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41章 标邪健将帆南
    按照志同道合的方面来讲,她还是会选择我。

    但世上的事可不绝对,特别是,涉及到感情问题时,那真的可以说是,谁都无法于事前预测,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这样说吧,新生的林铭汝,等同原来的那个家伙沉睡数百年之后醒来了,林妍薇若是见到他,会是怎样的心情?

    这事是个心结,不到那一天,我无法预测事态会朝着哪个方向发展。

    林妍薇八成还是会跟着我,但还有二成不确定的因素。

    还有个更大的问题,横亘在我和林妍薇之间,那就是小师妹方柔。

    关于方柔的事儿,林妍薇知晓的不多,关键是,我不知如何谈起?

    目前来讲,林妍薇和方柔在我心头一样的重要了,都是不能割舍的。

    但可以设想,小师妹新生复活,两女遇到一处时可就热闹了。

    她俩都是好强且自尊心极强的女人,到时候她们让我选择一个,将是怎样的场面?真的不敢想啊……!

    我和林妍薇之间还存在这样的两个结,前者林妍薇还没觉察清楚,后者,林妍薇故意避开没询问……。

    其中深意我当然体会的到,心中总在琢磨着如何妥善的解决问题?

    但眼下看来,两个心结暂时都解不开啊。

    多想无益,只能顺其自然了,等到日后事件真的发生的时候,随机应变的去处理就是……!

    哎呀,和小师妹那边也有问题呢。

    当日答应和我谈对象的是邈谷,其实,并不是方柔,那么,方柔到底啥意思?至今我也不清楚的说,难道,得再追求一番?

    可我都有林妍薇了,这等状况下,再去追求新生的小师妹……?是不是过份了?

    莫名的,脑中蹦出这么多让我心烦的事儿来。

    摇摇头,驱逐纷乱的思绪,我对自己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此时就杞人忧天,太愚蠢了。”

    如是,停止胡思乱想,专注于眼前的事上。

    先找出万年老鬼来才是首要任务,其他的事可以延后嘛……。

    有时候,觉着自己很有乐观精神的说,再烦恼的事儿,都有办法于心理上化解了,就如现在这般。

    屋内暖气太足,有些热,莫名的有些心烦意乱。

    我踱步到窗边,打开一扇窗,随手点燃一根烟。

    于五楼的高度看出去,远方寒雾弥漫,天地之间银辉茫茫,冬季中的城市有着独特的魅力。

    深吸口烟,我偶低头,眼瞳却猛地一缩!

    此地距离体育馆不远,即便风雪满天,但在我超强的眼力下,还是能清晰的看到会展中心附近的情况。

    只见西南方向街道上开来一溜的保姆车,没什么标志,但我的眼力穿透了倒数第二辆车的玻璃,看到了里面的人,一下子就感兴趣起来。

    那里面除了司机之外,还坐着四五个人,其中的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我也在电视上看到过,正是今晚即将参加速滑决赛的本国顶尖运动员。

    留着短发很是英俊的年轻男子名为石帆南,他旁边面容普通的女子名为蒋琉淑。

    这两位是冰上速滑运动的世界冠军,迄今为止,他俩得到的各项赛事奖牌足以排满一面墙。

    这两人是体育明星中最耀眼的存在。

    所以,我这等不太关心时事的人都有所耳闻。

    而今夜闯进世界速滑决赛圈的,本国只有这两人。

    他们身上承载着无数人的期盼,可想而知压力有多大。

    不过,这两人虽然都不到二十岁,却参加过太多的大赛了,心理素质一定是超强的,一定能调整好心理状态。

    他俩正和其他几人说着话,看样子,都是些教练员之类的……。

    我的眼神随着下了车的男运动员石帆南而移动着,眼瞳缩紧又扩张了数次。

    即便距离的这么遥远,风雪阻碍着,但我还是感觉到了这人身上隐而不发的淡淡邪气!

    石帆南,他被做了‘邪气标记’!

    我霎间就确定了这一点,同时,马上想到,也许,石帆南就是万年老鬼的狩猎目标之一,不然,哪有这样凑巧的事儿?

    在会展中心体育馆内部和附近被做了邪气标志的人,应该就是万年老鬼的第二批狩猎目标了。

    这种标记无比隐秘,确切的讲,灵魂强度低于陆地神仙一流水平的法师很难发现。

    即便有路过的陆地神仙大高手发现了,因邪气没有发作,观察起来很像是普通的撞邪事件,大高手们也不会太在意的。

    一般而言,都是邪气爆发并产生问题之后,事儿主才会去找大师们驱邪。

    路过的法师们不晓得昨夜体育馆中发生了什么事儿,更不晓得万年老鬼之事,自然联想不到一处去。

    而我,综合所有已知因素去考虑,自然能确定石帆南成了万年老鬼预先锁定的目标之一。

    一溜车上下来了不少人,拥着两名种子选手,不让蹲点守候的记者们近前,很快的进了体育馆……。

    我缓缓收回眼神,顺手将烟头弹飞,并将窗户关闭,寒冷也被关在窗外。

    缓缓的在室内踱步,心底却很是有点儿兴奋,能事先就发现石帆南的身上有问题,别说,运气还不赖嘛。

    “如何借着这件事,混进万年老鬼设置的灵异事件之中呢?可不可以这样做……?”

    想了半天,结合茅山鬼门不传外人的某些秘术,我于心中渐渐形成了一个行动方案。

    想到就做,我可是实干派的,空想解决不了问题,还是趁早出击,将主动权掌控在自己手中比较好。

    看了看时间,十七点十二分了,距晚上二十点的正式比赛,不到四个小时了,已经被做了邪气标记的石帆南,本身应该是有所觉察的,他感知到了什么?是我急需知道的事儿,不妨去打探一番。

    行出酒店,步行走进了会展中心。

    我走的不是普通观众的通道,而是直接走入运动员们专用的通道,向着他们休息备赛的区域接近。

    有障眼法护身,不管是监控、保安还是来往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人能发现我的踪迹。

    笑话,对付阴阳真人那样的巨头比较费劲儿,但对付一众普通人简直轻松的不要不要的。

    所谓的安保区,于我而言形同虚设,和逛游自家后花园没区别。

    很快,我就深入到运动员休息区了,轻松就搞明白了石帆南所在的位置,并随着一个头发几乎掉光的中年教练,走进了石帆南所在的休息室。

    门‘吱呀’一响,正坐在那里安静用餐的石帆南身体一僵,却没抬头,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吃着营养师配置的特殊套餐,安静的像是一具只会张口吃饭的雕像。秃顶教练明显是眉头一蹙,但很快就放松下来,故作高兴的笑着说:“小南啊,你今天为何话这样少,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你得赶快调整好心理啊,为了今天的决赛,过去的这一年你不知流了多少汗,

    我相信你一定能顺利的调整好自己,要相信自己的实力。”

    石帆南闻言,缓缓的将饭盒放下,抬头看了教练一眼。

    我就在教练身后,障眼法运用下,他们看不到我,但我能清晰看到他俩的一举一动。

    只是看了石帆南一眼,我心头就‘咯噔’一下,因为,这人的瞳孔周边出现三道黑线圈,都在眼白上,不仔细看是注意不到的。

    好强的邪气!这不是撞邪一天,而是中邪气一周以上,看来,万年老鬼早就开始了行动,目标也早就选好了,绝不是临时起意。至于,老鬼以什么样的标准选择目标?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