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32章 莲镇尸王
    画面上,漂亮小姑娘用手托着下巴,面对前方,开始说话。

    “方钢,好久不见了,原谅我不通知你一声,就将铜梭和蓝莲唤回来了,铜梭就不回去了,蓝莲还是认你为主,我们自然不强留,顺道让她带给你这段影像。”

    “得说声抱歉,当日,和你谈对象的是我,但‘林哥’已新生了,我衡量一番,还是老夫老妻的比较好,因此,和你的‘那一段’……,就过去吧。”

    “我的分魂方柔的事儿你已知晓了,知道你时刻惦记她,我也想早点解决了,总不能过河拆桥的此时就灭了分魂,那你一定与我们夫妇势不两立。”

    “毕竟你和林哥是依着一道灵魂诞生的,我不会做事做绝。这样,现在已入冬了,再过几个月吧,就定在新年的正月十六好了,我约你于那一天的下午四点钟,在荒老岭两座阴庙的门前见面。”

    “需要你施展法术剥离我和方柔的阴魂。这种法术,这几个月之内你自己研究创新吧。”

    “剥离之后,方柔阴魂任你带走,你我双方的恩怨即可暂告一段落了。”

    “对了,会带着青山去看你的,它很想你的说!”

    画面上,紫红骷髅邈谷拍拍汪汪叫的青山的大头。

    光影一闪,鬼窗口崩散了。

    我愣愣的盯着那位置,半响后,双眸放光,握紧了拳头。

    “小师妹,新年的正月十六,我去荒老岭阴庙,迎你回家!”

    心头不停的嚎叫起来。再度看到邈谷,我猛想起一件事来,方柔的形象如何就能欺瞒我师傅数十年呢,打比方说,我的超级纸人替身术,在阴阳真人何这等大佬面前,不过是维持半小时的隐瞒功效,过后就会被看穿,邈谷

    的分魂是方柔没错,但她显示方柔的样子,到底是怎样做到,瞒天过海的?

    这问题猛地升起来,我心底隐隐指向一个方向,那就是初代鬼棺。

    也只有利用初代鬼棺的力量,才能做到不可能的事儿,无疑,初代鬼棺的秘密邈谷并未告知我多少,对这东西,我有着太多的不解。

    算了,想不太明白,反正邈谷做到了很多不可能的事儿,人家有太多的本事了,不是我能想明白的,我就不想了。

    等等,邈谷说是将小师妹分离出来随我带走是吧,但她太大方了吧?没有提附加条件啊……?明白了,到时候,她一定会以收回初代鬼棺为条件,才会返还方柔的阴魂。

    她的夫君林铭汝已经新生,凭什么还将曾经属于她的初代鬼棺留给我使用呢?

    坏菜了!这东西是师尊留给我的宝物,要是因此被邈谷索要回去了,我岂不是辜负了师尊?但要是坚持着不给,她还能配合的将小师妹阴魂还回来吗……?

    我想到这些,一时间急的团团转。

    人重要还是宝物重要?当然是小师妹重要!得,邈谷忘了这事儿不讨要最好,要是开口讨要了,我只能放弃初代鬼棺了。只要能换回小师妹,在所不惜!

    我停住脚步,下了决心。

    “小钢,你决定怎样做?”蓝莲问了一声。

    “莲姐,这事儿绝不是说说这样简单的,你也听到了,邈谷这种算计到骨头中的女魔头,竟然什么条件都没有提,就愿意将分魂送回来了?你信吗?”

    蓝莲摇摇头,显然,以她对邈谷的了解,也不相信对方会这样的大方。

    “小钢,我估摸着,怕不是她在打初代鬼棺的主意,那本就是她的东西,后来被你师傅稻花真人夺取过去。”“邈谷以往希望你彻底变成林铭汝,所以,没有提及此物,但现在,你和新生的林铭汝完全就是两个人了,她选择继续跟着林铭汝,当然会琢磨如何取回初代鬼棺。这是我的想法,可能有偏差,说出来

    是想提醒小钢你要注意着她,别着道了。”

    我笑着看向蓝莲,她能说出这番话来,足以证明在她心中我的地位才是第一的,这就好。

    “放心,我会注意的。”

    结束了这个话题,我转移了话头,将复制之城的事儿捡能说的跟蓝莲叙述一番,听闻我和全冷庵还谈起了对象,蓝莲都感觉啼笑皆非的。

    听闻了后院镇着的圣辉尸王来历,蓝莲眼底煞气隐隐,显然,她很想和全盛时期的圣辉尸王较量一二。

    “莲姐,你道行刚提升了一步,还不稳,就在后院聚气阵的地下继续修行吧,顺带监控着圣辉尸王碎块的动静。”

    “对于这种层次的金甲尸,我不算是太了解,怕他有什么藏着的手段,要是重生的圣辉尸王跑出去,那危害可就大了。”

    “对了,同样是金甲尸,你有没有办法汲取圣辉尸王尸块散发的尸气强大自身呢?”

    蓝莲眼中喜意一闪,连连点头说:“有办法,是我们金甲尸才会的手段,圣辉尸王想要利用残存的尸块重生,就会不断的引来纯净的尸气,我就能半途截胡了,用以强大自身再好不过。”

    “同时,可以无限拖延他恢复真身的过程,一旦金甲尸身躯完整,此地的法阵镇他倒是够用,但也有可能被他找到机会逃走,有我不时的破坏他组建身躯的过程,他将吃更多的苦头。”

    我笑了起来:“那就太好了,莲姐,这事就拜托你了。”

    “小钢,放心就是。”蓝莲淡然一笑,起身出门,沉入后院地下,一边修炼,一边控制圣辉尸王组建身躯……。

    有她在,圣辉尸王想要重新站起来,那不知得到什么时候了。

    我长出一口气,感觉这段时间终于有了点儿好事,算是雨过天晴了。

    “嘟嘟嘟!”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眼神一沉,缓缓按下接听键。

    “是方门主吗?”对面传来个略有些熟悉的声音。

    “蔡项理事,你倒是有空啊,竟然给我打电话了?”

    随意的应和一声,脑中呼呼的回想数月前的画面,当日,蔡家大少蔡标跋扈嚣张,我很是给了他一顿教训。

    过后,蔡家对外的干将蔡项带着不成器的蔡家大少半途找到我,说是想要让蔡标拜入鬼门门下受一些磨练。

    当时,我询问过蔡标,他坑害过无辜之人入狱,我那时说过,给他一个月时间将人捞出来,该补偿就补偿,做好这件事才有资格来找我入门,要是做不好,就不要来了。

    当日就是随口一说,但还记着。

    距离那时候都好多个月份了,也不见蔡标出现,我本以为蔡家反悔了,不想让蔡标拜入鬼门门下了,亦或者,他坑害的那人因着种种原因没被捞出来,所以,蔡标不敢来见我。

    但现在,蔡项竟然打电话过来了?看来,事儿出岔子了。

    “方门主说笑了,今儿打扰您,是要向您进行汇报,关于小标惹得那事儿,他回去后立马就解决了,他那个狐朋狗友有过错,目前,已经入狱……。”

    “本想一个月之后就赶赴方门主面前拜师的,但却因为些事儿耽搁了行程。”

    “就实话和方门主说吧,是因为两个大家族联姻的事儿,蔡家想让小标去和某大世家的千金搞好关系,这干系到蔡家的兴亡。”

    “所以拜师的事儿,您看能不能延后到明年正月末?那时候,小标和那位千金能不能成,也就基本上定下来了。”

    蔡项缓声解释着,我这才搞懂为何蔡标一直没出现,感情,被扯到世家联姻中了。

    这些世家子弟,别看光鲜亮丽,但其实,婚姻方面完全没有自主权,都是世家掌权者在安排。没办法,他们享受了世家子弟的高级待遇,那么,就有义务用自己的婚姻为家族谋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