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57章 阴风龙卷
    “方兄弟,跟本帝来吧。”

    血骨魔自持掌控住了局势,一无所惧的当先而行。

    因为高大,红骨脚掌迈出一步,都赶上正常人一步半了,速度自然快。

    “混账!”心底骂了一声,我保持淡然的飘在这厮身后,出了大殿。

    幽幽的,六个白皮阴火灯笼随行,照亮周边,穿透雾气。不知不觉的,身后跟上了三名紫衣鬼首领,他们身后跟着数百名精挑细选的阴兵战士,全部都是青衣鬼的级别,这就是护驾队伍了,也是对我的威慑,要是敢轻举妄动,以这些家伙的实力能将我当场

    给碾压了。

    所以说,血骨魔有恃无恐啊,势力就是硬道理!

    不多久,我们一行就出了金字塔建筑,血骨魔打量周边一番,选了个方位举步而行,我自然紧跟着。

    想到很快就能接触到大瓮内部空间的核心区了,心底有些小振奋。

    核心枢纽是组成法器或诅咒的关键,只要强行破坏了,自然可以解开诅咒脱身而去。

    想着想着,忽然想起蛇王路奢涛了,按理说,我这边巫咒发作了,那么,和我一样中了招的蛇王也应该遇到大瓮虚影了。

    有很大可能,路奢涛的阴魂或是本体也被吸入到了这大瓮虚影的内部空间,这样说的话,有可能我和路奢涛会再度遇上,那就太好了,要是路奢涛在一旁,最起码,我的心更稳一些。

    他可是大妖王,即便被压制了道行,那也一定比我要来得高明些,我俩汇聚一处,没准能打翻血骨魔呢?想想罢了,听血骨魔的话头,这内部空间无比巨大,盘踞的古怪势力又非常的多,即便蛇王真的身在其中,因空间太大、鬼邪之物太多的缘由,我俩也不见得能遇得上啊,只能说,彼此保重、各安天

    命吧!

    阴魂状态最有利的是,不需要如生人一般的吃喝拉撒睡,这些,统统可以忽略不计,甚至,呼吸都不需要,这是魂体状态时最嗨的一方面了。

    于行动上而言,能离地飘飞的阴魂状态,比生人实体状态时方便灵活了太多,要不是受困的处境,我一定会感觉很不错的,此时嘛,当然得另当别论了。

    跟着血骨魔行进了数个小时,左绕右转的,感觉像是在走迷宫,有时甚至会大反向的行走半响,然后,又折返到另外的道路上。我不耐烦极了,很想揪住前面的血骨魔问问清楚,但琢磨着,即便追问也问不出所以然来,干脆,就跟着行进吧,反正,想要脱困的心意是一致的,血骨魔如此大动干戈的样子,也不像是闲着没事儿

    逗我玩,那就沉默着随行好了,早晚会到地方的。

    又行了半小时左右,前面的黑雾猛地向着两侧一分,然后,至少有数万平范围的地带显现出来!

    这里没有黑雾遮挡阴阳眼,我一下子就看清楚了,不由的张大了嘴巴。

    ‘呼呼’的风声响起,在我面前的都是接天连地的龙卷风!

    细细一数,一共有三百六十道龙卷风竖立在视野之中,感觉上,下方通着幽冥、上方连着苍穹,恐怖的是,这些风是压缩到极致的阴风组成的,内中阴气总量之恐怖,简直不敢想象。鬼王级的高手触碰这样的‘阴风龙卷’,都有被反击灭杀的风险,何况,这一共有三百六十道呢,还有,这些龙卷阴风像是被定格一般,固定在自身的位置不转移,它们围成一个圆圈的样式,将内中看不

    清的部分包围着!

    每一个龙卷风代表一重特恐怖的法阵,就是说,这地方叠加汇聚了三百六十道可怕的法阵,是我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布阵方式。

    “娘咧!”我暗中喊了一声,心大骂:“血骨魔这混账不地道啊,怎么没有详细说明状况?”

    这地方的法阵布局,简直是噩梦的级别!即便我很有自信,但亲眼看到这等场景,还是感觉如同被凉水浇头了,自信心烟消云散,下面能做的,只是尽力而为罢了!“方兄弟,就是这里了,这些阴风龙卷,简直就坚不可摧,这些年来,本帝没事时就会来此看看,但惭愧的很,至今,也看不出名堂来,更不要提及破解了,都不敢随意刺激,很担心刺激一下,会引得

    龙卷阴风反击,那就惨了。”

    “方兄弟,是骡子是马到了拉出来溜溜的时候,本帝静候方兄弟的好消息。”

    说着这话,这厮戏谑的看向我,眼眶中的阴火诡异的跳动着。

    “你怎么不去死?”我心中大吼着,面上不动声色,谁都看不出我此时的心理活动状态。

    “血骨阁下,怪不得你们无法破解法阵,这是我所见过的最恐怖法阵了,不过,我这么多年的阵法经验,还是有办法的。”

    “但因为此阵布置了三百六十重,且环环相连,牵一发动全身,所以,想要破解,我需要大量的时间去探索阵法结构,这个过程会比较长,还请血骨阁下不要着急才是。”

    先安抚住它再说吧。

    “这是自然,方兄弟尽管全心探索就是,本帝领着一众心腹属下,在此为你护法,不管谁来,都不能打扰到你,这样可好?”血骨魔笑笑,提出建议。

    “那就再好不过了,但我需要靠近一些,你们就不要跟过来了,避免被无形中释放的能量攻击到。”我说着这话,向前飘过去。

    “方兄弟要小心一些,保证自身安全为前提啊。”血骨魔貌似关心的喊了一声。

    “多谢血骨阁下好意,方某人心领了。”我暗中冷笑一声,面子上自然要表示感激之意。

    血骨魔领着一众阴魂高手,在后方布置了攻守阵列,说是为我护法,其实等同变相的禁锢我,不让我有机会逃走。

    我总不能一头撞进阴风龙卷之中吧,那不是找死吗?向前不得,后方又有强兵布控,血骨魔料定我只能实实在在的想办法破阵。

    这厮始终是信不过我的,这也正常,它要是能轻易相信我,那也达不到目前的高位,早就被心机深沉的家伙吞噬干净了。

    我小心翼翼的飘到某一巨大的阴风龙卷之前十米远,然后,凝定在半空不敢向前了,感知敏锐,能感受到,一股严重的警告意味,从这阴风龙卷之中传递过来。

    距离的比较近,看的更清楚了,直径近百米的阴风龙卷中,是数之不尽的阴气细线,都是能贯穿最强金属的压缩式阴气线,可想而知,阴魂要是被卷入其中,或被释放的阴气线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我是魂体状态,本没有汗水,但不知为何,此时感觉上像是被冷汗沁透了五脏六腑,距离此物太近了,那种威压,真的吓人!

    睁大鬼眼盯着龙卷内部,某刻,锁定其中的一道银灰阴气线,然后,意念闪电般探出去,一下子就接上了这股阴气线,同时,拼命的隐藏自身的气息,让自己的波动和这条阴气线一致。

    周边因着感应到异常,想要有所动作的几条压缩式阴气线,左右穿梭几下,找不到异常所在,就继续按照原来的方式运行去了。

    我心中直喊‘侥幸’,幸亏对法阵理解达到一定的级别了,不然,只是这一步,就会被这古怪到极点的法阵反击、驱逐。

    受伤是小事,弄不好直接被灭杀了,那可就惨了!

    我的意念紧紧附着在这条阴气线上,随着它高速的流动起来,几分钟就运行了一周天,将眼前的这个巨大阴风龙卷的所有角落‘逛游’了一遍。

    阴风龙卷之外,我盘膝坐在半空,闭着眼,认真的纪录着阴气线锁所经过的方位……。

    此时,我已了解了这阴风龙卷的详细构建方式。

    而类似这样的步骤,我需要进行三百六十次,才能初步掌握多重法阵的布置方式,然后,于理论上,反向可以探索出破阵的手法。

    听起来简单,做起来超难。但为了早点脱困,我只能坚持不懈的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