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46章 火爆速滑场
    速滑场内,身穿各色专业服装的运动选手正在检查自身的装备,从帽盔到冰鞋都要仔细检查,一丁点的疏忽,就很可能造成遗憾,教练员和运动员们都很紧张的样子。

    灯火辉煌,观众席早就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速滑迷们举着各种文字写就的标牌、横幅,为自家的运动健儿们打气。

    较靠前的特殊席位上都是各国的记者和主持人,一个个运用流利的本国语言,正在现场直播。

    我通过运动选手通道走向教练团,就看见远处正接受记者采访的蒋琉淑了,她已经穿好衣物和冰鞋,准备就绪,正对着镜头说些什么,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要知道,今晚的决赛项目多达十几样儿,而本国只有男子一千五百米和女子五百米决赛中闯进了种子选手,我和蒋琉淑自然是无比的引人注目。

    轰!

    随着我走进场内,坐席上猛地爆发出巨大动静,一大半的人起立,疯狂喊着石帆南的名字,拼命的鼓掌,哗哗!掌声如雷,同时,多块大屏幕上呈现出我此时的样子来。

    我只能挤出笑容,对着热情的观众挥手示意,表现的中规中矩。

    不知道多少闪光灯噼里啪啦的亮起来,这一刻,所有的记者都将相机和摄像头对准了我,现场解说的主持人们用各种语言向世界各地传播现场情形。我听到本国的解说员正在讲述着石帆南曾经取得的耀眼成绩,总之,就是一顿疯狂的夸赞,心中不由感叹,这活儿真不好干,压力确实够大的,这还没有正式比赛呢,竟然出现这样疯狂的场面,一般

    的运动员真的扛不住。

    心理因素太厉害了,很容易就影响发挥,不过,这也是对他们的考验,所谓十年磨一剑,玩儿的就是此时此刻的心跳!

    受到批准的几路记者扛着摄像机、持着各种话筒于另一侧的通道冲来,瞬间挡在我身前,像是演练好了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提问。“石帆南先生,我是来自某国的记者,这次的男子一千五百米短道速滑决赛,汇聚世界顶尖好手八名,每一个都曾经夺取过世界级的冠军,请问你此时心情如何?有信心拿下这次的比赛吗?有没有可能

    打破尘封数十年的世界纪录?”

    “石先生你好,我是体育频道记者,全国观众此时都在为你祈祷,你自己有信心夺取此项赛事的胜利吗?看你气色不错,好像是处于非常好的状态……。”

    “石先生,我是……。”

    记者们都将问题背熟了,嘴巴这个溜啊,一霎间就将话清晰的问完。

    连着十几个记者问话,举着话筒到我身前,等着我回答众多问题。

    其中还有几个外国记者,‘关心’的提及石帆南身上旧伤的问题,可见不怀好意。

    “不好意思列位,时间紧张,我不能挨个回答问题了,归根结底一句话,我会拼命的,一切看表现吧,也谢谢广大观众的祝福。”

    熟稔的应付着记者,总算是看到秃顶教练领着一帮子助教赶过来解围了,有他们帮着挡住记者,我才能从围追堵截中脱身出来。

    浑身轻松的走到备战区,换上专业运动服,有人帮我检查装备。

    穿上特制的冰鞋,感觉很古怪,因为,我本身从未接触过冰上运动,这是很陌生的感觉,但另一方面,控制这个的却是石帆南的灵魂,熟悉到像是自身肢体的感觉也跟着升腾起来。

    陌生和熟悉两种感觉同时出现,娘咧,冰火两重天啊!

    所谓的二十点整开始决赛,只是个笼统的说法,真实情况是,二十点整开始的第一项决赛是女子五百米速滑,即是说,蒋琉淑将在我之前参加比赛。

    女子五百米结束后,才是男子一千五百米决赛。

    这两项决赛之后,就没本国运动员什么事儿了,接下来将举行其他项目的决赛。

    这样一算,得延伸到二十三时以后才能结束所有赛事,当然,这个过程的中间,还会挨个的举办颁奖典礼……。

    所以说,我还有更长的时间做准备和侦察周遭的动静。

    坐在那里,其实,我没闲着,一个劲儿的扫向四周。

    突然,眼瞳缩紧,神情凝重起来,因为,我发现了,参赛的各国高手们,三分之二的身上都被做了邪气标记,即是说,第二批‘收割目标’都集中在参赛队员的身上。

    想必,他们口头签订的契约条件,都是夺取冠军或更好的成绩,如打破世界纪录之类的。而过程,和石帆南被蛊惑着签订口头契约一定相似,即是说……。

    我的眼神挪移到标记邪气的运动员周边,意识延伸,果然发现了好几名和蒋琉淑性质相同的人。

    想必,他们都是以往契约条件的完成者,被万年老鬼发展成了‘中间人’,帮着蛊惑更多的‘猎物’入套。

    原来是这样的模式,狡诈不说,还最大限度的保障了万年老鬼的自身安全。

    我和本尊的意识是凭空连接的,向着左侧方看去,那里的观众席上,坐着个看似普通的年轻人,当然就是本尊了。

    讯息反馈过来,本尊也发现了更多的邪气标记者,也找到了中间人,可惜,始终发现不了谁才是万年老鬼。

    速滑场内的人太多了,再说,整个体育馆中类似的场子不知有多少,天知道万年老鬼躲在哪里?我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仔细观察,被做了邪气标记的运动员们,一个个都面色凝重到吓人,同时,能看到他们的身躯微微颤栗,显然,和先前的石帆南一样,都陷入到深深的恐惧之中……。

    “万年老鬼害人不浅啊!”

    心头骂了几声,此时,装备已上身,都检查好了,只等比赛了。

    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二十点整,解说员们精神突然振奋起来,因为,七名参加五百米决赛的女高手已各就各位。

    一声枪响,比赛正式开始,位于第三顺位的蒋琉淑踩点儿极为精准,一点都没有抢跑,但却在最短时间内启动,箭矢般穿了出去。

    “咻咻咻……!”七名女子顶尖好手,化为一道道幻影,在解说员们亢奋的喊叫中,转眼就冲出了好几百米,这时候,蒋琉淑位居第二,她于后半程发力,在一个拐弯位置,一下子就压过了领头的对手,瞬间领先两个

    身位。

    “啊啊,加油……!”

    不知道多少观众站起来,疯狂的呐喊着,一个个兴奋的像是啃着大萝卜的红眼兔子。“蒋琉淑……,第一!冠军!蒋琉淑第一个冲过终点,取得本次决赛的冠军,好样的……!这是她第九次捧起世界冠军的奖杯,……让我们看看成绩,可惜,差零点一秒就能破世界纪录了,女子五百米速

    滑的世界纪录,还是……。”

    本国的解说员蹦起来,挥舞麦克,像是发癫样吼叫着,口齿伶俐的解说着,伴随着现场观众山呼海啸般的呐喊‘蒋琉淑’的动静,在场内掀起一股风暴。

    蒋琉淑披上耀眼的旗帜,绕着场子滑动,频频的对观众和摄像机挥手示意。

    其他的六位女运动员,却失态的趴在冰道上痛哭起来……,这场面看起来很是混乱,观众有些不解,感觉那些没有夺取冠军的女孩们反应太过激了。

    我怜悯的看着趴在那里痛哭,随即被教练员们搀扶下场的各国女选手们,心知肚明她们为何失态。因为她们都是被做了‘邪气标记’的猎物,没夺取到冠军,生命就等同丢失了,不哭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