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61章 瓮中瓮游戏
    “嗷!”

    木桩上有人闷声惨叫,咔擦!木桩折断了,被我撞坏了。

    木桩上那人面前的紫黑雾气一下子散开了,只一霎间,但是,我看清了这人的脸!

    那一刻,心神猛地大震,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做梦都没想到,会在这古怪的地方看见这人……?

    一时间脑子乱了,我被突然的‘发现’震到了,等回神的时候,就感觉眼前一黑,一抬头,那兽皮小辫子老人,已经挪移到我面前。

    强烈的恐怖感升起,但不等我反应过来,这人的手掌猛地摁住我的头顶,恐怖的奇怪法力瞬间降临,我眼角能看到弯月降下一股月华加持在兽皮老者的手上。

    轰!

    就感觉自己的整个灵魂被禁锢住了,半点都不能移动了,霎间,亡魂大冒!

    我想喊叫、想挣扎,但是,口不能言,魂体不能动弹。

    彭!

    狠狠倒地,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兽皮老人领着数十名兽皮战士,在很短的时间中放翻了血骨魔和三只紫衣鬼,轻松的好像是打翻小孩子。

    毕竟,兽皮老不死的能引动大股月华能量加持,而我们根本动用不了法力,此消彼长的状况下,真就不是这厮的对手,被擒住也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眼角余光正好看见被我撞倒在地的那人。

    他面前再度凝聚了大量的紫黑雾气,我无法看清其面容,也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但心底的震撼依旧,因为,不明白这人如何会出现在这里?太离谱了吧?

    “血骨头,你不服是吗?”

    兽皮老者很强壮,一只手就拎起了被锁住活动力,趴在地上的血骨魔,血骨魔头上的斗笠早就被打碎了,狰狞的血色骷髅头就在老人的面前,但这老人竟然丝毫不怕。

    拎着它衣袍的前襟儿,向着身前拉近,还用鼻子在血色骷髅头上嗅闻了片刻,忽然,他身躯一震,眼中显出奇怪的神态来。

    “咦,你好像是……?哈,你竟然成了这个德行?啧啧……!有意思,真有意思啊,你不是被我们收在那‘古瓮’之中了吗,如何逃出来的?”

    我心头一跳,立马竖起了耳朵。血骨魔的说话能力并未被禁止,它用独特的不男不女的嗓音说:“老东西,你想错了,本帝并未逃出古瓮,这里其实是古瓮的中心枢纽区,你这不死的老东西,其实,你们一直存在于古瓮的中枢区之内

    。”

    “只不过,你以为自己所在的是真实世界罢了,那古瓮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当日,你们碰巧得到‘一套宝物’,估计,是这古瓮故意‘送’给你的……。”

    “你在说什么?老夫都被你弄糊涂了,内部中枢?老夫自认为是整片世界?疯了吧!老夫有那么蠢?”

    兽皮老者明显不认可血骨魔的说法,矢口否认。

    但我从他眼底的神态变化可以确定,他已经开始疑心疑鬼了。

    同时,我也被眼前的场面弄蒙了。

    按血骨魔的话,可以推断的事实如下。

    血骨魔之所以被关进咒瓮之中,是因为这个老者伙同其他人一道动手将其‘送’入的,听这意思,老者似乎得到了一套宝物,其中就有那只大瓮,或者,刚得到的时候,体积不见得那么大……。”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老者出现在大瓮控制的中心枢纽位置……,那么,可不可以这样说,其实,老者就是这只大瓮的‘器灵’呢?只是他本身不晓得罢了,还以为身处的空间是真实世界……。”

    “那要是这样说,岂不是等同血骨魔本就被困在大瓮之中,后来,被老者送进大瓮的过程,不过是这只通灵古瓮,自编自导的一场闹剧,缘由可能是闲着无聊?”

    我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因为,太多的不合理之处。

    若果真如我所想的,那这只大瓮,或者说,控制大瓮的‘器灵’兽皮老者,是不是太无聊了?才会短暂的改变自身记忆,弄出了关住血骨魔这么一件事来?

    还有一点,若是所想的正确,就说明只要灭了这老者,失去器灵的诅咒大瓮自然会烟消云散,我就能得到自由了。

    但还有一件让我搞不懂的事儿,那就是,刚才紫黑雾气散去,我看见的那个‘活人祭品’……。

    各种各样奇怪的念头充溢在脑海中,很多环节对不上号,我自然不能完全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总之,若说离奇古怪,感觉自己两辈子经历的所有事,都没有此时的古怪。

    最闹心的是,为何将我牵扯进来了?我和这只古瓮有什么关系啊?

    想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了,我只能停住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不然,会被推演出来的诸多可能弄懵圈。“老夫处于中心枢纽区?滑天下之大稽!你的意思莫不是说,老夫正是这古瓮的器灵?而捕捉你送进瓮中的行为,是老夫自己闲的没事儿做鼓动出来的,即是说,老夫此时的认知是虚的,是‘真实的老夫

    ’故意弄出来的,目的是做游戏?”

    彭!

    兽皮老人一甩手,就将血骨魔狠狠的砸了出去,一下子撞倒大树,血骨魔疼的趴在那里惨叫声声。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兽皮老者疯狂的双手撕扯着满头的小辫子,又抬头看看高空上‘特真’的弯月,左右上下,意识去感知了一番,发现和以往的认知一样,老头子眼睛就发红了!

    “骗人,这明明是真实的世界,你们这些邪门歪道,合起伙来哄骗老夫是不?”

    说着这话,他猛地一步跨过去,拎起一只紫衣鬼,疯狂的给那家伙身上十几拳,打的那紫衣鬼身躯都透明了,因被噤声了,无法嘶吼出声,只能痛苦的脸皮颤动。

    老者一挥手,解开这紫衣鬼的禁制,大吼着:“你说,先前那家伙所言是不是真的?你们是不是在骗人?”

    惨叫出声的紫衣鬼慌忙喊着:“都是真的,血骨大帝所言非虚。”

    “骗人,说谎!”

    老者似乎疯了,一巴掌就拍下去,月华猛地加持,嗤啦一声响,砸在紫衣鬼头上,它的身躯就燃起了阴火,只是几声惨叫,就烟消云散了,冒起一股黑烟后,再也不复存在。

    “你说!”老者拎起旁边那只鬼……。

    只不过几分钟,三只力证血骨大帝所言句句属实的紫衣鬼,全部被老者利用月华加持的大手拍成了虚无,这场面看的我和血骨魔为之心寒。

    “你说,那厮所言真假……?”

    老者到底是拎起了我,随手解开噤声禁制,询问的话一模一样。

    “假的,它所言不真,只是为了哄骗你,扰乱你心神后,才有机会脱身。其实,它早就从大瓮之中逃出来了,我也是从那里面逃出来的,所以,我的话绝对可信。”

    没辙了,眼看着力证真实的鬼魂都被打成了飞灰,老子又不是血骨魔的手下,犯不上为其尽忠的说实话,那就胡说八道一番好了。

    这老头一看就是个失心疯子,可不能让其继续的发疯了,老子还想活着呢。

    “哈哈哈,就说嘛,那厮向来狡猾,怎么可能说实话?竟然异想天开的想出这样的话来欺骗老夫,真是该死!你这厮倒是不错,……嗯,等等,你的气息……?”

    老头子将我拎到眼前一顿嗅闻。

    我心中直骂这厮属野狗的,搞毛线嗅闻啊?

    “好奇怪……,感觉你的气息有点儿熟悉,但还想不起来……?算了,老夫岁数大了,也许,忘记了很多事。”

    说着话,这老东西到底是将我向前拎出去了一些。

    远离了他的脸,我轻松了许多。先前都有呕吐感了,若非阴魂状态,一定会吐他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