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44章 胆怯半根烟
    啪!

    打火机一亮,我点燃了一根香烟,悠闲的吸了一口,镇定的看着对面几乎被吓死的那家伙,嗤之以鼻。

    这人忒胆小了,比我刚入行的时候胆小了好多倍,看样子,光长的高大威武是没用的,心理方面,这人只是小孩子级别。

    当然,这是‘在我看来’得出的结论,普通人看到名震世界的体坛健将,可不会升起这种想法。

    忽然想到,要是让石帆南做个阴阳法师,他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害怕鬼怪的法师了,不见看到突然出现的我都吓成了这德行?

    要知道,此时的我幻化的形象比本身的白发鬼师还要帅一分呢,并非是青面獠牙的吓人模样,这厮都快要吓昏过去了,若是呈现个面皮翻卷、浑身流血的鬼王形象,石帆南岂非被吓破胆?

    在现身出来的同时,我就挥手布置了小型禁制力场,所以,即便石帆南喊破喉咙,这里面的动静外人也听不到,休息室内没有摄像头,谁也看不到此时的石帆南吓成了孙子样儿。

    啊啊啊……!

    尖叫声持续了整整一分钟。

    跳起来后以生平最快速度跑到门口,使劲拉房门却发现怎样都不能打开门的石帆南,颤栗的像是要发癫疯病了!

    “我说,你不能安静点吗?”

    我吸口烟,吐出烟圈,翻翻白眼,心里话了,这家伙长得人模狗样儿的,怎么却是个胆小鬼呢?人不可貌相,老话说的没错,怪不得比赛之前怎样都调整不好心态,原来是被自身的想象吓到了。

    我对石帆南有了新的认知。

    这小子一直以来表现在外的光鲜形象不过是表演的罢了。

    也是,人们大都是戴着面具活着的,很少有人坦荡荡的表现‘真我’,所以说,社会才这样的复杂,人们无比怀念童年,也跟那时候的童真有关系,长大了之后,真我就被隐藏了……。

    “噶……?”

    石帆南闻言转身过来,到底是停止了尖叫和徒劳无功开门的动作,一双眼睁的老大,竖立起来的短发还是那个样子,像是刺猬,结巴的问我:“你是人,是鬼?”

    我几乎被这胆小的家伙逗乐了,吸口烟之后轻声说:“不都说鬼没有影子,人才有影子吗?你自己不会看啊?”

    “对,对,影子……!”

    石帆南这才回过魂来,借着屋内灯光仔细看向我。

    因我此时高大帅的模样,让其放心了不少,接着就看到我的影子落到沙发上,霎间就稳定了下来。

    指着我惊愕的说:“你竟然是人?但为何凭空出现在屋内,难道……?”

    亲眼所见的场面让其世界观地覆天翻。

    我怜悯的看着这厮被吓得惨白的脸,表示理解。一个普通人,即便身上有体育明星光环,但归根结底还是个普通人,也不是出生在豪门世家的公子哥,石帆南的出身只能说极其普通,导致他的见识有限,从小被灌输培养的思维模式,下意识的就不

    愿接受超越认知的事儿。

    蒋琉淑蛊惑他口头签订的死亡契约,算是为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而我此时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密封的房间之内,才是真正的打翻他以往认知的最后一根稻草,加上其天生胆小,他心底的震骇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我决定让其明白的更彻底一些,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接下来的事儿,还需要他的全力配合……。

    啪嗒!

    空着的手打了个响指,呼啦!我的面前浮现出摆成‘品’字形的三朵阴火苗,发着蓝绿之光,然后,火苗旁出现一圈圈的金色光晕。

    色彩让屋内变的瑰丽,同时,极度振幅了视觉冲击力。

    噗通!

    亲眼目睹此情此景的石帆南,一下子坐在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指着我,张大了嘴巴,满脸不敢置信。

    我随意的挥挥手,阴火和金光都泡沫般的消散一空,然后,我将剩下的半截香烟扔在地上,用脚尖碾碎。

    看向坐在那里颤抖如筛的石帆南,凝声说:“你不用管本座身份如何,只需知道一点即可,那就是,本座是能够救你命的世外高人,愿不愿让本座救你,当然要看你的意思了。”

    “啊,世外高人?天啊,太好了,这是上天垂怜吗?高人,你得救救我啊,还有几个小时就要进行决赛了,我要是不能打破世界纪录,今天午夜灵魂就将被……。”这小子脑袋反应还算是快,一听我竟然是所谓的‘世外高人’,心思活络开了,也不顾得害怕了,一下子扑过来,毫无尊严的跪在那里,一副‘为求活命什么都愿去做’的德行,完全忘了男儿膝下有黄金的

    古话。

    我看的是嘴角直跳,最不喜欢的就是毫无气节的人,但严格来讲,他是无辜的,总不能见死不救。

    也罢,为了救人,也为了早点揪出万年老鬼来,我就勉为其难的出手吧。

    琢磨着这些,我眉头一立,怒斥:“你站起来,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啼啼的跪拜他人,成何体统?真没有骨气。”

    “呃?明白,明白。”

    石帆南一愣,被骂的脸发红了,忙站起来,毕恭毕敬的站在一边,卑躬屈膝的德行,让我想起宫廷剧中皇宫里的秉笔大太监了,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厮要是混在古代,倒是个听话的奴才!

    “朽木不可雕。”我看一眼他那德行,嘀咕了一声。

    这人在蒋琉淑和其他人面前表现的还算是男人,怎么一到涉及自身生死时,就像是换了个人呢?

    要不是至今没发现第二个身带着‘邪气标记’的人,都不想多管他的闲事了,但我没得选,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你不用多说,关于那魔主契约的前因后果,我比你还要清楚。至于其中的缘由?你也不用多问,我现在只问你一句话,要是只凭你自己,能不能按照约定打破世界纪录呢?其实,只要你做到了这一点

    ,命就保住了,本座也就不用多管闲事了。”

    “高人……,不,不,大师,救命啊!你可不能扔下我不管啊。”

    石帆南急了,膝盖一软就要跪地,但被我凌厉眼神一瞪,才记起我不喜欢这一套,忙站直了,语声打颤的说:“大师喂,您既然大发慈悲的愿意救人了,那就送佛送上西天吧。”实不相瞒,我此时的身体状态确实是最巅峰的,但先不说竞技体育本身就充满无穷的不确定性,导致目标很难实现,只说我现在这七上八下的心理状态,因担心会失败,反而更加的害怕,这一落千丈

    的心情,根本就调整不过来。”

    “只此一点,就注定完不成这个不可能的目标啊,别说破纪录了,能不能夺冠都要两说,一旦失败,等待我的就是死亡下场。我不想将灵魂出卖给魔鬼……,大师,救命啊!”

    这家伙说着话,都快哭起来了,眼圈通红,激动的不能自抑!

    “啧,啧!”我摇摇头,盯着他说:“石帆南,本座得要怀疑了,就凭你这心理素质,以往的那些冠军,究竟是如何得到的?”

    “大师,您就别讽刺我了,以往那不是没接触到这些科学解释不清的事吗?所谓无知者无惧,现今,就是因为知晓的太多了,才控制不住的感觉畏惧,心理自然会有变化……。”

    石帆南苦着脸解释。

    这话倒也说得通。

    “也罢,看你这熊色样,本座就帮你一次好了。这样,本座会分离一股意识出来,潜入你的身躯之内,替你掌控这具身体,去参加比赛。”

    我想了一下,说出计划。石帆南闻言,脸就是一变,显然是被这话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