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09章 人凶不鬼
    半响后,收回发散的思维,一步步的,向着来时路行走。

    “咻、咻……!”

    空气震动的动静,阴阳真人、柏古拉、蛇王路奢涛、全冷庵、养鬼宗高手、茅山法门弟子们……,一道奔来,远远的,看到这地方天翻地覆大变样,一个个惊的面如死灰。

    阴阳真人阴晴不定的落到我身前,脸色无比苍白,他凝声问:“感应到兀荼等人身死气息,这里还有核爆……,方门主,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震惊莫名看向我。其他的法师也是一样的神态。

    我扭扭脖子,活动一下手腕,淡淡的说:“一言难尽,走吧,回饭庄细说。”

    说完此话,不搭理阴阳了,绕过他,脚掌一踩地面,咻!宛似离弦之箭般向着饭庄而去。

    身后跟着阴阳真人他们……。

    半小时后,饭庄长桌之旁。

    阴阳真人和一众法师齐齐张大嘴巴,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炼鬼魔天岭的六名陆地神仙大能,聚众来此追杀于你?而你和女相如来,反过手来,就将他们给团灭了……?”

    阴阳真人这等喜怒不形于外的大佬,都被我先前的述说震惊了。

    “惭愧,想不到,因为我的缘由,竟引来这样大的危机,好悬连累了大家伙,对此,我深表歉意。”

    “对方的团灭,是我的侥幸,他们以为尽在掌握,没留手的将法力灌注于法阵之中,想要一招就杀了我,这才给潜伏地下的女相如来可乘之机。”

    “要不然,六尊陆地神仙不可能被一个不剩的杀掉。这是我们取巧了,也怪对方自视太高,结果,……嘿嘿!”我解释了一番。

    “那也是相当恐怖的战绩了。方门主,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怪不得先前和本宗主说话那样的硬气!”

    阴阳真人找准机会讥讽了我一声。

    我眼皮一跳,压着心底怒意,尽量淡然的说:“阴阳宗主谬赞,愧不敢当,不过是侥幸没死罢了,要不是女相如来在场,我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是吗?本宗主觉着并非如此,方门主潜能无限,每一次被迫到绝境,总能超越自我的大爆发,这是种他人复制不来的可怕天赋,啧啧,真是了不得啊!”

    “也不能这样说,我倒是相信,之所以绝地反击成功,那是因本门主平日里行善积德改善了命运所致。”

    “反过来讲,对方杀生无数,罪孽太重。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是以,当本门主被这等孽障迫害之时,天意是站在本门主这一边的。”

    “所以说还是做个好人比较合适,关键时有好报啊。缺德的人难免会有恶报!阴阳宗主,你见多识广,倒是说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呢?”

    “这个嘛……。”阴阳真人的脸又黑了,缺货都能听出来,我在讥讽阴阳养鬼宗总在做缺德事儿……!

    “哈哈哈,两位都是高人,这是人所公知的,你们所言都有道理。最重要的是,异空间大敌都被消灭了,内患跟着减轻,这是好事,值得庆贺啊。”

    柏古拉一看形式不好,我又要和阴阳掐上,忙站起身来打圆场。

    全冷庵他们随声附和,就将此事架过去了。

    “散会!”

    我站起身,宣布会议结束,转身,不再看阴阳真人的臭脸,回房去了。

    回到房内,将自己塞到沙发中,很是闹心的闭眼休息,心头忽一动,许久没有动静的香香从初代鬼棺中传来讯息,想要出来透透气。

    一想也是,好久不曾放她出来了,担心复制城太危险,万一照顾不到就麻烦了,毕竟,香香怀着呢。

    但此时就在我身边,有什么可顾虑的?睁开眼,一打响指,香风忽起,一身漂亮衣裙的香香出现眼前。

    她喜欢臭美,利用阴气拟成各种最流行款式的衣物,是她最喜欢做的事儿了,此时她身上这套闪耀紫红光芒的裙子极为惹眼,衬托出了香香的好身材。

    我向前伸手,将香香揽入怀中,让她坐于腿上,抱住她香香的身躯,内心的狂躁不安像是得到安慰,平静了下来。

    名字中都有个‘香’字,芸香就扭曲的不像个人,反之,女鬼香香更有人性,到底谁是人,谁是鬼?我都糊涂了。

    只说芸香和香香来对比,我感觉芸香还不如一只女鬼呢。

    那姑娘已经走入歧途很多年了,不是几句话就能唤回头的,就像是前世的我,不但走入歧途,还创建了让人闻风丧胆的阴阳养鬼宗。

    我觉着,芸香要是不中途陨落,最终会让天下风云变色的,她有那种潜力,看着她,似乎看到前世的我了。

    “香香,你最好了……。”

    我将头放在香香的肩膀上,嗅着好闻的味道,浑身轻松的要命。

    “奴家最近憋闷的很,虽说是被你养着,但道行水准提升太慢了,奴家不管,也要和小仙她们一样火速提升,你帮奴家好不?”

    香香的道行水平一直停滞不前、进展缓慢,眼看着小仙等女鬼坐火箭一样的蹿升,这是不爽了。

    “好,依着你就是,你是我的女人……女鬼,怎么着也得让你提升的快些。不过,打仗的事儿你就别想了,过个一年多,子鬼也该诞生了,我倒要看看,这小家伙能作妖到什么地步?”

    伸手放在香香鼓起的小腹上,温柔的抚着。

    前世今生我都没后代,子鬼虽然是用很奇怪的方式得到的,且它的母亲是一只女鬼,不知它会是怎样奇特的存在,但毕竟是秉持我的心血而生的,我对这个小家伙还是很期待的。

    一般而言,父亲的血统比较霸道,很大可能,香香会诞下一个看起来和正常人类男婴没什么不一样的孩子来,那就谢天谢地了。

    “那生下小家伙后,你得和奴家举行冥婚,不然,奴家可不依。”

    香香反手抱紧我,老生常谈的将冥婚之事提到口边。

    她心心念的就是有个冥婚仪式,毕竟是古代闺秀,骨子里重视这些,不明不白的和我在一起,香香感觉别扭。

    “你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一定照办,你还是不放心,你跟了我许久,亏了谁也不能亏你啊,一定给你一场盛大的冥婚,还有我亲笔写的婚书。”

    我只能再度保证一番。

    香香高兴的和我腻味了半响,我送给她数百枚高等级冥晶,香香不想回初代鬼棺,就在房间中,利用冥晶修炼了起来。

    随手布置了个小型禁制,守护住香香,我再度闭上眼,暗中运行气功,继续调理伤势,先前的那一场大战,消耗太大了,我也需要好好调养一番。

    时间就这样缓缓的流逝,外边风平浪静,并没什么大事发生。

    三阴灵鬼王不见踪影,十三门军团也没莅临,但我知道,这些只是表面的平静,该来的一定会来。

    只希望,封葬门那边控制禁术的高人们速度快一些,最好赶在十三门军团攻破这里之前完成禁术,即便是禁术失败了也好,那样子,我们就不用枉死在这鬼地方了。

    某刻,睁开眼来,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接近中午十二点了,我挥手散开小型禁制,结束修炼的香香飘飞过来。

    她抱着我温存好一会,这才不情不愿的回到初代鬼棺之中去了,这之前我还得答应经常放她出来透气、说话……。有了身子的女鬼需要精神安慰,我做为她的准夫君,有责任照顾好她,不管她提出了怎样的要求,也得照办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