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23章 裂瓮惊魄
    “你俩也不用这般绝望,归于本门主麾下,未尝不是好事,以后积德行善,渐渐消除煞气,用阴德赎罪,不见得没有功德圆满的一天。”

    我安抚了新收的两名属下一句。

    “谢主人。”两鬼王落地,不管服不服,都得尊崇着我。

    这就是心念线的霸道之处,被这种法术控制的阴魂,没有‘自我’可言。

    “说说吧,你俩真名叫做什么?”我尽量和颜悦色。

    男鬼王看看我,凝声说:“回禀主人知晓,我俩生前是一对兄妹,我名为吾合沙鲁啦……。”他说出一长串,至少十八个音节的名字,听的我头都要爆炸了。

    “这是我妹,名为……。”又是一长串音节,三十六个音节,似乎,那个世界的女子比男子的名字长了很多倍。

    我听的瞠目结舌,这样长的名字,第一次听到。

    半响后,眨巴一下眼睛,我轻声说:“你们的名字都很好听,也有着深刻寓意,不过,喊起来太费劲儿了一些,这样吧,既归到我的麾下,以后,你就称之为鬼夕。”

    我指一指女鬼王,手指一动,点着男鬼王说:“你名为鬼拾,因我忽然想到‘朝花夕拾’这个词,就捡后面两个字给你俩命名了。”

    “为何不用朝花两字?我叫鬼花,我哥叫做鬼朝,好像更好听一些。”

    鬼夕不解的追问。

    我眼神一暗,暗中直骂:“老子的爹楚尘朝名字中有‘朝’这个字,师傅稻花真人有‘花’这个字,难道,你俩想和老子的爹以及师尊使用同样的字吗?那怎么成?”

    “哪那么多为什么?我说着,你们听着就是!还有,我不喜欢‘主人’这等词汇,以后喊我门主即可。”

    “是,门主。”两鬼王不敢多问,只能恭敬的鞠躬应是。

    从今天起,这对兄妹鬼王有新的名字了,一个‘鬼拾’,一个‘鬼夕’。

    等等,兄妹鬼王……?啊哈!

    我眼睛一亮,急急追问:“你俩生前是亲兄妹吗?有血缘关系的那种,绝对没错的那种?”

    两鬼王不解的对视一眼,转过头来,一道说:“禀告门主,我俩生前是亲兄妹,血缘关系不会出错的,这是验证过的,再说,灵魂波动上有很多契合之处,怎么会搞错?”

    “天助我也!”不由大喜,得自姐弟鬼王的‘鬼融之术’,对目前的我来说,没有用武之地,找不到可以和自己阴魂融合的亲人,楚念瑶那样的道行上还不足,但怎知道,歪打正着,捕捉三阴灵之后,竟然的得手一对兄

    妹鬼王。

    它俩道行水准基本持平,又处于我绝对的掌控之下,要是将鬼融之术传给他俩,关键时,两只变异鬼王融合一处形成新的战斗体,啧啧,威力倍增的说!

    想到就做,霎间,心念和两鬼对接,然后,那一篇不传外人的鬼道秘术,传递到两鬼的心中。

    他俩眼睛瞪大到极致,接着就是狂喜,显然,即便和姐弟鬼王来自同一世界,但他俩也没有机会得到这等神奇的鬼道之术。

    “感谢门主,我俩一定用最快速度修行成功。”两鬼王一道半跪拜谢。

    “起来吧,在我这里,不到特殊时刻,不需要跪拜。对了,给你们引荐一下兄弟姐妹,以后,你们都是一家人……鬼。”

    说着话,一拍背包,嗡嗡连响,龙跃府、小仙三女鬼、香香、顾瑛,老村长领着龙柳村众水鬼,枉死城跟随我回到阳间的鬼怪们一道现身,此地被恐怖的鬼气充满。

    这么多鬼怪一起出现,吓了兄妹鬼王一大跳,因着心念短暂对接,小仙和龙跃府它们闪电间明白这对新成员的来历和被捉住的始末。

    一道恭贺我一声,然后,鬼怪之间使用鬼语交谈起来,不过几分钟,就相互熟悉了,以后,就是一条战线上的鬼队友了。

    当然,地位是不一样的,相比被强行控制的兄妹鬼王,小仙它们的地位太高了。

    看着小仙随意的爬到我肩膀处坐着,还揪着我的耳朵玩耍,兄妹鬼王眼底是骇然的。

    以他们被控制的状态,打死也不敢有不敬主人的举动,但落到小仙这里可就不一样了,这小家伙什么都敢做,我和一众鬼伙伴们也只能纵容着……。

    好吧,鬼和鬼也是不一样的,这没办法。

    任凭小仙在我身上窜来窜去的玩耍,我对众鬼吩咐一番,强调要和兄妹鬼王和睦相处后,就将它们都收进初代鬼棺之中了。

    看到初代鬼棺,兄妹鬼王兴奋的‘嗷嗷’叫,小仙一个劲白楞它们,意思是,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不一会儿,除小仙之外,都被我收进初代鬼棺之中了。小仙不安分的飘在半空,不愿这么早回去,我也奈何不得,只能随她了。

    “方哥哥,那个大瓮好古怪。”小仙凝定半空,鬼眼放光看着大瓮,一脸好奇的模样。

    我吓了一跳,忙伸手将她抱住,深恐她一冲动就打碎了大瓮,莫名的,看着这东西我感觉心悸。

    似乎有个声音在提醒我,绝对不可打破此物,不然,会有大变故……。

    这神奇的第六感,不知道是保命符还是复制之城传来的,总之,我不敢大意。

    “小祖宗啊,你可不要调皮,那东西碰不得,很邪的。”

    我抱着小仙,不让她随便乱动,神态凝重的说着。

    “里面是什么啊,为何方哥哥你这样怕它?不过就是个大瓮罢了,再说,方哥哥你刚收取两只鬼王,势力大增,战力恐怖,怎么会害怕这么个东西?越活越胆小了不成?”

    小仙翻着白眼。搞不懂我的态度。

    在她看来,此时的我足可大杀四方,不管大瓮之中有什么,我都不用担心和惧怕。

    但我哪敢冒险?冥冥中传来的惊悚感愈发的强烈,我只想距离此物远一些。

    “方门主,你可收服它们了?本王已完成了。”路奢涛一步走来,看向我,发现我身边换成了小仙,不由一愣。

    我镇定下心神,看眼恭敬跟随着路奢涛的阴灵鬼王,暗中赞叹一声对方养鬼术的厉害,不能多问,笑着说:“已经收服了。”

    “那就好。”路奢涛松口气,笑着看向小仙。

    “这妖怪长的可真漂亮。”小仙咬着手看着蛇王,吐出一句蛇王最不愿听到的话。

    漂亮两个字像是利箭,霎间刺中了路奢涛的心,他摇晃一下,脸上笑就消散了。

    我忍着笑,忙将小仙收进鬼棺,和路奢涛说:“我家小鬼被惯坏了,阁下莫要和她一般见识。”

    尴尬的咳了好几声,路奢涛故作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说:“无妨,方门主,目的已经达到,咱们回去吧。”

    说着话,他咬破食指,用鲜血在手背上绘制一枚符箓,呼啦!那只鬼王化为一道黑光冲进符箓之中,然后,符箓隐于皮肤之下。

    我看着他施法,点了点头,这手段和鬼门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就走吧。”我同意他的意见,和他几步就走出了墓室。

    哗啦!

    响声突起,从身后的墓室传来。

    我的脚一下子就钉在地面上,感觉如同有千斤沉,蛇王一样的动作,我俩呆滞半响,缓缓转身去看,只见远远的,那只高有三米的古怪大瓮碎了,散落在地上,一块块的。

    但是,中间似是空的,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没有邪气,没有妖魔鬼怪,什么都没有!

    我心底的惊兆铺天盖地的,似要淹没心田。

    “快撤,危险!”

    我下意识的大喊一声,身形如电般狂冲出去。蛇王不明所以,但看我吓成了这样,自然不敢怠慢,跟着飞冲、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