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10章 细雨妍薇
    “往后得加大对香香的辅助和供给,让其道行越来越高,早点追及小仙她们的水准,免得真遇到什么事儿的时候,香香那点水平不够看。”

    想着这些,整理一番衣物,我行出房门,到午饭时间了,肚子咕咕叫。

    想起飞机上找到的牛肉罐头了,可惜了,核爆之后,罐头皮儿都不见了。

    暗中骂着炼鬼魔天岭的法师们太过混账,向着厨房走去。

    农家饭庄的厨房和居住区是隔开的,中间修建了鱼塘和花园,这是为增加农庄的氛围。

    饭庄的工作人员都聚集在厨房附近,厨房旁有一些小木头房,饭庄老板夫妇和员工们都挤在那里居住,将房间腾出来给法师们休息。

    毕竟,维持安全区的是法师团队,相应的,待遇上来讲,法师们的最好。

    这是没办法的,是人总有私心,我总不能让胞妹楚念瑶和林妍薇等人住到帐房区去?即便我喜欢救助他人,也会将自家的亲人和友人排在前面,这是人之常情。

    我可能就剩下这么点私心了,人们应该可以理解吧?

    不可能每一顿饭都大家伙围坐一处去用,所以,饭点前后,法师们和居住在饭庄之中的人,会来后厨区找吃的,而饭庄的厨师们应该是做好了简单的饭菜。

    对的,就是简单的,非常时期,还要照顾帐房区数百人的饮食供应,厨师们不可能有闲心做什么精细的菜肴。

    再说,也没有太多的食材了,任何资源都得省着用,毕竟,除了我之外,似乎,没有谁能预估到复制之城何时会结束。

    我顺着鹅卵石小路向着厨房行走,忽感觉面上一凉,吃惊,抬头,更多的雨滴落到脸上。

    下的是小雨,看样子,一时片刻的不会变大,只要不是狂风暴雨就好,环境够恶劣的了,我不想因着大暴雨,而让心情更加不爽。

    小雨是很诗意的事儿,我当然不在乎,让小雨落在身上好了,只是,心情愈发沉重一分。

    因为,雨水中的阴气太重了,在我这等感知敏锐的法师看来,阴气之浓郁,比地府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

    打比方说,正常的人居住于这等环境中,短短数天时间,就会被浓重阴气侵蚀的身躯垮掉。

    而身在此地的普通人们因着‘复制之躯’,所以,感受不到浓重阴气的恐怖。而我们这些法师,有气功护体,当然也不怕这些。

    拐过个路口,我脚步一顿,转身,微笑的看向身后。

    “方哥,你来吃饭了。”

    轻柔的嗓音在这阴暗恐怖的环境中,似能带来平和感觉。我看着打着小花伞一步步走来的姑娘,开心的笑了起来。

    林妍薇就是具有这样的魔力,每当看到她,我都会感觉开心。

    她和小师妹在我心头的份量似乎一样重了,当然,这感觉只存在于第一种记忆之中,这道记忆中,林妍薇才是我的正牌女友。

    但我还被第二道记忆影响着,那里,全冷庵才是我女友。

    因此,我只能压抑着感觉,不能过分。

    按照第一种记忆,我此时应牵手林妍薇,你侬我侬的一道行走。

    但知道林妍薇只具备有第二种记忆,她并不认为自己是我女友,所以,我只能保持正常友人的状态,不能越雷池一步。

    其实,受第一种记忆所影响,很想在这诗情画意的小雨花园中,将姑娘抱在怀中……。

    “咳咳咳……,不可唐突佳人,等到复制城结束,就能明白她和我是啥关系了。”

    这样提醒着自己,笑着对走近的林妍薇说:“林妹纸,今天想吃什么?”

    举着伞的林妍薇走到身边,和我并肩向前走,但她似乎知晓我喜欢淋着小雨,所以,没有让我一道打伞的意思。

    心头一跳,感觉林妍薇太熟悉我的性格了,这姑娘是我正牌女友的可能有七成,而全冷庵只有三成。

    这样一想,就很是享受和林妍薇并肩行走于细雨中的乐趣。

    “我想吃的多了去了,不过,我最想吃的,还是方哥你亲手做的菜啊。”林妍薇目不斜视,但说出的话让我心跳加快。

    第二种记忆中,我选择了全冷庵做女友,拒绝了林妍薇妹纸。

    但很明显,林妍薇对我始终有着那份感觉,话里行间总带着淡淡的忧伤,这是女孩家的心事,表达在外就是这般状态。

    即便我不太懂女人,也能听出她话中隐隐带着的怨气。

    额头不光是小雨滴了,还有突然沁出来的冷汗。

    用袖子擦拭一下,嘿嘿干笑着说:“妹纸愿意吃,那是我的荣幸,等到此地之事结束了,一定给你做上十八道菜犒劳,都是我最拿手的,当然,比大饭店名厨的水平要差些,但还能勉强入口。”

    林妍薇停住脚步,伞面下的一双眼深沉的看我一下,轻声说:“你可不别忘了自己的承诺,我们要是能活着离开这鬼地方,要记着履行诺言,十八道菜,一道不许少了。”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说过的话怎么会忘?你就放心吧。”我深深看着她。

    “我信你。

    林妍薇避开我的眼,转过头去,迈步向前。

    我跟着她的步伐缓缓移动,莫名的,希望这段路没尽头,就这样和她一道行走,真心愉悦。

    “你看我的眼神很火热嘛,既如此,为何选择全冷庵,却拒绝了我?”

    比我快了一小步的林妍薇仍旧没有回头,但到底是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我就感觉一道惊雷从天而落,炸在脑海之中,眼前发黑,满嘴苦涩。

    能如何?向她解释两种记忆问题吗?

    她已经问到跟前了,我要是不解释一番,以后还有机会说吗?

    毕竟,我也不知道复制城的崩散,能否赶在十三门军团全力攻击之前?要是等我们都战死了,复制城还没崩溃,那岂不是丢掉了最后一次向林妍薇解释的机会?

    我猛地拉住林妍薇的左手!

    步履一僵,林妍薇身体颤了一下,她楞在那里,半响后,才缓缓转首,低头看着我握着她左手的手掌,缓缓抬头,眼神深沉又平和,眼神带着询问之意。

    她一个字没说,我就感觉压力山大!但我不想退缩,鬼知道会不会死在复制城之中?这时候,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妍薇,你跟我来一下,有些话必须对你说清楚,再耽搁下去来不及了。”

    我的眼神很真挚,很急切。

    想了一下,林妍薇点点头,任我牵着她的手,一道走向石头垒搭的假山处,找个避雨所在,她右手一松,将伞扔在地上,静静的看向我。

    我松开她的左手,来回走了两圈,感知释放出去,确定周围没人偷听,不放心之下,挥手布置了一重小型禁制,这才在林妍薇惊讶的眼神中,将复制城开始之初的一切娓娓道来。

    甚至,将最初的那一场斩杀了吴灿的噩梦,都说于林妍薇听……。

    她静静的听着,不发一言。

    数分钟后,我结束了述说,深深的看着姑娘。

    “方哥的意思是,你拥有两道记忆,其中之一,我才是你的正牌女友,而你还有另外一种记忆,就是我所知晓的那些事儿。”

    “复制城是意外的产物,它具备搅乱记忆的特殊能量,以此推论,你的两种记忆之一是复制城影响出来的,真实记忆到底是什么,你本身并不清楚。”

    “还有,我所具备的记忆,有可能是虚假的……,是这个意思吧?”林妍薇平静的总结了一番,微微抬头看着我,眼神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