儿,月神会降下圣光,将你和这孽障的灵魂劈碎。然后,会出现连接深渊的通道,月神的力量会将你们碎裂的灵

    魂放逐。”“这就是月神祭献仪式,和普通的杀生祭献有很大的不同,很有可能,你们碎裂的灵魂在通往深渊的过程中,得到月神的怜悯,然后,就能有存活的机会了,你们说,是不是很有趣呢?这是不错的冒险

    啊。”

    “有趣你个头啊?”

    我吓得鬼脸更白了,听明白了,这所谓的深渊通道,没准就是类似于复制之城中的错乱时空节点,天知道会被放逐到哪一个时空去?

    更可怕的是,这之前还会被月华之力劈碎灵魂,那就更是九死一生了。

    理论上还有活着的可能,但实际上,生存几率低的可怜,估计一百次月神祭献仪式,只有其中的一两个祭品受重伤的灵魂能侥幸存活,还不知放逐到什么年代去了,如何回归还是问题。

    “天啊,不行,不能坐以待毙。保命符,你给我出来,爆碎了,炸死这老家伙也好,总不能干等着被收拾吧?”我于心头大喊。

    咚咚咚!

    释放连环惊兆的保命符像是**中的苍蝇,疯狂的撞击着我的鬼躯,但就是不能透体而出。

    不能释放出来,那就无法完成护体或攻击的过程,自然一点用都没有,说白了,想要自爆的和敌人同归于尽都做不到了。

    “你敢这样对待本帝,千刀万剐不足以赎罪……。”

    那边,被绑上的血骨魔大怒,疯狂的吼叫起来。

    啪!

    大嘴巴直接扇在血骨魔的脸骨上,我看的是心头揪紧。

    老头子力量太大,大手几乎将血骨魔的脖颈骨打断了,好悬一颗血色骷髅头直接飞出去!

    “老夫有何不敢?孽障,还敢恐吓老夫?你这家伙竟自称为帝?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就凭你?”

    啪!

    反掌又是一个大嘴巴,打在骨头上都冒火星子了,可见多用力。

    也就是血骨魔的骨头够硬吧,一般人的脑袋都得被打开花,这小辫子老头子像是长了一双铁掌,他还没加持月华能量呢,不然,只这两巴掌,就能让血骨魔骨头粉碎、灵魂灭亡,确实够厉害的!

    但老子我不服,要不是道行被压制了,就凭这兽皮老头子,还不够老子捏吧的,随便几道鬼术,或者森罗剑道和封藏大手印之类的,就能送他下地狱。

    话是这样说的没错,但此时的我真就是一筹莫展啊。

    被打了两耳光,血骨魔惨叫着,但没反唇相讥,毕竟受制于人,此时再嘚瑟,很容易更加受辱,血骨魔也就识相的不反驳了。

    “哼,这就送你俩去见月神,一会儿再送那些祭品过去,大巫咒术,苦练多年了,希望今晚得到月神祝福,能有所小成。”

    嘀咕着这话,老头子从怀中掏出东西,摆放在木桩活祭品之前。

    我努力的探头去看,只见这是一本古旧的书籍,上面使用古老的文字撰写,应该是古代的楔形文字。

    我不由一喜,先不说跟随古文武学习过古文字,只说上一世林铭汝的能耐,对一般的古文都有所研究,所以,这古文书籍我应该能看明白八分。

    但此时视角不好,看不太清楚,隐约认出咒、巫等字,心知肚明,这就是老家伙习练多年的大巫咒术古籍了,他的本领应该都得自于这书。只见老家伙带领刺青傀儡兽皮人们,虔诚的跪拜着古籍,接着,抬头看向高空弯月,老头子口中絮絮叨叨的,好像是在念咒,语声太低,我听不清楚,就感觉诡异的力量凭空而生,越来越近的向着自

    身迫来。

    保命符于心底疯狂的左右冲击,想帮我渡过劫数,奈何不能穿透鬼躯屏障显现,无论怎样的神通广大也不好使了。

    这巫咒之法,保命符都抗衡不得,足见恐怖!

    我真的急了,眼看着上空弯月闪亮起来,不用说,下一刻就将释放恐怖的月华能量劈碎灵魂了,灵魂碎片再被送进时空节点放逐,不死都难。

    “不可以,别急,想一想,此时我还有什么办法能抗一下子?”

    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拼命的琢磨如何抗住这一下,猛然间,眼睛一亮,心头大喊:“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明摆着的办法,我为何遗忘脑后,不曾试一试?”

    想到就做,心中默念解封咒语。

    “嗡!”

    被囚禁在灵魂掌心黑点之中的万年老鬼图枚裙,和一众身高数十米的巨怪大将,齐齐被释放了出来!

    当日收服图枚裙和巨怪战队时,本就是魂体状态,所以这封印黑点一直带在手心上,随着灵魂一道进了大瓮之内。

    只是,因着连窜遭遇,将其遗忘了。

    好在,生死关头,我想起来了,自己还有这样一招呢,那如何会坐以待毙?自然要试一试能不能放鬼出来?

    天可怜见,掌心封印似乎不受限制,图枚裙和其麾下的巨怪战队,真的被我释放了出来。

    为何封印黑点不被压制?这就不是我所能想明白的了,只能说,这是老子命不该绝的体现。

    至于这样背水一战的后果会怎样?我可就顾不上那许多了。

    先改变眼下致命的局势再说!于此同时,两股银白色、水桶粗的月华光柱猛然落下来,目标正是我和血骨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