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53章 未知惊悚大侵袭
    这世上什么最可怕,人们总结的好,未知!

    不了解、不明白的事儿是最恐怖的,普通人见个鬼为何被吓得半死,厉害些的直接丢了性命?

    除了鬼怪确实能对人造成危害之外,就是因为未知所造成的的恐惧心理了,很多气运低迷的家伙,其实,并非被鬼亲自害死的,而是被自己的想象活活吓死的。

    这是未知最恐怖理论的实例。我(本尊)此时所遇到的事儿,就属于未知的范畴,即便我是鬼门之主,通晓诸多邪门手段,会血统诅咒术,会百尸围城风水杀局,会各种墓葬局,自创心念线控鬼诀,还掌控了茅山鬼门秘术,会封

    藏大手印,懂得星芒法术,更会养鬼御尸,那也逃不开对未知的恐惧。

    所谓的强大那都是对比出来的,在未知事物之前,一旦发现没有办法摆脱困境,强大也就会转化为无助。

    此时的我就很是无助,法力不能使用,鬼怪不能释放,法器无法催动,符箓接连失效,一身本领打掉八成,这种遭遇几乎让人发狂。

    好在身体的强度还在,不然,和普通人还有什么区别?

    多少次落到阴谋算计之中,但从没有这一次般感觉无助,黑暗房间中,只有我和一只丈高的大瓮虚影,无边的孤寂感弥漫心头,感觉自己像是被扣在瓶子中的昆虫,毫无脱困办法。

    此时,我理解那些‘小家伙’的心情了,为小时候的自己调皮的用瓶子困住蚂蚁和小虫子的行为懊悔。

    普通的玩乐行为,对那些‘小家伙’而言岂非是灭顶之灾?更不要说那种惊惧的心理了。

    难道,此时的困境,就是某个生命层次远远高于我的家伙玩闹时,随兴所至的行为造成的?那种阶层的家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仙神……?

    一时间,我心乱如麻,想到的事儿特多,琢磨着,要是自己真心祈祷,会不会让玩闹中的仙神良心发现掀开瓶子?

    不可能!换位思考,蚂蚁的祈求,人类能在乎吗?还不是我行我素。所以说,这可能是死局,不能破开的死局!

    也不能完全这样说,塑料瓶子困住的若是蚂蚁,蚂蚁当然无法脱困,最终会被困死,但困住的若是一只小老鼠呢?

    小老鼠的爪子和牙齿足够锋利,用一些时间,未尝不能将塑料瓶子咬碎逃生,前提是,真的是塑料瓶,若果是瓷瓶或金属瓶,小老鼠也咬不开的!

    那就得晋升成老鼠妖怪了,自然,金属瓶也困不住的……!

    我坐在地上,脑中的纷乱念头一个接着一个。

    某刻,心头惊兆猛地巨震,我骇然抬头,就发现那只大瓮向前横向躺下来了,盖子掀飞到一边去,漆黑的瓮口正对着我!

    “不好!”

    立马弹跳而起,就想向着其他方向逃。

    晚了!只听‘嗡’的一声,我就感觉身体一震,下一刻,看到自己的‘躯壳’躺倒地面的场景,猛然明白,我的魂儿竟然被大瓮虚影强行从身体之中摄出来了,这是要吞噬老子灵魂的节奏吗?保命符死了吗?为何

    不阻拦这股邪力?

    我于心头大骂起来,但无济于事,保命符也被古怪的能量压制在魂体中发作不得,只能顺着这股无可抗拒的力量,一股脑的冲进了大瓮虚影巨大瓶口之中。

    轰!

    天地似旋转起来,我根本就搞不懂身在何方?

    似乎,魂体不停的碰撞到周边的墙壁,撞的生疼……,不知多久之后,终于接触到实地了,彭!狠砸在地上,砸的我浑身疼痛欲裂!

    “去死!”

    大骂着,一个翻身弹起来,脚尖离地三尺悬浮,左右打量过去。

    这一眼之下,我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具备天生阴阳眼的我,竟然看不清楚周边的环境了。

    昏暗的环境中,到处都是黑雾在流动,进化多次的阴阳眼丝毫看不穿,黑雾中,隐隐传来让我心惊胆颤的吼叫声,似乎,隐藏着什么专门能吞噬灵魂的凶残怪物,这个认知让我的灵魂浑身冒寒气。

    下意识伸手去够桃木剑,一下子捞空了,我的心猛地一沉。

    即便那次‘一魄’走失,桃木剑投影也如影随形的跟着,但这次,我的灵魂被摄取到大瓮虚影内的空间,却不能携带着桃木剑投影,更不要说其他了。

    小仙和龙跃府它们更加不可能跟来,甚至,它们都不晓得我已经出问题了。

    此时,世上只有我自己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古巫咒的厉害让我毛骨悚然!

    “身体不在了,那么,鬼气能不能动用了?”

    忽然想到这个念头,立马运行魂体中的阴气,让我惊喜的是,阴气存在着,随着意念流动,强度正是陆地神仙级。

    问题是,输出的环节存在巨大问题,这么说吧,运送到手掌处的阴气总量若是一百数值,但‘输送出口’被堵塞的厉害,只能传出‘一’这么个数值,即是说,运行着的气功总量,只有百分之一的利用率。但这也让我足够惊喜了,相比身体一丁点法力都动用不了的状况,即便百分之一的魂力,那也能让我满意了,陆地神仙的百分之一实力,堪比厉害的紫衣鬼了,也就是这么个水准了,距离半步鬼王可

    远着呢。

    即便这样的低微,也让我心安然不少,意念一动,利用少的可怜的阴气,拟形成一把‘阴气能量剑’持在手中,这让胆气回归了不少。

    就在此时,感觉身后寒风一震,我眼瞳猛地一缩,万分之一秒内反转手臂,‘叮叮当当’的声响中,和身后袭来的攻击对了好几下,而我已经顺着力量向前飞冲出去了,顺道回头观看。

    霎间,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蹦起来!

    当然,魂体不会真的出现鸡皮疙瘩,只是种心理感觉的形容。

    身后的黑雾中,一直径两米、遍布青毛的巨型爪子缩了回去,爪子上有几道深深剑痕,正是被阴气能量剑所伤的痕迹。

    我暗喊一声侥幸,要是反应慢了一点,此时岂不是被这‘不明存在’的大爪子捏成碎粉了?

    不能静止在一个位置,这个大瓮的内部空间也许被放的无限大,内中没准存在无数我不曾见识过的远古鬼怪妖物,危机四伏就是真实写照,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得想办法提升魂体的道行等级,做一只能咬穿任何材质瓶子的老鼠妖怪,老子不认命!

    心底发着狠,我缓缓落到地上,周边黑雾太浓,阴阳眼看不穿,可不敢高速飘动,稳妥的做法是,一步步脚踏实地的向前探着,等到熟悉了环境,一切就好说了。

    计议已定,我找准一个方向,一点点向前探索过去。

    不久后,就感觉剑尖传来阻碍,很是坚硬的感觉,知道遇到大瓮壁垒了,试探的攻击几下,壁垒毫发无伤。

    很明显,以我此时紫衣鬼的道行能力,根本打不碎壁垒逃出去,既如此,只能继续探索了,我尽量压制着着急的心态,越是危险的时候,越是要做到平稳安静,不然,会死的更快。

    老子还没有活够呢,明年正月十六就能找回小师妹了,要是被困死在这里,岂不是冤枉?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找到打破樊笼脱困的方式,心念必须坚韧,永不放弃才能有希望!

    我给自己鼓着劲儿,换了个方向,继续探索。

    半响后,猛地停住脚步,因为,前方黑雾中传来古怪动静,像是有只恐怖凶兽潜伏着,吓得我不敢动弹了。

    倏然,一股股的寒气划过了脊背,那冰寒透骨的气息,让我为之心颤!用阴气剑指着那个方位,我的心再度提升到嗓子眼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