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26章 金盘线之役
    天崩地裂的动静不断传来,敌方所有的攻击都落到显形的防护屏障之上。

    按理说,驱邪力场防护屏障已经达到世间最高水准,奈何,对方的数量太多,高手也多,凝聚一处,就会转化为可怕到难以想象的攻击力。

    何况,对方在指挥之下凝结集体力量,攻击的是同一块区域,以点破面,即便驱邪力场厉害,那也不可能支撑的太久。

    显然,这次杀来的邪物军团,对我们这里的防守力量极为熟悉,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是集团攻击,根本不在意其他的,更没有哪一位指挥者,想要和我们这方的人通话。

    “撑住!”

    我大喊一声,一拍地面,排在前方的冥晶蹦起来数十枚,被我的法力打碎,浩瀚的阴气能量灌注到敌方主要攻击的位置。

    一众法师都是一样动作,将面前摆放的数枚到数十枚不等的冥晶击碎,引动阴气灌注于屏障承受攻击的部位。

    大伤初愈的芸香都跟着在忙活,别看她那时说的猛,似乎不将死亡放在眼中一般,但真到生死线了,一样不想引颈待戮!

    这种防御手段,必须等对方发招之后才能催动,只有这样,才知晓加持在什么部位。

    被击打的连连晃动的屏障部位,得到这么多冥晶能量的加持,很明显的稳定下来,将箭矢攻击、阴气法术全部反弹出去,一时间,对方根本打不破。

    只这么点时间,冥晶就整体消耗了三百多枚,数百枚冥晶,能帮助屏障支撑个几分钟,但等到冥晶能量消耗光了,驱邪力场屏障又将陷入危险境地,当然,到时候我们再度使用冥晶就是。

    驱邪法力被源源不断的从地下引动上来,将冥晶阴气转化、利用上,这就是驱邪法力的恐怖之处,它几乎可以转化利用所有已知的各系能量,像是能量体系中的‘万能通’。

    远处,敌方数十位首领愤怒的咆哮起来。

    我看到四颗头的大首领身旁,一连浮现好几杆旗幡,这是有新的命令下达了,不由的提起心来。

    对方的攻击变了形式,行尸和阴魂们从左侧的阵列开始发动攻击。

    阴气激荡阴火,像是一枚枚导弹,穿越数千米距离狠狠的穿飞过来,这次没有中断的时间,左侧向着右侧的数十个军团接连的发动袭击,形成恐怖的连接式攻击。

    无数的阴火球、阴火箭,夹杂高手们发动的法术大招,像是老农民犁地一般,‘轰轰’的连环攻击。

    驱邪法阵屏障剧烈的晃动起来,我不得不开始使用第二批冥晶资源……。

    大家谁都不说话,紧张的催动冥晶,不停的加持屏障,让对方发动的数十次集团攻击无功而返。

    数百名邪物绝顶高手都被激怒了,鬼嚎声震动天穹。

    好不容易坚持到二十三时五十一分,数万枚冥晶消耗一空。

    “诸位,也不能光挨揍不还手,得给它们点颜色看看!”我被攻击的怒火熊熊,感觉太憋屈了,无法保持被动防守了。

    “方门主,你的意思是……?”阴阳真人看过来。

    “你们灌注法力吧,我先给他们一张黑符玩玩儿!”

    我嚎叫一嗓子,随手扔出屏障之外一张闪耀黑光的灵符。

    这是师尊稻花真人遗留的黑符,我非常珍惜,不会随便使用,但现在,已经到了生死边缘,还有什么保留的?乘着此时还能催动此物,就用一下吧!

    黑符刚扔出去,无边无际的金光就渲染的天地通明。

    这是一张金属性的黑符,发动的是五行中最犀利的金系切割能量,可以说,杀伤力之强极端恐怖,是师尊遗留黑符中比较前端的一张,全名为‘金盘线’。

    天地之间的金线向着中间汇聚,然后,一直径百米、竖立在半空的金盘展现出来,其上流转无数奇怪的符箓。

    下一刻,彭!无数道金线从能量金盘上释放出去,密密麻麻的像是漫天金色流星降临,但速度之快、密度之高,都是惊世的级别。

    世上光的速度最快,这些金线本质上就是光,无边无际的光线!

    “啊啊啊!”

    大量的惨叫声从对面的邪物军团中传来,这一霎间,不知多少邪物士兵被攻击了,道行高的,可勉强抵挡金线的穿透,但道行较低的,就会被金光穿成筛子,身上都是透明小窟窿。

    随着惨叫声,阴火沸腾而起,中了金光线的,不管是行尸阴魂,亦或者是巨怪异妖,都会被阴火烧灼成虚无,速度快的只是一眨眼时间。

    等到金盘的能量耗尽消散在虚空,对面的邪物军团被清空了一大块,至少有七八万名邪物士兵被‘金盘线’这一招所灭杀,灭的那叫做一个干净。

    它们只能被动防守、承受,根本避不开。

    更有数万名没被杀的,道行较高的士兵跌倒在地,努力压灭阴火,受了不轻的伤。

    只这一张黑符,就给对方造成了极为重大的损失。

    “兀那人类法师,本王一定亲手斩杀你!”

    四头的邪物大首领愤怒的咆哮,用恐怖的爪子远距离指着我。

    “是吗?有种你来试试。”

    气血两亏是我此时的写照,发动黑符不是那样轻松的事儿。

    “儿郎们,进攻,进攻!给本王打破防御。”

    敌方大首领被刺激的的疯狂起来。

    “方门主,你歇一歇,该本宗主了。”阴阳真人仰天一笑,手一翻,闪耀黑光的符箓就被撇飞出去。

    随着阴阳真人的咒语声,来自阴阳养鬼宗的黑符半空燃烧起来,然后,无数雷电从黑沉沉的高空落下。

    竟然是阳雷,声音之大,吓的敌方邪物们集体尖叫、逃避……。

    但这张阳雷黑符太厉害了,等到雷光结束,对方被灭的邪物士兵数量,足有十万名以上。

    “好!”

    大家振奋的嚎叫起来,都感觉热血沸腾,一直被对方压着打,此时能犀利反击,自然感觉痛快。

    “弄死他们!”

    邪物首领们一个个被气的发狂,随着旗幡挥动,邪物军团轰轰的前进,一边行进,一边连续释放远程阴气袭击。

    更多的能量攻击铺天盖地而来,打的屏障剧烈晃动,太密集了,没有间隔时间,让我们根本腾不出手去发动黑符类的反击。

    大家都全力输送法力到驱邪屏障之中,每一秒的时间,都是众人极限输出法力所换取来的……。

    二十三时五十八分。

    随着‘轰咔’一声大响,勉强支撑了这么久的驱邪屏障崩碎了!

    无数阴火球降落下来,令我们措手不及。

    在我挥动桃木剑抗衡攻击的同时,至少有一半队友死在敌方的攻击之下。

    我眼睁睁看着楚尘朝和刘姨被阴火吞噬,却根本来不及救援。

    另一边,周娴舫和楚念缺也被击中。

    周娴舫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已化为熊熊烈火。

    “不要,妈……!”

    楚念缺惨叫着、燃着火焰的抛飞出去,他的左腿不见了,但显然是保住了一命。

    最惨的是,池醇、季秀等楚家法师和保镖,都在大范围攻击之下,灰飞烟灭!他们是法师,死了可就真完了……。

    鲁雅,吴灿和幸运儿景膳都被打成飞灰,攻击太猛烈,尸骸都保留不下来。

    看到这些,我的心猛地一沉,但心底却没有太大的伤悲。

    一个是此时来不及悲伤了,二是他们都是普通人,死在这里,缺损的只是阳寿,只要我能安全的返回真实世界,想尽办法帮她们延长寿元就是……。

    前提条件是,我不能死!惨烈场景,刺激的我目眦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