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24章 古巫咒
    风驰电掣不足以形容我俩的速度,只用了极少的时间,就从地下原路返回到了地面之上,但我的心底一直在发毛,只是,那种危机感减弱了不少。

    “方门主,那只瓮……?”蛇王试探的问。

    “不知瓮碎了后,里面释放出来了什么恐怖东西,不过,第六感始终在提醒我,超级恐怖!即便你我的道行本领,直接面对它也很危险。”我神态凝重盯着盗洞。

    蛇王身躯颤栗了一下,显然,被我如此认真的口气吓到了。

    “先将此地恢复原样吧。”感受了一下,惊兆感消散了九成,我放心不少。

    我俩动手,将盗洞用石板堵住,杂草掩盖、恢复原状,然后,火速的向着饭庄方向赶路。

    心底始终有点毛毛的,我总感觉,那只大瓮的突然崩裂不是什么好事儿,但具体的还捕捉不到,暂时,只能顺其自然了。

    追捕三阴灵鬼王的行动总体而言很顺利,记忆中,和鬼王过招时,这样顺利的时候很少,我本还因此犯嘀咕呢,直到古怪大瓮的出现和碎裂带来的惊骇感,才意识到,顺利个头啊?

    这瓮早不碎晚不碎的,在能量冲击中都能保持无损,偏偏在我踏出墓室之门的时候没有征兆的崩碎了,这岂不是特邪门?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们呢。

    “不对,路道友,催动遁术!”

    某一刻,我心中惊兆突然变大,但感应上一点反馈都没有,四面八方天上地下,一点异常状况都没有出现,但就是感觉惊慌。

    如是,毫不犹豫划破中指尖儿,祭出心血用阴火点燃,下一刻,风遁法术催动,脚下升腾起一个个旋转的风旋儿,托着我就狂飞出去!

    以我此时的道行等级施展风系遁术,用奔雷轰电来形容都不过分。

    路奢涛又被我的反应吓了一大跳,根本不敢等闲视之,他对我的第六感到底灵不灵不清楚,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看到我被吓成这样,岂敢托大?

    妖族遁术施展开,像是一道闪电,后来居上,竟比我逃得还要快一分。

    以我俩此时的速度,只需三秒钟,就能窜回饭庄之内。

    第一秒,我穿透树林,荒草铺就的平坦山区出现眼前。

    第二秒,帐房区就在前方数千米的位置。

    就在此时,我心头‘噗通’一跳,然后,惊兆感猛地提升数十倍之多……!

    “不好。”我只来得及喊这么一声,根本做不出去其他的反应,因为,变故出现的太快了。

    就在我和蛇王身前十几米的位置,空气一下子就震动起来,然后,一道虚影无中生有般出现。

    一只高数百丈、撑天立地的大瓮虚影,悬浮在我俩面前,什么能量波动都没有,上面的彩绘似乎活了过来……。

    我的耳中传来兽皮远古人呢喃的声音,听起来虚幻又飘渺。

    同时,兽皮古人跪地叩拜高天上的弯月,在他们面前,竖立着十几根木桩,上面绑着十几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女,无疑,这是在献祭,奉献给弯月和上天的,就是这十几名生人。

    轰!

    瞬息之间,我和路奢涛已穿透了大瓮虚影,同时,我心头的惊兆消散了。

    呼!

    我猛地停住身形,转头去看,正好看到高有数百丈的大瓮虚影崩碎在半空的场景,一时间,眼睛都红了。

    蛇王满脸冷汗的一道在看,此时,不用我多说,他也明白了,我俩,中术了!

    “方门主,我们中的是什么?”

    蛇王站在那里运行妖力感知一番,什么感觉都没有,不解的转头看向我。

    “路道友,我也试过了,什么异常感觉都没有,但无疑,你我施展遁术,来不及改变方向,高速撞在大瓮虚影上的那一霎,已经中术了。我现在有了个想法,你还记着那间墓室石门上的诅咒吧?”

    这么一说,蛇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你是说,石门上那道意念诅咒术,只是开胃菜,主菜其实是墓室之内的大瓮。”

    我盯着远方深沉的黑暗,回忆着当时的一幕幕,沉重的点点头。

    “难道,我们中的是诅咒术?”

    蛇王追问一声,脸皮发黑了。

    “确切的讲,以‘失传的远古诅咒巫术’来称呼它更适合,是一种没有任何能量波动,感应不到,但确实存在的无形邪术。不管怎样的气功防护,不管如何法力护体,也不能阻拦的巫诅邪术!”

    我给出自己的意见。

    “啊?我可是大妖王,什么样的诅咒能作用到本王身上?”路奢涛满脸不可思议。

    “路道友,远古时代,那时什么样的大能没有?你我现今所处的时代,道法衰败、科技兴起,只说这方面的成就,远远不如远古时代。”

    “那时候的法术类别简直是百花齐放,诅咒巫术最繁荣的时期应该就是那时,远古大巫师可比现今的降头大宗师、养鬼大师们厉害了太多……。当然这都是我的推测,若没中术最好不过,但你我需做好‘着道了’的心理准备……。”

    听我这样一说,路奢涛脸都发白了,被吓到了。

    远古大巫师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按理说,不会和现代人有任何交集,但世间事真就说不准啊,谁能保证先前的那一幕,不是远古巫术之中特恐怖的诅咒邪术呢?

    要真是于远古时期保留到现今的诅咒邪术,估计,我俩也够呛!

    蛇妖王在原地左右走动,额头出了更多的冷汗,不停的内视自身状态,但我觉着,他什么都感觉不到,因为,我就是这样的状况。

    就好像先前那事儿没发生一般,感应不到异常,唯一改变的是心态,惊惧感在心底蔓延。

    道行提升到如今地步之后,很少有东西能吓到我了,即便大鬼王或是阴阳真人,我面对他们也很有底气,但莫名其妙的一只大瓮,却让我方寸大乱!

    “方门主,若真如你所想的那样,你我中的是远古诅咒巫术,那么,什么时候会正式发作?”蛇王身体有些颤栗的问着,他和我一样,此时也感觉惊惧了。

    大妖王也有害怕的东西,面对不了解的玩意儿,一样会失去冷静。

    我想了一下,回忆茅山鬼门中各代门主的纪录,其中一段文字弹跳到眼前……。

    “路道友,先不要慌,本宗第三代祖师留有纪录,好像是说,远古诅咒巫术一般寄存于生人躯体中的时间比较长,若说发作,最快也得数月,最慢的有可能一生也不会发作,所以说,咱们不必此时就为这事担心。”

    “是这样吗?但本王还是很担心啊,但愿你推测的有偏差吧,不是远古诅咒巫术最好,真要是了,发作起来,你我或许都会死!”蛇王是真的怕了。

    看来,活的越长的生物就越是惜命。

    拍拍他肩膀说:“先不要想这些了,只是我的推测罢了,没准是一种吓唬人的远古幻术呢,类似于恶作剧性质,其实,就是增加人的心理压力,根本不具备真的诅咒之力。”

    “再说,你我能不能从眼下的复制城浩劫中脱身,还要两说呢,等真的逃出生天了,再用时间来检测中没中远古诅咒巫术吧,现在还是不要杞人忧天了。”

    “说的也是,走吧,我们回去吧,对了,三阴灵的事儿……?”蛇王转头问询的看向我。

    我明白他的意思,沉吟一下说:“先不说吧,说出来对眼下局面也没太大改善,真要是和十三门军团打起来了,到时候放出来辅助作战就是,也没必要和他人说的太详细了,毕竟,你我本身就是养鬼的,这几尊阴灵长什么样儿,也没有谁事先看清楚了。”

    “好咧,就依门主意思好了,咱们就留一手吧……,唉,远古诅咒巫术……。”蛇王回应一声,转头就想起诅咒之事,嘀咕着,心事重重、情绪低落的向着饭庄走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