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60章 月弯傀儡活祭
    “尔等是何邪物?”

    身穿宽大兽皮长袍,满头都是白发小辫子的壮健老人站起来,阴森的看向我们一行。

    很明显,虽然我是阴魂状态,但在这兽皮老人面前,并不能隐藏身形。

    其实,看到这些兽皮人的一刻,不管是我、血骨魔还是三只紫衣鬼,大家都下意识的想要躲避对方的探究眼神,心中还带着侥幸心理。

    如我和紫衣鬼这样的,正常人没开过阴眼是看不到的,血骨魔虽有实体,但按理说,因它体内各种气息自动流转,普通人也应该看不见的。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看这些兽皮人的眼神,不光是领头的白发小辫子老者看到我们了,甚至,所有的兽皮人都看到我们了,果然邪门。

    我打眼神示意血骨魔先不要回话,飘上前问:“这位老人家,你问我们是谁,我反倒莫要问问你是谁呢?你们这些生人,如何到了这个地方?”

    我的眼神很是凝重,根据观察,这大瓮内部空间喜欢将被诅咒的生人吸来灵魂禁锢住,这算是很恐怖的诅咒了,让人生不如死。

    这样算来,应该很少会直接将生人捕捉到内部才对,即便血骨魔这样的,虽有实体,但也不是生人啊。

    那么,眼前这些散发生人气息的兽皮人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出现在巫咒法器核心中枢区呢?太古怪了一些,这让我相当的狐疑,因而,必须询问一声。

    “你这鬼魂,竟问出这样可笑的问题?今夜,乃是老夫祭拜月神的大日子,只要祭献成功,月神收下这些祭品,老夫苦练多年的‘大巫咒术’即将晋级到小成地步。”

    “为了这仪式,老夫努力数十载,祭献仪式之前,在周边利用巫术布置了力场防御。观你们的能力,似乎只是灵魂强度很高,但没多大的道行,如何能破开本尊的巫术力场闯到这里来?”

    “说,谁派你们来此的,背后是谁在阴谋策划谋害老夫?乖乖交代还能绕你们一命,要是不然,老夫将你们拿下,当成祭品献给伟大的月神!”

    那些兽皮人都站起来,聚在老人身后,每个兽皮人手中都出现了武器,有的是把柄绑着纱布、样式古老的弯刀,有的是石棍、石斧,还有的手持两柄精光闪闪的短剑。

    不论男女,面上都有奇怪的刺青,反倒是老者头面上没有刺青。

    刺青花纹让这帮子人显得无比野蛮,凶神恶煞的,明明是生人,面对我们这样的鬼魂和血骨魔这般恐怖的存在,半点畏惧都没有就不说了,还一个个散发出无比狰狞的感觉。

    似乎,老者一声令下,这些面上刺青……,不对,很可能是全身刺青的兽皮人就会一拥而上的杀将过来。

    我盯着这些人的眼,忽眉头一跳,转头看向老者,阴森的问:“他们已经失去自我意识,是不是被你控制了灵魂,变成了活着的傀儡?”“哈哈哈,你这只鬼怪倒是眼力高明,不错,这些‘刺青护卫’,都是老夫费尽心血用大巫之术祭炼成的,每个人都是老夫心血的凝结,他们令行禁止,对老夫惟命是从,乃是世上最听话的,也是老夫最

    喜欢的忠诚卫兵。”

    “魔鬼!”

    我狠盯着这个控制了他人做傀儡的老家伙,心底怒火熊熊。

    这等巫术我不太懂,但我明白的是,强行控制生人灵魂,造成的损害比‘鬼上身’厉害数十倍,别看这些人都活着呢,其实生不如死。“真是可笑,一只鬼魂,居然谩骂老夫是魔鬼?我看你真是不知死活,不愿说明谁派你来的是吧?好,老夫就将你们这一批妖魔鬼怪擒拿住,然后,一道祭献给月神!你们的灵魂会被‘月神圣光’打成数

    段,并被投进无尽深渊,到时候,你们就知道后悔了。孩儿们,上!”老者一挥手,数十名手持各种武器的刺青兽皮人,齐齐嚎叫一嗓子,然后,疯牛一般的冲杀过来,每个人都非常的强大,足以和失去法力的我们五个硬碰硬,因对方的速度快,我们此时即便想要后退

    也来不及了。

    “混账,打翻他们。”血骨魔一直没说话,静静的听着我和老者周旋,一听对方下令强攻了,控制不住脾气了,立马予以还击。

    只凭我们身躯的强度,应该可以和对方的简陋武器硬碰硬而无损。

    我一声笑,猛地窜了过去,身形如电,手掌一翻,狠狠印在最先冲来的大汉心口处。这个刺青大汉身材魁伟,穿着兽皮衣,给人的感觉无比彪悍,挥舞着一柄石头打磨的大斧头,这斧头上篆刻了很多奇怪的符号,一挥动,像是吸铁石般,从高空的弯月上吸引下来一道月华加持,整个

    石斧发光、发亮起来。

    他浑然不顾我一掌击打其心口,挥手间,石斧就下砸而来,凶猛的一塌糊涂。

    我手掌摁到他的心口,心头就是一颤。

    因为,这样巨大的力量,竟然只能让兽皮大汉后退半步而已,接着,眼角余光就看到狠砸而下加持了月华的斧头,心头大震。

    本想凭着魂体对撼对方武器,但眼下可是不敢了,鬼知道加持了月华的武器有多厉害?

    所以,我‘咻’的一下倒退出去,斧头锋刃就在鼻子尖之前下划,轰!砸在地上,坚硬的地表‘咔咔咔’的裂开大缝儿,不知有多深。

    “天!”

    我暗中倒吸冷气,急急大喊:“尽量不要和他们的武器硬碰硬,加持月华后,我们会受伤的。”

    “明白。”

    和其他兽皮人混战一处相当吃力的血骨魔传来回答,我眼角却看到血骨魔挥动血色爪子和一个女兽皮人手持的弯刀对撞的场面,咔!血骨魔那样坚硬的爪子上都留下了一道浅痕。

    加持了月华能量的弯刀锋锐的吓死鬼!

    血骨魔的躯体在我们之间应该是最强大的,他都受不住这一下,得,我们要是硬碰硬,比方说,直接用手臂去挡,一定会留下深深痕迹的,连续受到多次攻击,定会受重伤。还好,血骨魔的身躯强度于硬碰硬之下还能抵挡一会儿,跟着他一道作战的三只紫衣鬼不停的躲避兽皮傀儡战士的袭击,躲不过的时候,血骨魔就用身躯硬抗,它身上那套华服被劈砍的细碎,内中的

    骨架露出了大半,闪耀红光……。

    我这边也岌岌可危。数声呐喊,四五名持着各种石器的兽皮傀儡人冲上来,围住我就是一顿疯狂的袭击,幸亏我的躲避功夫到位,身形如影到处乱飘,但还是受了一刀一剑,手臂和腿部出现深有两寸的伤势,疼的我都受

    不住的痛呼出声了。

    魂体的时候,疼痛感比实体之时敏锐数十倍还多。

    这疼痛反而激发出我的凶悍之气,悍不畏死的一头撞进大踏步上前使用石斧劈砍的壮汉的怀抱中,一个肘部冲击,打在对方的软肋之下!

    即便大汉强壮,肋下受到重击也疼的惨呼一声,然后,身体一屈。

    我的拳头早就等在那里了,一个冲天拳,狠狠打中他的下巴。

    随着下巴骨头‘咔吧’碎裂的动静,大汉被打的反向弹起来,向后砸倒过去。

    我顺手将其手持的数十斤石斧夺过来,没转身,凭着风声定位向后挥动。

    叮叮当当!

    石斧和五六件武器狠撞一处,我就感觉到不可抗拒的大力轰然传来,握着的斧头瞬息之间变成碎石块。

    这是因为,斧头落到我手中,就不能从高空弯月那里汲取月华加持了,所以,只剩下石头本身的强度了,和对方加持了奇怪能量的石头武器对撞,那就是鸡蛋和石头的区别,直接就被打成了碎粉。

    好在,利用这下反击,帮我抵挡了五六名兽皮人的攻击。我顺着这股力量就翻滚出去,彭!撞到了捆绑‘活人祭品’的木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