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36章 无限凶机
    听着我的述说,女相如来站起身,缓缓踱步。

    等我闭了嘴巴,她倏然驻定,轻声说:“稻花门主弄出这一番事儿来,有利有弊啊。最大的弊端是,你是保命符拥有者的事儿,已被炼鬼魔天岭知晓。”

    “可以想象,不久后的将来,会有更多的异世界高手穿梭时空来追杀你。毕竟,只有杀了你才能剥离走保命符,利用此符,在空间通道稳定后,可加以控制和利用……。”

    “那可是能让千军万马通过的稳定空间通道啊,不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算是禁术方面的超级大工程了。稻花门主真的做了一件超恐怖的事儿。”

    “方哥,你的人身安全问乃是重中之重的问题。”

    女相很是为我担心。

    闻言,我心头温暖,像是喝了煮过的酒,心神皆醉。

    有个真心实意关怀自己的红颜知己,感觉真好!

    “弊端显而易见,方哥,以后你时刻的得注意这事儿,但好处嘛,也是大大的!”

    “比如说,等到五年多后,你可以随意的开启通道了,我茅山鬼门的弟子,就可以组团去封葬门世界‘历练’了,利用两边时间流速不同的条件,可高速提升本门弟子的实力。”

    “如芸香那样的,给我来它一沓!或者,一个军团那样的多,哈哈!”

    “那样一来,茅山鬼门在这边的世界必将所向无敌!稻花门主真敢做啊!这是要将茅山鬼门发扬光大的节奏啊!好,很好,他做的很不错!”

    女相如来陷入疯狂的遐想中,越说越兴奋,眼睛都发光了……。

    我听的很是激动,一下子站了起来,猛地用拳头砸了墙壁一下,大喊:“这太妙了,哈哈哈,怎么忘了这茬儿?”

    “芸香那样的要是能大批量的出现,很快,茅山鬼门的势力将雄冠世界!那样一来,就可一扫邪佞,呈现个明朗公义的环境!”

    女相如来倒是老练,很快沉静下来,凝声说:“方哥,你想的未免太美。前景看似美好的往往蕴藏凶险,只不过,我们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的凶险罢了。”

    女相的话一出口,像是一瓢凉水兜头浇灌而下,霎间,将我的热血打冷。

    对啊,凡事不能只看表层,这件事看起来利弊就是这些方面,但不要忘了,这是师尊稻花真人费毕生精力才布置成的大局。

    从他去往那个世界暗中扶持马若暖组建封葬门开始,就已启动了大计划,我和小师妹身上的保命符也是计划的一部分,可以说,我们所有人都在师尊的算计之内。

    即便确认师尊不是大魔头,但他为何耗费毕生精力布置这件事呢?背后还隐藏其他深意不?

    他的长相酷肖苍龙真人,那么,和苍龙真人到底有没有关系?若是有,是什么?转世重生还是本尊的金蝉脱壳?

    越想越觉心头冰寒,总觉着这件事内中蕴藏的东西很凶险,就是捕捉不到关键之处,即便集合我和女相的脑力,也想不到更多了。

    除非先将师尊设想成一尊大魔头,然后才能推导出更多可怕的结论,但那不过是自己吓自己罢了,并不客观……。

    “大长老,我想,关于这些事,能不能告知连依凝呢?请她帮我们分析一下,不然,我总感觉漏了些什么关键的事儿。”

    我想了一下,提出建议。

    “连依凝吗?”

    女相眼神一亮,然后,沉吟起来,显然,兹事体大,她需要预估风险,主要得看连依凝值不值得完全信任?“也罢,门主就找能说的跟连依凝讲一讲吧,这位姑娘的脑力远非常人可比,观察事态的方式和所有人都不同,客观全面就不说了,还能观到人心微妙变化,关于这方面,即便你我两辈子加起来的经验

    也赶不及她,这是天赐之赋。”

    “至于连依凝本身?根据以往种种,应该值得信任,信任度至少八成。若果连这个小姑娘也是有问题的,那本座都要怀疑整个人生了。”

    女相到底是信任连依凝的,认真琢磨之后,赞同我的想法。

    这件干系甚大,牵扯到稻花真人和封葬门长久以来的布局,应该说于连依凝知晓,看一看这姑娘能从乱如麻的线索中,慧眼识别出什么来……?

    “好,有你的话我就更有把握了,回去时,就去找连依凝。”

    我笑了起来,有人能商量大事,感觉真好。关键是这人值得完全信任,这让我这等多疑心愈发深重的人感觉安慰。

    长久以来的经历,导致我很难真的信任他人,十成十相信的人更少,林妍薇绝对是其中之一,这般对我情深义重的女人,要是还不敢去信任,那人生真是太无趣了。

    所以,得学会相信应该被信任的人。

    这句话说起来简单,但涉及的东西太复杂了,远不是说说这样轻松的。至少,对我而言,非常不易。

    这个话题停在了这里。

    我接下来提及了古橘和高霞,希望她有时间帮我教导一二,两个小姑娘都是良才美玉,只要教导有方,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对此我是很有信心的。

    女相满口应了下来。

    和我温存片刻后,我俩谈及修行方面的问题,关于身躯如何才能顺利尽进阶陆地神仙,女相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要知道,当年的林铭汝也有这方面经验,不过,他走的是邪道,都是些速成的法门,是些很邪恶的法子,如剥夺其他法师精血提升自身之类的,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所以,林铭汝的经验对现在的我用处不大。

    相反,女相走的是堂堂正正的正宗法门,包含佛宗和道家两派的精华,我听到耳中,说实话,真的受益匪浅!颇有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这等绝密经验,非自家的亲人和得意门徒,基本上,法师们都会敝帚自珍不外传,这中间还有个普遍的心理现象。

    已成功进阶陆地神仙的法师会想,凭啥自己突破时历经千辛万苦,轮到他人了,只凭着一两句指点就青云直上呢?那太不公平!自己遭受的折磨,他人也应经受才对……。

    这种心理之下,很少有陆地神仙会将最后几步的晋升经验分享于外人。

    女相全盘托出,将其中细微的感觉都说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我岂会不懂?

    这份经验我不能全盘照搬,但用作借鉴再好不过,只是身躯强度提升,并非灵魂上的进化,借鉴程度更高……。

    三个小时,女相才讲解完毕,我都有醍醐灌顶的感觉了,感激在心,但什么都没说,和女相根本不用言语客气。

    她自然看的懂我的眼神,很是满意的笑着,这一刻的女相给我的感觉,比左妆更美……。

    正事做完,我俩相约交往之事得保密后,一道离开了密室。

    柳婆婆和数名鬼门核心高手正在殿内,看到我俩出来,都上前来见礼。

    我和大家伙寒暄一番,递给女相含义深邃的眼神后,告辞离去。

    这趟龙柳村之行很有收获,借鉴着女相的经验,感觉自己只要加把劲儿,年前应该可以正式成为身魂双方面都合格的陆地神仙大能!

    这是其他法师用一辈子都未尝能达到的层次,而我不过二十几岁,却只差最后小半步了,可以说,真的走在所有同辈法师的前头,甩了他们十万八千里!

    但我心中没有骄傲之意。

    亲眼见识过十三门连接的各大诡异位面邪物高手之后,什么样儿的骄傲感觉都被打散了,对这个世界的神秘心存敬畏之意才是真的。大千世界,有太多的绝世天才了,我这点儿成就,真的还没有资格去自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