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52章 超恐邪惧黑房间
    我分离出去的那道意识,控制着石帆南的身躯,被迫着参加了伪魔主设置的下一轮竞赛,我本身却遇到了非常恐怖的事件,也是这突发的状况,导致我和分离意识的联系被打断。

    时间回到午夜零点。

    我(方钢本尊)利用障眼法,将自己伪装成一只道行低微的小妖怪,混在众多妖魔鬼怪之中毫不起眼,坐在观众席上,向下去看。

    就见一盏盏阴火荷花灯被引燃,然后,就看到冰场中心区站着五十多名像是木雕一样的人,他们都是被魔主选择好的‘目标’。

    如雷掌声响起,周边的妖魔鬼怪沸腾了,周围坐着的妖魔鬼怪都站了起来,拼命的嚎叫着,一时间鬼哭神嚎一般。

    我强忍着不适应,跟着站起来鼓掌、尖叫,其实,眼神落到意识控制的石帆南身上,发现他没露出破绽,心中轻松不少,静等着魔主现身即可。

    很快,在妖魔鬼怪欢呼声之中,脸上黑面纱、身材超高的‘伪魔主’走进场内,我在这女人走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握住背后的剑柄,但不过一霎间,就松开了手掌。

    因为,这是一个假冒的魔主,女人体内的阴魂道行水准只有半步鬼王级,忽悠场内的五十多人足够用了,但岂能忽悠到我呢?

    所以说,我只能放弃马上出手捕捉鬼王的念头了。

    “该死的万年老鬼,无比的狡猾,别让我揪出你来!”暗中发着狠,听着高个黑面纱伪魔主,吸取失败者灵魂后,对石帆南等契约条件完成者,公布下一轮竞赛的规则,我无奈了,只能任凭自家意识控制的石帆南跟着参加竞赛,万年老鬼的难缠表现的淋

    漓尽致,想要找出来真的困难。

    我暗中起身离开坐席,琢磨着这地方这般热闹,按理说,万年老鬼藏身的某躯壳,应该就在附近窥探动静才是,这是人之常情,用在鬼怪的心理上也应该是好使的。

    比方说,自家费尽心力布置的事儿,一定是想在附近亲眼看着的,那是不是就是说,此时接近速滑场的人很有嫌疑呢?

    那么,我这时候隐形匿踪去速滑场周边巡视一番,应该能有所发现,心念始终和意识连接着,也不用担心太多。

    想到就做,我没引起任何鬼怪的注意,已溜出速滑场,高速移动,左右观察起来。

    忽然,发现某房间门口处黑影一闪,不由一喜。

    这房间正对着速滑场通道口,能看见内中发生的一切,那道黑影莫不是隐藏着的万年老鬼?

    要真是那样,倒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想到这里,控制情绪,保持心情平稳,动作愈发的轻微,很快就接近了这间房,房门大开,但刚才瞥到的黑影不见踪迹了。

    “混账!”

    暗中骂了一声,无奈之下,只能先到房内巡查一番了。

    一脚踏进房间,向前一看,我就头皮发炸、寒毛直竖的惊愣在当场!

    房间很普通,没开灯,黑暗笼罩,但在阴阳眼之中,和白昼没区别。

    类似的房间在这硕大的体育馆中不知有多少,一般被当做临时休息处,平时也没有多少使用的机会。

    按理说,这样的房间永远不会让我吃惊,但此时则不然,我已惊惧的浑身发抖。

    一只丈高的大瓮虚影,就静静的悬浮在大房间中心,散发着古怪的气息波动,似乎,就在等着我的到来。

    “远古诅咒巫术!”

    这六个字闪电般冲进我的脑海,眼睛霎间就红了,很明显,一直隐匿着没有动静的古巫咒,正式发作了!

    保命符疯狂的传来惊兆,一道比一道重,就感觉危机感扑面而来,让人窒息。我忙行动起来,手一翻,一张黑符已被扔出去,然后,高速吟咏起法咒,但骇然发现,竟然完全不起效,黑符轻飘飘落到地上,咒语和黑符之间突现一重打不破的薄薄屏障,咒语的效力无法作用在灵

    符之上,所以,根本就不能催动灵符。

    我骇然失色!出道以来,遇到凶险无数,诡异之事更是层出不穷,但如现在一般令咒失效的状况,真是罕见。

    与此同时,感觉到一重古怪的、从未领略过的奇特能量波动,将周边空间隔绝,这是彻底隔绝的方式,我和分离出的那道意念,竟被打断了联系!

    “怎么可能?”

    我不敢置信的盯着前方静静不动的大瓮虚影,看着上面兽皮人祭拜月神的图案,只感觉深深的恐惧感从心底诞生,直冲四肢百骸,抵达每一枚细胞之内。

    拼命运行法力,咻的一声,桃木剑出鞘,遥遥指着大瓮,同时,空着的手一拍皮包,准备释放小仙她们出来……。

    让我更惊骇的事儿发生了,法力在体内‘轰轰’的运行,但是,传递到手掌的时候,就像是遇到了什么阻碍,怎样也无法传递到桃木剑之内。

    更吓人的是,一掌拍在皮包上,内中的初代鬼棺居然毫无动静,其中的小仙和龙跃府它们,没有收到我的命令,自然不会出来助战。

    “不可能!”

    我控制不住的大喊一声,拼命鼓动意识和初代鬼棺连接,半响之后,颓然收回意识,因为,根本无法和初代鬼棺产生联系,这一刻,我等同被打落尘埃,一身的本领竟然被堵的发挥不出来。

    这种憋屈感,不是亲身经历的人绝对难以体会。

    “远古时期的咒术竟然如此恐怖吗?”

    我直到这时还感觉不到真实,只以为自己在做梦,但保命符更行疯狂的警告传达心底,让我意识到,这不是做梦,确实发生了。“好恐怖的诅咒,竟让我的道行跌落回修行之初了,一身的法力不能运用,浑身的本领被废了八成还多,只剩下两层,是因着身躯的强大,这个,诅咒不能剥夺,但只凭这两层,我如何能抗衡即将发动

    的大瓮虚影诅咒攻击呢?”

    冷汗打透了重衣,这是我出道以来遇到的最诡谲场景,根本想不明白因着什么原因,就被诅咒成了这般样子,太残酷了些!

    再说,我也没得罪古时布置此术的大能啊,为何偏偏针对我发作古巫咒了呢?太不公平了。

    咦,等一下,我这边发作了远古诅咒,蛇王路奢涛那边想必也发作了吧?好嘛,我俩真成难兄难弟了!

    用空着的那只手掏出手机,只看一眼,就叹气的收起此物,毫无例外,讯号不见终踪影了,这时候谁都联系不上。

    远古诅咒的禁锢之力,堪称前世今生所遇到的最强禁锢,一切外在的人和物都联系不上,只从我(本尊)和分离出的意识被打断了的事实来看,就能证明这一点了。上前几步将落到地上没被催动的黑符收好,用桃木剑指着距离我只有六七米远的大瓮虚影,凝声喊:“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干吗针对我发动邪术?要是你真的有灵,将我放开

    如何?我保证不再计较这事……。”

    心中清楚,即便大瓮中真有诡异的存在听懂了我的话,也不会轻易放人离开的,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的说了一说。

    不出所料,石牛入海般杳无音讯,虚影在黑暗中漂浮着,一点动静都没有,但就是不回应我的问话。

    我气的簌簌发抖,法力被压制了,没事,还有一身蛮力和超速的剑法,凭着桃木剑无坚不摧的特性,远比一般人强大。

    手腕一抖,咻咻!我对着斜侧方的墙壁,疯狂攻击了数百剑。

    噼噼啪啪!

    轻微声响过去,墙壁还和先时一模一样,一点损伤都没有,桃木剑明明以超快的速度击中墙壁,按理说,墙壁会变成碎屑,我自然可以脱困而出,可是,一点作用都没有,根本就不能损毁分毫。

    剑尖儿落到墙壁上,只感觉一重诡异的力量吸收了破坏力,也不会反弹回攻击,但就是能让我劳而无功。我‘呼呼’的喘气,看着毫无动静墙壁,在黑暗之中,心慢慢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