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13章 阴火蛇眼
    吃了半天,没看到楚尘朝和柏古拉等人来吃饭,要不就是他们在我们之前吃过了,要不就是没食欲不想吃饭,这我就管不着了。

    这时候,吱呀一声响,厨房门被打开了,周娴舫领着阴沉着脸的楚念缺走入,一进房间,这对母子的眼神就落到我的身上,其中怨毒之意隐隐。

    我冷哼一声,对这两人自然没有好感,但凤祥先生的死,是我心头的刺,所以不便发作。

    楚念缺将眼神从我身上挪开,故意没去看楚念瑶。

    念瑶低头吃着饭,也不去看这对母子,气氛陡然间变的沉重。

    楚念缺帮着母亲盛饭,母子俩在一旁默默吃着,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感觉。

    彼此眼不见心不烦吧。

    我琢磨着,就当他俩不存在好了。

    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很快就被消灭的差不多了,辛苦半天的路奢涛在水槽旁洗手。

    我偶然抬头,对视到他含义莫测的眼睛。

    一愣,然后,我微不可查的点点头。

    路奢涛转过头去,继续洗手。

    半响后,大家伙都吃饱喝足了,几个小姑娘,如吴灿她们先和路奢涛打招呼,又和我说了一声,就相伴离去了。

    “念瑶,冷庵,妍薇,你们一道回去吧,注意安全。”我小声吩咐。

    三女一愣,但没追问什么,听话起身,汇合楚家女保镖一道离开。

    饭庄老板夫妇眉眼通透,吆喝着,带着厨师和其他人员离开这里。楚念缺扶着周娴舫一道离开,再未多看我们一眼。楚念缺的隐忍让我感觉头皮发麻,这人,若果有了大本事,一定是个棘手的家伙。

    很快,此地只剩下我和路奢涛了。

    厨房的门也被带上。

    路奢涛挥挥手,禁制降临,将此地和外界隔绝。

    “方门主吃饱了吗?”这厮笑嘻嘻的在我对面的椅子上落座。

    “还好,八成饱,这样比较健康。”我淡淡一笑。

    “哦,看来门主还有点肚量,既如此,我还有一道拿手的菜品,可以做出来让门主品尝一下。”

    “那再好不过。”我正襟危坐,眼睛眯着。

    路奢涛不说话了,起身,在放置食材的位置翻找半响,找出来一些牛肉和圆葱。

    一看就知他要做的是牛肉圆葱,这是很普通的一道菜,但要是由路奢涛来做,我真的很期待。

    点火,熟稔的放油,煸炒……。

    路奢涛动作熟练的像是呼吸一般自然,看他做菜是一种艺术欣赏,我不否认这点。

    很快,一盘新鲜出锅的牛肉圆葱放在我面前,路奢涛坐在对面,用围裙擦擦手,示意我品尝,并给出评价。

    我用筷子夹着菜,放到口中,美味刺激的味蕾都要跳跃起来。

    “蛇王阁下这一手厨艺真是登峰造极,这样寻常的菜品,竟被你做出天上地下独一份的美味,真是了不得。”

    我吃了一口,将筷子放下,由衷的赞叹起来。

    “既然喜欢吃,为何放下了筷子?”路奢涛左边嘴角微微挑起,很是邪魅的来了这么一句。

    我淡笑一声,轻声说:“如此美味,不可贪心,要是吃出瘾头了,以后却没得吃了,岂不是折磨人的事?所以,我浅尝及止,不敢多用。”

    “方门主年纪轻轻就有目前成就,果然不是偶然,路某见识了。”

    路奢涛爽朗一笑,看向我的眼神和先前有所不同,那是全新认识的意思。

    “吸烟不?”我掏出烟盒。

    “方门主的烟,味道想来是不同的,自然要尝一尝。”

    路奢涛一笑,伸手接过我递给他的香烟和打火机,自行点燃,老烟民的吸了几口,眯着眼吐出烟圈。

    我接过他扔回来的火机,点燃一根烟吸着。

    一时间,厨房中只我俩吞云吐雾的动静,谁都没多说话。

    先前,他在水槽边对我意义幽深的一眼,我就知他有话说,这时却欲擒故纵的说些美食话题,明显是老江湖嘛。

    不过,只说耐心和自信,老子也不会比数千年的老妖怪差到哪里去,他既不说,我就能沉得住气。

    一根烟吸完,路奢涛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尖碾碎,没抬头,却突然说:“听闻,异度世界来的那些法师,都被方门主给弄死了?”

    “戏肉来了。”我心中喊了一声,不动声色,继续吸烟,只是肯定的点点头。

    “炼鬼魔天岭啊……。”

    路奢涛呢喃着这个名号,伸手拍拍脸,似乎,想要清醒一点。

    “实不相瞒,很多年前,路某去过那个世界,好悬就死在炼鬼魔天岭高手的追杀之中,那是个相当恐怖的邪道大宗门,至今想来都让路某心有余悸。〞

    “那也是我下定决心闭关修行的原因,那时才晓得,天下之大能人辈出,不是大妖王却到处乱逛,很危险的,弄不好就被人捉住泡酒喝了。”

    路奢涛沉浸在回忆之中,自顾自的说着,始终没抬头看我。我闻言暗中点头,这话应该属实,一尊大妖王的成长过程,无不是腥风血雨、生死历练,在他们漫长的生命中,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生与死的绝境,能活下来,一方面是因为本身能耐出众,另一方面,

    只能说是命大了。

    大妖王看着风光,但都有心酸的故事。

    路奢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抬头,眼中却似没有我的影像。

    “炼鬼魔天岭追杀我也就罢了,但是,我的道侣却惨死在他们的手下!那姑娘可不是妖族,而是人类……。这么多年了,路某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雪恨,奈何势单力薄,难以达到目的,但今日……。”

    说到这里,路奢涛猛地眸放绿光,并变成竖立瞳孔状态,阴森的看向我,凝声说:“炼鬼魔天岭和方门主结下了生死大仇,任谁都明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住。

    我弹飞烟头,看着烟头在法力作用下于半途变成飞灰,这才转头看向显露蛇眼的路奢涛,阴声说:“你其实是故意在这里等我的,想和我联手对付炼鬼魔天岭?”

    “没错。”路奢涛点头。

    我咬咬牙,上下打量一番对方,路奢涛的真实年龄太大,经历的太多,真假虚实,不是谁都能看穿的。

    “你几句话就给我描绘了一个凄美的故事,主角是你自己和一个人类姑娘,结局有些惨,你虽逃脱了,但姑娘死在对头手中。”

    “这故事任谁听都会掬把同情泪,但我要问的是,凭什么相信你所言是真实的呢?只是你一面之词罢了,或许,你真实身份是炼鬼魔天岭打入这方世界的卧底也说不定呢。”

    “要是和你合伙,未来真的和魔天岭对上,弄不好被你暗地里出卖,那我不是死的很惨?”

    我认真的说着这话,紧盯着对方的蛇眼。

    蛇眼内忽燃烧起阴火,但随即消散无踪,绿光一闪,变回正常的人类眼睛。

    路奢涛有些烦恼的摁着太阳穴,盯着我说:“方门主所言不无道理,目前来看,我无法取信于你,毕竟,你经历的阴谋诡计太多了,不能立马相信这些是正常的,你若是立刻相信,我倒是要惊讶了。”

    “不过你们人类有句话说的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些事真还是假,日后若有机会,自然会见分晓。”

    “路某所要求的是,方门主若决定何时去那个世界向炼鬼魔天岭索仇,别忘了通知路某一声,我愿全力协助,有生之日灭了那个邪道宗门,是路某唯一的念想!”

    我深深的盯着路奢涛,还是无法从他的言语和动作上分析出真假来,不过,他的这番话很合我胃口。有仇不报非君子,路奢涛和我的脾气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