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59章 六层怖楼
    即便法力不在,但力量还存在着,只说阴魂强度,那也是无比强大的。

    已经接近中枢区,没有半途折返的道理,不管这古老黑楼中有怎样恐怖的存在,我们都得直接面对,只有这样,才有机会逃出生天。

    随着我们向前行走动作,紫黑雾气被震开,隐约看到前方的环境,没什么摆设,就是漆黑石砖铺就的地面,只是,邪气越来越强了。

    这种环境中,不敢飘飞乱窜,只能脚踏实地一步步的行走,很快,我们就深入第一层了,看到一旋转向上的楼梯。

    这场景让我想起枉死城噬魂沼泽之中的黑塔了,一样的邪门和恐怖。

    只不过,一个是黑楼,一个是黑塔罢了,但内部构造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难道,这黑楼和黑塔之间有什么渊源不成?

    若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阴司的黑楼存在不知多少年了,若眼前的黑楼和那座黑塔有所关联,岂不是变相证明了这大瓮存在的年头?弄不好,两者的设计师还有可能是一个人呢……。

    乱七八糟的念头在心头涌动,让我联想的很遥远,其实,这不过是主观推测罢了,真实状况,谁能搞清楚?

    接近了黑色旋转向上的楼梯,我忽然发现这楼梯和黑塔楼梯的区别了。

    只看样式似乎类似,其实,材质上绝对不同,眼前的黑楼梯,其实是阴气凝结到极致之后形成的,和黑塔之中的楼梯有着极大的不同。

    只说结实程度,阴气极端压缩形成的物质,远比黑塔中那些楼梯板儿要结实,甚至都不能互做对比了,完全是两种特不同的物质。

    这样看来,黑楼和黑塔的相通之处倒是少了一些。

    但莫名的,我就是感觉这座黑楼和地府的那座黑塔,有奇特的关联。只能说,这是男人的直觉,至于准不准?时间长了自然见分晓。

    在黑塔中,我和念瑶几乎被师娘阴魂折腾死,那么,这座黑楼呢?又有什么古怪的存在等着我?

    忐忑不安的,我们一行踏足楼梯之上,尽量不出声的,一步步的向上行走。

    大家都是能沉住气的,虽置身险境,却还是尽可能的保持心平气和,但暗中,都全神戒备着,毕竟,法力不能使用的状况下,自保之力大幅度缩减,任谁也不能放松不是?

    就这样提心吊胆的一直走到了五楼,并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我和血骨魔打量着五楼通向六楼的梯子,神态都很是凝重,没有谁敢轻易做判断。

    前面太过顺利了,和这座黑楼给我们的阴森印象不符,那么,很大的可能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六层楼!

    “方兄弟,做好准备吧,本帝感觉可没有这样的简单呢。”血骨魔沉吟一会儿,轻声说了一句。

    我缓缓点头,它所言的正是我在寻思的,但就差最后一步了,怎么也要完成的,既如此,就鼓足劲上楼吧。

    血骨魔带头踏上最后一段楼梯,我紧跟着,身后三只紫衣鬼尾随而来。

    走了一会,血骨魔忽然停住脚步,我也感觉到不对头了,左右打量一番,脸色一变,此时的环境和刚登上这段楼梯时似乎一样,抬头去看,上方还是那漆黑的旋转楼梯。

    “幻术?”

    血骨魔嘀咕了一声,很是烦恼的挥挥爪子,我闻言心头一沉。

    这种类似回环性质的幻术,就是升级多倍的鬼打墙,这种状况,在过往的经历中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

    但此时可不同啊,我们一行都被禁锢住了法力,而破除高级鬼打墙最需要的就是运行法力,空留一身力气,如何破除鬼打墙呢?

    要是在外头,这只是小问题,翻手就能解决了,随便几道破除幻境的鬼术就能做到,但此时,真就难住了我们。

    “怎么弄?方兄弟,你见多识广的,这种状况,可有办法破除幻术,让我们顺利的登上六层楼吗?”

    血骨魔转头看向我,看来,这厮也被难为的够呛。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一帆风顺的登上最顶层,此时可不就出现困难了。

    没有法力的前提下,如何才能破除高级幻术呢?我真的感觉棘手了。

    低头想了一下,忽然看到血骨魔自然放置身侧的血色骨爪,眼睛一亮,抬头看向这家伙。

    “据我观察,这地方的高级幻术,建立在压缩性质的阴气之上,而我和这三位……。”

    回头指一指三只紫衣鬼,接着说:“我们都属于阴魂,躯体之内都是阴气,所以,对压缩性的阴气幻境,在不能催动法力的前提下是没辙的,但是,血骨阁下不同啊。”“你的身体中蕴藏诸多不同性质的能量,虽被限制住了发挥,但若是能舍弃一小点儿身躯,将其炸碎,这牺牲性质的举动,应该可以打破限制,从而,释放出阴气之外的能量元素,自然可以搅乱此地布

    置的幻境,我们就可以顺利登上六楼了。”

    “估计,你的一根指骨就能做到了,现在想要问的是,你若是断了一根指骨,能断肢重生不?”

    我眼睛放光的看着血骨魔,给出个提议。

    血骨魔身躯一晃,定定神,貌似在咬牙切齿的看着我,半响后才阴沉的说:“好嘛,方兄弟这是给了本帝一个艰难的选择啊,没错,牺牲本帝的一根指骨,应该可以打碎这重阻碍。”

    “但本帝身躯组成比较复杂,想要断肢重生,需很长岁月,简单讲,这根指骨需要十年以上光景才能新生出来,你就没别的办法了吗?非要本帝做如此的牺牲?”

    听他话头,很是不悦啊。

    但我此时可不管那许多,只要能破除幻境,牺牲一根指骨算什么?再说,也不用自己牺牲。

    如是,我马上接口说:“血骨阁下,此话大谬,相比获得自由,你觉着,一根指骨算的了什么呢?”

    “也就是我本身的任何部分都不好使,不然,一定不会犹豫的,难道血骨阁下怕疼?没关系,我可以代劳的。”

    血骨魔闻言,无声的提起爪子指一指我,然后,眼眶中的阴火一跳,看来是下定了决心。

    “方兄弟,你确定这招能成,别本帝牺牲了指骨,结果还是破不开幻术,那就吃亏了。”

    “判断,有七成可能会成功。”我也不敢说的太满,只能这样的回答了。

    能成为强大势力首领人物的,一般都有几个共性,比如,果断,够狠!而且,对自己更狠!

    血骨魔于这几个方面显然是够格的。

    它深沉的看我一眼后,右爪速度特快的握住左爪的小手指,嘎巴!让人牙酸的动静之后,冒着血光的小指骨,已经向着高处撇了出去!

    这雷厉风行的一幕让我看的为之心颤,这家伙的难缠度直线上升中……。

    这属于祭献躯体的极端方式,即便此地古怪力场,也不能阻拦这根被‘牺牲’的小指骨释放内中蕴藏的奇特能量。

    只听‘轰’的一声响,小指骨在半空爆炸开来,血红色的能量冲击波,向着黑暗深处冲杀过去。

    空气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到处都是恐怖的撕裂声,就像是有什么完整的东西硬生生被撕开一般,显得那样的诡异恐怖。

    “嗡!”

    四边传来这样的动静,我们就感觉上方的紫黑雾气猛地乱动起来,乱七八糟的响声持续了半响才消停下来。

    血骨魔摁住缺失小指骨位置,浑身簌簌发抖的厉害,显然无比的疼痛,但这厮愣是憋着气一声不出,足够狠辣啊。

    越是结实的身体,强行打断的时候剧痛的程度越高。

    血骨魔此时承受的痛楚绝对是相当巨大的,即便看不到它冒冷汗,但只是看其身体颤栗的状态,我就心知肚明了。

    “血骨阁下,够可以的啊,咋样,还能撑住吧?”我笑着问了一声,但内中带着该有的尊重,别管对方到底是正是邪、是鬼是魔,能做到杀伐果决和忍受痛苦,就该被尊重着。

    “小事一桩,走吧,上去看看,本帝牺牲了部分肢体,应该打碎这劳什子的幻术了,不然的话,本帝真就白费劲儿了。”

    血骨魔强忍剧痛,语声都颤抖了,气息也虚弱了一分,但还是强撑着,第一个迈步向上,要强不服劲儿的性格体现的很清晰。

    我暗中摇摇头,对着眼神愈发敬畏的三只紫衣鬼招招手,随着血骨魔一路向上。

    果然,牺牲是值得的,最高等级的鬼打墙幻术,也被这一招轰的分崩离析,这次,我们顺利的走上新的一层楼,没有继续在楼梯间辗转反复。

    紫黑色的雾气弥漫在六层楼之中,随着我们的走入,快速波动起来,然后,像是收到命令般向着四周快速散去,很快,一副诡异的画面出现在我们眼前。

    我和血骨魔都为之一愣,说实话,事先绝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么一幕。

    第六层之中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看起来就是荒山深夜一般。

    上方,一弯弯的月悬挂天际,星光闪耀,夜幕笼罩,这里呈现出的是黑夜弯月的场景,让我和血骨魔震惊的不是这黑夜,而是不远处的那些人!

    是的,距离我们百余米的位置,那里跪着很多身穿兽皮的人。

    不论男女都扎着密密麻麻的小辫子,正在跪拜月神,而兽皮人前方有很多木桩,上面绑着一些看不清面容的男女。

    之所以看不清,是因为紫黑色的雾气,在这些男女的面前飘动,所以,我和血骨魔都无法看清楚被献给月神的祭品的样子。

    这不是大瓮虚影外表的彩绘图案吗?原来,这是有诸于内而形之于外的体现,这幅场景真实的发生在大瓮巫咒法器的内部。听到动静,跪在地上祭拜月神的兽皮人们,一道转过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