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37章 大雪马啸鸣
    复制城事件之后,我的心理变化很大。

    眼界大开之后,思考问题的方式不一样了,但永不服输、决不妥协和保持自信是我的长处,既然还有不足之处,那么,尽早的迎头赶上就是,没啥大不了的……!

    琢磨着这些,在风雪中凭着腿脚赶路,并顺带打出去电话。

    响了几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方哥……?”

    连依凝轻柔的声音传来。

    “依凝,半小时后,你我在基金会总部大楼对面的咖啡厅见面,有极其重要的事和你说。”

    “明白。”

    连依凝应了一声,接着就毫不拖泥带水的挂了电话。

    我收了手机,淡淡一笑,加快了赶路的速度……。

    五十分钟后。

    连依凝用汤匙将咖啡送进口中,长长睫毛在热气升腾中微微颤动着,显得她愈发美丽。

    这段时间,连依凝变得更沉稳了,准备接手周静静的所有事务了,连依凝的成长变化是显著的,此时的她,有着完全不符合年龄的深沉和稳重。

    过去的几十分钟,她缓缓喝着咖啡,静静的听着我的述说……。

    我将师尊稻花真人这些年做的事,捡着能说的一股脑告知,复制之城事件始末也没有隐瞒。

    连依凝是除了女相之外,世界上最清楚我过往经历的人了,甚至,我将自己拥有上辈子记忆的事儿也一并告知了,并说明‘新生林铭汝’的部分情况。

    总之,能对她讲的,我都说了。

    当然,说话之前,在咖啡座周边布置了十几重禁制,即便阴阳真人也别想窥听分毫,保密工作做到了极致。

    没对依凝妹纸详细说明,自己如何回忆起前世记忆的过程和女相如来的身份,那些,和我要她分析的事儿没太大的关联,她只需知道这其中的人际关系即可……。

    说完话之后,我就保持沉默,都保持五分钟了,连依凝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颤动厉害的睫毛,说明她的心底产生了惊涛骇浪。

    一下子听到了太多的秘闻,还都是足以改变天下形式的特大号秘闻,即便连依凝有着超越年龄的沉稳,还是吃惊非浅。

    连依凝缓缓的松开握着汤匙的手,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忽然,轻声说:“方哥,你这是得有多信任我啊?这么多大事儿竟敢和盘托出?”

    “要知道,这世上最恐怖的敌人,也许就是最了解你的人……!不客气讲,若果我是隐藏身份潜到你身边居心叵测的卧底,此时,针对你的个人情况,足以想出一百种方式坑你了!你的胆子真是大。”

    苦笑了一声,对依凝说:“人生在世,总得信任几个人吧?是,目前为止,很多人让我失望了,但我一直相信,那其中没有依凝你。”

    “若是有朝一日,依凝你告诉我,其实,你出现在我身边也是算计好的事儿,说实话,因着你的超强脑力,我并不会感觉意外,但却会感觉伤心,伤心自己信错人了。”

    “但是,信任你是我做出的选择,若真有那么一天,死在了你的手中,我也是认了!”

    这是我心底的话,此时却毫不隐瞒的说了出去。

    信任连依凝,有冒险的成份在内,这天才女孩的脑力太强,她要是设局坑我,我都不定能感觉到什么异常,就会被算计个半死。

    但仍旧相信自己的直觉,坚信不管情况如何,连依凝绝不会背叛我的!

    姑娘静静的注视着我,半响后,才摇摇头说:“方哥,让我说你什么才好?你从哪儿得来的谜之自信?就那么信任我永不背叛你?”

    “我这人向来不会承诺什么,总认为那些都是没有用的虚话。但说实在的,不管你抱着什么心理,冒险也好,赌博也罢,你敢完全的信任我,这让我真心感动。”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虽然我还不必去要死要活的,但你的事儿一定尽心就是……。”

    “闲话少叙,咱们言归正传。”

    “今儿你一下子塞给了我太多的讯息,每一条讯息背后,都隐藏了若干分线和无穷变化,这中间藏着无限的凶险和机遇,一时片刻,我也想不明白太多。”

    “这么大讯息量,我需时间好好捋捋,并将自身带入到各个角色中做行为模拟……,半个月后,你我再会面吧。到时候,你等我电话就是,会将分析出的一切告知于你。”

    “好,依凝,这事儿就拜托你了。”

    我放心的点了点头,起身结账离去。

    暗中,留了很多鬼怪高手保护在连依凝的周围,这姑娘是我方最重要的一环,不管何时,女军师连依凝的人身安全都是重中之重的事儿!

    离开咖啡店之后,并未回棺材铺,而是满城的溜达一圈,看看大姑娘小媳妇们漂亮的脸蛋,感觉心情好了不少。

    暗地里出手教训了几个小偷、小混混,哈哈一笑就转身离去。

    生活需要适度的调剂,我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吧,不然,那么多奇奇怪怪闹心的事,会让我烦死的!

    稻花棺材铺‘待营业’状态许久了,我打算过完年,出了正月,最重要是,找回小师妹阴魂之后,稻花棺材铺重新装修一番就再度开张营业。

    这是我师傅经营一辈子的产业,虽规模小,但总不能荒废着吧?

    想着有的没的,抬头看看持续下大雪的天,夜幕降临,都已傍晚了,我满城乱逛的时间可是不短。

    拐进棺材铺后门所在的小巷,抬头就见街边的路灯忽闪忽闪的,然后,感觉这条街的气温比其他街道冷了十几度,我心头一震,心有所感的向着昏暗角落去看,同时,暗中绘制通冥符开启了阴阳眼。

    街道旮旯那里,无声无息的站着匹全身披挂铠甲的高大骨马,看到我瞅来,骨马鬼眼冒着红光,‘希律律’一声啸叫,震的大雪四散纷飞。

    嘴角直跳,这骨马我当然认识了,正是已经灭亡的剑胆鬼王的坐骑。

    这厮当日一溜烟的从我的刺杀中,扔下剑胆独自逃走了,遁逃之术让我追之不及,这种事我记忆犹新的,怎会不记着它?

    也是这家伙逃到师娘王旨梅那里,让王旨梅确定是我杀了剑胆,从而,迫着我承诺十三个月之内,送给她一只鬼王做属下,了结恩怨……。

    “方门主好。”

    微弱的、怯怯的动静传来,我一惊,这才注意到,高大骨马上乘坐着一道红影,这家伙说着话,幽幽的从马背上飘下来,到我近前,很是礼貌的行礼。

    正是和我打过交道的铛铛冻死鬼。

    她还是那德行,浑身上下都是冰层,冷的像是冰块儿,但衣裳颜色变了,这才短短数月,竟从白衣鬼变成红衣厉鬼了!即便有我送给她的冥晶辅助修行,这进步也太大了吧?

    我这才意识到,铛铛女鬼的资质可不是一般的好。

    “这不是铛铛姑娘吗?这才多久,都红衣了?恭喜,恭喜。”我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声。

    “那个,还得多谢方门主赐予冥晶,要不然铛铛哪有这么大的进步?”女鬼真挚的道谢。

    “你们俩,进来喝杯茶吧。”示意骨马和铛铛随我入棺材铺。

    骨马希律律的嚎叫一嗓子,猛地摇着硕大马头,向后退了好几步,满眼的警惕之意。

    “这就不必了吧?铛铛只是来传主子的口信,在此等了许久,主子想必着急了。铛铛传完口信得早点回去。”

    铛铛吓得浑身颤栗,看样子,打死也不敢进稻花棺材铺的后院。

    也是,这里面的法阵布置,杀死它们轻而易举,它们还没有柏古拉老东西那样的胆量。“王旨梅那厮又有口信了?你说吧。”我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