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17章 黑丘老坟
    不停息雨水,让山野之间的水气特重,环境也特别黑暗,要是普通人在其中穿行,自然诸多不便,但落到我和蛇王身上,当然不成问题。

    向着东南方奔行七八分钟,蛇王忽驻定,蛇眼在黑暗中闪耀阴火绿光,长长的蛇信子四下飞舞,左右打探……。

    我跟着停住脚,一看蛇王这样就知晓了,这是遇到问题了,显然,追踪鬼王气息相当不易,即便蛇王的信子是变异过的,想要锁定正确方位也是超难的事儿。

    “气息为何变得如此淡?”

    蛇王一边施法打探,一边嘀咕一声。这不是在和我说话,而是他高速思考时的外在表现。我不会多话,跟着他走就是了。

    为何追踪三阴灵鬼王的只有我俩呢?

    很简单,是因着‘战利品’问题。

    要是拉着阴阳真人或柏古拉之类的高手一道来追捕,等到三阴灵落网,是不是得分润部分利益出去?

    鬼王级的阴魂,对养鬼师和降头师而言,都是稀缺资源。

    阴阳养鬼宗的势力本就大,难道,我还要上赶子的给他们送鬼王打手吗?

    先不说其他人,只说被我揭穿身份的芸香,麾下就已经有两尊鬼王打手了,要是再加上这么一尊,得,这死女人的成长势头简直就不可挡了!

    若果我们都命大的脱离了复制城,以后没准还得对上!此时我若送给他们一尊鬼王打手,来日,面对这尊鬼王攻击的没准儿就是我!

    这等缺根弦的买卖,我可不做!

    所以,此次行动,我不会和其他法师说明。真要是成功捕获了三阴灵鬼王,那‘战利品’当然归猎手所有,这谁都说不出半个‘不’字来。

    先前我就说过多次,要大家去想办法追捕三阴灵,但迄今为止,并没有人办的到,不是吗?

    你们办不到的事儿,老子联合蛇王办到了,谁能有异议呢?

    不要说我心眼儿多,和我联手的都是老魔头、老狐狸,哪一个不是生着七窍玲珑心的?

    和阴阳真人几乎等同翻脸了,现在,无非是形势所迫,不得不联合一处对敌罢了,要不然,阴阳养鬼宗和茅山鬼门早就打起来了。

    这等环境下,我多点儿心眼才是王道,不然,最后怎么死的都不晓得……。

    当善人可以,但绝不做滥好人。

    这是我为人处世的原则,该动脑筋、耍心眼的时候,老子也不能差于邪道大佬们,不然,有什么资格和他们分庭抗礼呢?

    “咦,原来,它们是趴下来贴着地面飞行的……,怪不得本王收集不到气息残留波动了。”

    蛇王似乎找到了门道,只见他猛地趴在地上,保持人形,身躯却如蛇一般的蜿蜒向前,速度这个快啊,吐着长长的蛇信子,向着树林深处游动……。

    我看的是头皮发炸!

    这还是有心理准备的呢,要是冷不丁的看到一个人像是蛇一样爬行,估计,活人得被吓昏过去。

    很想骂蛇王几声‘能折腾’,但看在他这么努力找寻目标的份上,只能忍耐着了。

    超快的跟在贴地爬行的路奢涛身后,快速深入树林……。

    十几分钟后,路奢涛直起了身形,蛇眼闪耀的看向前方山丘的一个位置,伸手一指,妖力包着声音告诉我,三阴灵鬼王就藏匿在那个方位。

    我按照路奢涛指引的看过去,眼瞳一缩。

    山丘上是座高大坟头,上面青草密布,坟头高两米多,直径三米以上,是一座大坟,坟边青松翠绿,在雨中摇摆。

    只说此坟方位,倒是很不错的,葬于此地的人,后代定享富贵。

    看着周围的墓葬环境,我忽心头一震,掏出那本随笔翻着,很快就翻到了纪录,眼睛再次一缩。

    原来,这地方早就被标记在随笔纪录之中了。

    李老板的父亲早年探查过此地,随笔上记录着,这座老坟头的地下实乃一座超恐怖的墓葬,布置了要人命的墓葬大局,乃是三十六墓葬中危险性排进前三的大墓葬之一。

    当年,那盗墓老手花费半月时间折腾,愣是无功而返,可见此地墓葬大局的霸道。

    看我翻阅着笔记,蛇王凑到跟前来跟着看了一会儿,脸色就是一变。

    “墓葬局?怪不得三阴灵躲到这里面去了,墓葬局守护的大墓葬要是被触动了,会对触动者施加风水攻击,很厉害的。”

    “即便你我的水准,遇到高明的墓葬局也不见得能抗住劲儿,要是被打伤了,三阴灵鬼王反倒会杀出来攻击我们,弄不好就要被它们追杀了!”

    显然,蛇王遇到墓葬局很没有信心,估计,这厮对风水墓葬之类的玩意儿一窍不通。

    我收起随笔纪录,看向蛇王,微微一笑说:“忘了向你介绍了,你眼前站着的这位,可是墓葬大师,墓葬局正是本人最擅长的东西。”

    “什么?你这样年轻,不但道行这么高了,还擅长墓葬局?难道,你是人类中罕见的修行天才?”蛇王震惊了,不解的看着我。

    “忏愧。”暗中嘀咕一声,我天才个毛啊?要不是经历了上辈子林铭汝的一生,如何能搞懂艰深莫测的墓葬局?

    这其中涉及到的专业东西太多了。

    风水堪舆、墓葬设计、构建能力和寻龙点穴,哪一样儿想要精通,不得耗费悠久的岁月?

    所以说,蛇王惊讶于我的年龄却能精通墓葬局,这是说的过去的。

    当然,不会向这厮解释自己为何如此的全能,只能装着高深的笑一笑,然后,指着那座大墓葬,嘴巴一开,说出一大堆夹杂墓葬专业知识的话来。

    蛇王听的是满眼睛蚊香圈……。

    忽悠外行简直太过轻松了,只要捡一些风水堪舆行话来说说,蛇王就被我高深的墓葬学知识折服的不要、不要的。

    “牛,方门主,虽然本王不懂这些,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你比本王见识过的那些风水墓葬大师厉害了太多,只听你的话,就比他们说的艰涩多倍,本王此时才搞懂,你为何年纪轻轻就能当上茅山鬼门之主了,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在路奢涛这等寿元悠久的老妖怪眼中,我这个二十多岁的人类养鬼师,不过是刚和少年二字沾边而已。

    “蛇王谬赞,愧不敢当。这三只阴灵躲到墓葬局之内,以为可以凭着这东西护住本身,这是大错特错的事儿。”

    “本门主倒是省事了,不用布置力场,只引动此地墓葬局禁锢之力,就可以玩一出瓮中捉鳖了,真是天助我也。”

    “方门主,你的意思是,能驱使此地的墓葬局为己所用?换句话说,你可以将掌控墓葬局的权利弄过来?”

    蛇王的眼睛都瞪大了。

    “就是此意。”我笑嘻嘻的回应。

    “着啊,三阴灵岂不是弄巧反拙、自投罗网?也是,他们可不知你是墓葬局大行家,那么,接下来……?”

    路奢涛振奋了,眼睛冒光的看着我。

    “接下来,我得秘密施法,先找到墓葬局的破绽所在,反其道而行之,引导风水力量改变运行轨迹,重新设定控制枢纽……。”

    “得,方门主,你施法就是,你说的这些我也不懂,放心,我认真的当护法就是。”蛇王摆手打断我的长篇大论。

    我本想在外行面前显摆的多说一会儿,不想,这厮如此不识相!气的我瞪了他一眼,暗骂一声‘对牛弹琴’,就不再搭理他了。

    盘膝落座,闭上眼睛,意识在法力保护之下,缓缓接近那座大坟头。

    某刻,意识触碰到了一股隐藏巨大能量的屏障,我就知道,触碰到墓葬局边缘了,引导意识滑到一旁,注意着不可触碰反击。

    然后,沿着边缘地带运行一圈,深藏坟头地下的墓葬局结构就了然于心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