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25章 午夜生死线
    我跟在蛇王身后,面容平静,其实,心底惊骇至极!

    敢确定,一定是中了邪门的术,到底是不是远古时期的诅咒术还要两说,但绝不可能是恶作剧。

    不然,护身保命符不会那样接连的提醒,可惜,什么预防手段都没用,只要撞到那虚影之上,就已中了术。

    此时,我只能暗中期盼这种术和第三代门主纪录的一样,也许,会潜伏一辈子也不发作呢,那就太好了。

    可不想面对远古恐怖巫术的折磨,茅山鬼门的秘籍中,可没有解决早就失传的远古巫师诅咒法术的手段,到时候岂不是很危险?

    心中明镜也似,但不能对蛇王明说。

    他已经很惶恐了,说明事实,只会让他精神更加紧张,时刻惦记此事,于人于己都没有益处。

    暂时,对这道术没有办法,那就先置之脑后吧,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老子中术也不是第一次了,血统诅咒中了后能活着,远古巫术一样弄不死我……!

    心底发着狠,随着蛇妖王走回帐房区,隐形匿踪,我俩没惊动他人,各回房间。

    此时,下午十六点五十五分。

    时间流逝的很快,只是在房间中打坐,一睁眼,已接近二十二点了。

    心头突然传来疯狂的警报声,是驱邪法阵边缘区执勤的水鬼和保命符一道传来的动静,按照水鬼的报告,远处出现一眼看不到边儿的尸鬼大军。

    扑棱!

    我猛地站了起来,额头沁出冷汗,意识到了,对方到底是来了!这次,开来的军团远比圣辉尸王率领的强大,根据水鬼探子目视,至少有数百万的邪物,正向着这里迫近。

    轻叹一声,举步走出房间,看一眼状似平静的夜空,此时是晴朗的,过去的那一天,只有中午吃饭时下过小雨。

    晴朗夜空也带不来安全感,对方的强大,压得这里几乎透不过气来。

    深吸口气,运行法力,我对着四边喊:“敌人来了,诸位,都随我去边缘区观看吧。”

    声音被法力加持着,传出去老远。

    各种各样的动静响起,饭庄所有房间都被打开,法师们一个个面沉似水的行出来,饭庄老板夫妇和一众工作人员速速发抖着。

    楚念瑶、林妍薇和全冷庵下意识的汇聚到我身后,吴灿、鲁雅、冷杉、左星媛、楚念缺母子……,都跟随在我身后走出饭庄。

    阴阳真人、柏古拉、魏琪师妹、蛇王路奢涛都领着一些人靠过来,核心成员全部跟随着,大家都知道,死亡的威胁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抱着睡眼朦胧小雯雯的戚橙,脸色苍白的跟在阴阳真人身后,眼底是深深的绝望,此时面对的处境,我们大家伙都心知肚明。

    “方门主,我们走吧。”

    阴阳真人沉重的说了一声,戴着白手套的双手不自觉的相互捏吧了几下,即便阴阳真人这样的巨头。此时,内心深处也是无力的。

    对方高手的数量太多了,这次,我们根本不敢组成法师团冲出去,那是找死行为。

    我点点头,带头而行,眼角余光看到楚尘朝和刘姨跟在队伍后头,眼神愈发凝重。

    一旦法阵被攻破,身为普通人的楚尘朝他们,要是得不到法师及时的保护,立马就会被杀。

    不过,普通人死在这里,折损的只是阳寿,法师们死在这里,那才是真的死了呢,相较之下,法师面临的处境更危险。

    推开饭庄大门,入眼所见就是沙翰征领头的数百人,他们都一脸绝望的看来。

    “诸位,生死关头来临,祝彼此好运吧。”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最简单的话。

    人群中,不少姑娘控制不住恐惧心理的哭出声来。

    “别哭,要死也是大家一道死,怕什么?”沙翰征回头恶狠狠的怒斥一声,哭声就停住了。

    “方师傅,阴阳大师,感谢你们,不管结果如何,你们尽力了,我们看在眼中,死也不忘!就借用方师傅对方话好了,今夜,祝我们都能有好运。”沙翰征吼叫一嗓子。

    “祝你们好运。”数百人一道扯着嗓子喊起来。

    我眼圈发红的看着这群人,心底热血澎湃,但做为首领,必须保持冷静,如是,微微一笑,对着人群挥挥手,没多说什么,大踏步向着远方行去。

    身后跟上一众法师和核心成员们,同生共死就是!这次我并不着急,带着大家伙走了十几分钟,才赶到驱邪屏障之前,数只水鬼飘过来,我收进鬼棺之中,看眼屏障之外的山路,很遥远的位置,无数影子在地上和天上移动着,声势浩大到能吓死活人…

    …。

    恐怖的鬼王高手和金甲尸气息此起彼伏,一时间不好分辨有多少尊。

    按它们推进速度计算,大概还得一个半小时左右,才能抵达作战位置,我希望它们行进的更慢一些,拖延一秒钟,都有可能等来复制之城的崩溃,那就能死里逃生了。

    因对方的高手太多了,以往用过的‘缠住首脑’策略无效了,这种状况下我方组建法师团队冲出去,只是送菜的,人家三五只高手围住一个攻击,很快就能吞噬干净了,这纯粹送死的手段决不可使用。

    “方门主,敌方势力太大了,你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躲在驱邪法阵之内,向着法阵壁垒灌注法力,维持法阵屏障存在的时间,能维持多久就多久吧。”

    阴阳真人走到我身边,低沉的说了一番话。确实,我们要是不去管驱邪法阵,很快就会被对方集团军的联手攻击打碎屏障,但我方法师拼命的向着法阵灌注法力加持的话,多少能拖延一段时间,阴阳真人和我的想法一样,硬碰硬是不成的,只

    能尽量的向后拖延时间。

    时间向后拖下去,没准儿就能迎来转机。

    我和阴阳真人打的都是这主意。

    “阴阳宗主所言极是,我们就这样作战吧,现在,大家将身上的冥晶掏出来吧,有多少就使用多少,我们要将冥晶和法力一道灌注在屏障之中。”

    说着这话,我掏出背包中所有的冥晶,这种时候,不是斤斤计较的时刻,什么资源都得使用。

    阴阳真人点点头,身后的养鬼宗高手们齐齐动手,将身上的冥晶找出来。法师们都不会在这时刻藏心眼,那是嫌命长,所以,很顺利的,法师们的藏货都掏了出来,大概是聚集了三万多枚冥晶,这一批资源,能帮助法阵多维持不少的时间,之后,就只能靠我们自身的法力

    供应了。

    法师们运功调息,蓄势到巅峰,我下了命令,所有法师,包括戚橙这样半吊子水准的都应声而动,盘坐地上,努力的压制恐惧心理,凝神运气,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

    如刘姨和楚尘朝这样的普通人,都懂事儿的避到一旁,不会打扰我们……。

    午夜,二十三时四十八分。

    我猛地睁开眼睛,抬头就看到阵法屏障之外千米远的位置,站满了邪物士兵。

    行尸阴魂,奇形怪状的怪物,噬魂异妖,还有许多长相诡异的东西都在那里……。这些从十三门而来的妖魔鬼怪,令行禁止很有章法。

    我只是扫视一样,眼神就落到更远处,那里,数百尊散发恐怖气息的邪物高手正阴狠的打量着这边。

    鬼王,大鬼王,异妖王,金甲尸,巨怪之王……,等等,高手有数百尊,其中有数十尊为大鬼王级别,无限接近半步飞仙战力。

    “嗷!”

    一个长有四颗狰狞头颅的变异大鬼王,猛地吼叫一嗓子,身旁一杆黑旗幡举起来。

    咻,咻……!

    无数的箭矢从后方向着法阵屏障穿来,攻击目标聚集在某一块区域之内,果然是汇聚所有弓箭手的集体攻击。

    紧随在弓箭之后,是一重重绚丽的阴气法术攻击,汇聚一处,像是长河落天。

    那些道行奇高的邪物高手们,也跟着发动了远程袭击。每一个邪物高手发出的袭击,都相当于数万阴魂的集体攻击,混合一处,杀伤力之强可让天地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