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54章 阴火白灯笼
    紧张这种情绪,在接近陆地神仙等级之后,已渐渐的离我远去,但现今,它以高姿态回归了!

    我此时真就紧张的不得了,胆气这种东西,是和自身实力挂钩的。

    因受到不明缘由的阻碍,只能发挥灵魂百分之一的实力,不过是高级紫衣鬼的道行水准,要是对付一般的鬼怪没多大的问题。

    但要知道,此时的环境可是大瓮虚影的内部空间,可想而知,这里面的空间必然变得非常之大,芥子须弥的手段运用到极致,而这么大的空间中,鬼都不知道隐藏了何等可怕的怪物?

    估计,随便蹦出来一只,就远比魂体状态的我要可怕吧,这样的状况之下,我要是不紧张那就成仙了。

    黑雾中似有一道探究意味的诡异眼神打量我一番,然后,古怪的‘嘶嘶’声传来,却是向着黑雾深处退走了。

    我提起的心缓缓落回中,感觉危险远离了。

    面前的黑雾淡了一些,视野范围扩大不少,能看清十几米远的距离了,这让我心神为之镇定不少。

    面前是一条石板路,弯弯曲曲的延伸到黑雾之中,不知通向何方,此时也没别的选择,加上能力削减的低下,只能一步步的向前走着,看看路的尽头是什么?不管怎样的境况,总得面对不是?

    不管路有多长,总会有个尽头的。

    手机上的时间停滞不动了,我还没有带手表的习惯,都有些搞不清用了多久时间,但视野尽头,黑雾忽然散开了,我一眼就看到了一座造型诡异的建筑。

    那是类似古代金字塔形态的建筑,区别是,上方确实尖角,像是被一剑削断了……。

    仰头打量,怕不是有五六十米高下?青黑色泽,外表上留着众多斑驳痕迹,相当的古老,充满老旧感觉。

    正在我打量的时刻,浓郁阴气从金字塔形态的古怪建筑中释放出来,浓度太高了,我看在眼中心头一震,向后退了一小步,紧盯着这些阴气,眉头逐渐蹙紧。

    阴气的浓度达到这种水平,自带的就是无边阴森感,似乎,其中隐藏着无数妖魔鬼怪,还隐隐的有鬼嚎声传来。

    开启着阴阳眼,我看到阴气拟形成各种鬼怪模样,在周围飘来飘去的,其实这不是真的鬼怪,只是阴气展现的‘形态’,但不可否认,一样的瘆人,甚至,比真的鬼怪还要恐怖。因为,真的鬼怪凑近了,可使用鬼术攻击,驱逐或灭绝都是可能的,但阴气这种东西,本就是自然存在的,它展现出可怕的形态来,你用法术去攻击,根本毫无作用,当时打散了,很快就能重新聚集

    。

    所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视而不见,保持隔绝阴气入侵的状态,问题是,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即便我相当于一只紫衣鬼,也无法驱逐恐惧情绪。

    吱呀呀!

    金字塔上突然打开一道门户,是梯形大门,漆黑的门中卷出来一股股的阴风,然后,一只只阴气凝成的鬼怪,张牙舞爪的的冲出来,就在我周围盘旋、尖叫!

    我只能当其不存在,浓度超高的阴气中,就是会诞生这种只有形态、没有攻击力的古怪玩意儿,让鬼都一筹莫展,我也只能忍着心悸感,持着阴气剑,一步步走进敞开的梯形大门之中。

    已身处‘牢笼’之内了,干脆将周边环境探查明白比较好,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在那里待着强,也许,因为不停的探索,就发现冲出樊笼的办法了呢?

    走进大门,身后‘吱呀呀’一声,门自动关闭了,此地陷入绝对的黑暗之中,只感觉寒风冷冽、阴风呼啸。我遍体生寒,拼命眨巴眼睛,将阴气法力向着阴阳眼之内集中,但恐怖的是,还是看不到内中环境,可见,这里面的黑雾浓度比外头更高,我身处此地,和普通人身处黑暗中的情形相同,都是一样的

    看不到东西,这让我的心头非常慌乱。

    早就习惯了阴阳眼夜视的能力,冷不丁的失去了这等手段,一下子被打回了原形,那种惊惧感,都无法形容了,我有张嘴骂人的冲动了。

    这种状况下,都不敢轻易向前走了,鬼知道前方是不是一个万丈深渊呢?也许,我向前走一步,下一刻就会掉落下去。

    什么都看不见,真的是非常恐怖的事儿。

    啪啪啪!

    几声轻响,几朵闪耀青光的阴火亮了起来,然后,一个个悬浮的白灯笼,显眼的出现在如墨的黑暗之中,白灯笼之内燃着阴火,青绿之光透过白皮灯笼照来,毛骨悚然说的就是这般场景!

    左右看看,共六个悬浮飘动的阴火白灯笼,它们分散在左右,这光可以照透周边的黑雾,让我看清周围的环境,大概能看出十五六米的距离,这很不错了,总比什么都看不见要强,强了好多的说。

    白灯笼自动向前飘动,速度不快。

    这意思很明显,就是引路。我眼瞳缩紧,很明显,这些阴火白灯笼是有主人的,这是在引我过去见面的意思,能居住在阴气浓度比地狱还高的金字塔之中的怪物,膝盖去想也知道不是善茬子,也许,和我一样,是被大瓮诅咒了

    的法师,阴魂被困在此地了。

    这样说的话,算是落难的前辈。

    若猜想不错,和这样的‘存在’见面,是很有利的事儿,最起码,可以问一些搞不懂的问题,那就能省时省力了。

    两个落难者要是能相互扶持,也许,逃生的希望更大一分,这谁都说不准的。

    利益背面就是风险,要是这家伙道行水准接近鬼王,甚至更高,和这样的存在相见,弄不好会被害死。

    不过,老话说的好,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我只能硬着头皮迎难而上!

    不再犹豫,跟着白灯笼,缓缓的向着黑暗深处走去……。

    左拐右饶,有时会攀登石梯,我自己都记不清跟着白灯笼走了几层,终于,在一处空旷的大殿中停了下来。

    很不错的境况是,这里没有浓重黑雾,加上白灯笼的照亮,阴阳眼可将面积三四百平的大殿看清楚。

    殿内有十六根圆柱,撑住上方圆形穹顶,我打量一眼,距离顶部至少十米以上的距离,显得这个大殿特空旷,除了圆柱,只有一张古代帝王坐着的龙椅,在正北方位置,是背对着我的状态。

    上面雕刻的金光巨龙栩栩如生的,龙眼闪耀光芒,似有灵一般的盯着我。

    眼神落到北边的龙椅处,凝声说:“阁下既然将我引来此处,想必是有话要说,既如此,就请转过来一叙如何?客人已经来了,主人却不理不睬的,这是不是有些失礼呢?”

    “嘎嘎嘎,你倒是很有些意思。”非男非女的动静响起,无声无息的,那张硕大的龙椅猛地转动起来,然后,正对着我的方向。

    我定睛去看,浑身一震。

    一套绣满银白牡丹花的蓝黑色华贵衣袍落在那厮的身上,款式高贵、古老,问题是,这华袍裹着的‘东西’太恐怖了,是一具血色的骨头架子。

    没错,就是鲜红颜色的骨头架子!

    露在衣袍之外的头颅、手爪和脚掌都是鲜红的骨骼。

    洁白的骨妖我见过一些,左妆师姐的真身就是,但鲜红的骨妖,我还是第一次见。

    不对,好像不是纯粹的妖。

    这东西的气息中掺杂鬼气、妖气和尸气,甚至,还有几种说不出来的邪气,是我两辈子以来,第一次见识到的‘玩意儿’。我心中蹦出了三个字,血骨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