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1007章 惊鸿一瞥半面
    眼角能看到,西边的屏障上凝结出一个直径百米的雷光球。

    这东西一旦杀来,堪比十几枚超级核弹一道轰炸,即便我身躯强横,也会被炸的粉身碎骨。

    “危险、危险……!”

    警报在心头狂响。

    “会死的!”

    潜意识判断出形式!

    距离对方还有八十米,能扫到章棱和杨夭正用看死人的眼神看来。

    西方屏障的超大型雷光球马上就要激发,光速最快,我根本接近不了对方,就会被轰死!

    “惨了……!”

    我眼睛通红的看着似乎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目标,心头狂跳。

    知晓下一刻就会死,是什么感觉?

    就是此时我的这种感觉,快要被吓死了!但也没其他办法解决问题!

    “去死吧!”

    章棱的最后一个指诀开始掐动,只要他的食指和拇指对碰上,雷光球就将启动。

    世界似乎在这一刻静止了,我远远盯着对方的掐指动作,心头冰凉彻骨……!

    “彭……!”

    毫无预兆,章棱他们脚下的泥土崩裂了!

    狂暴能量直穿高空,一尊白影闪电般出现,一翻手,手掌就像是铁钳般掐住了章棱的手腕,他那最后一下指诀,就落不下去了。

    “什么……?”杨夭等邪道的陆地神仙高手大惊。

    白影空着的另外一只手,化为亿万掌影,瞬息之间就击中了杨夭的全身上下!同时,在惊骇欲绝的章棱身上打了数百下,震断了他全身所有的经脉。

    我已到位,顺着左眼指引,疯狂的剑气穿飞而去,将邪道高手二十多人全部打成血粉!其中,包括死四名陆地神仙级大能,同时,这些人逃逸的灵魂都被剑气绞碎,毫不留手!

    “彭!”

    超级大高手杨夭的身躯,爆碎成漫天的细小血块,只有指头肚大小的血块,她的灵魂完全被摧毁了,点滴不剩、身死道消!

    那一霎间,她承受了特恐怖的攻击,因法力灌注于大阵的缘由,她难以移动,被动的承受了这番超怖轰击,不死才怪!

    白影清晰起来。

    她一身白衣纤尘不染,白面具却缺少了小半边,可见,先前躲在地下时相当的费劲儿。

    我看到了这露出来的小半边脸,心头轰然巨震!

    “原来,女相如来竟然是……!”

    似发现自己的面具碎了小半边,女人有些慌乱,急急扭头避开我的眼,再转头过来,已换上一张完好的白面具了。

    问题是,先前那‘惊鸿一瞥’,对方的脸型线条已深刻我心,霎间,就认出了她是谁!

    先装糊涂,当不知道好了,免得彼此尴尬。

    女相如来手中钳制着章棱的一只手腕,老家伙浑身经脉都碎了,但死不了,因为,女相故意留了他活口。

    而其他高手,都被我一鼓作气的干掉了,杨夭也死在女相的手中。

    “谢了……!”

    我虚弱的喊了一声,彭!砸在地上,但满眼欣慰。

    被困在魔天炼魂大阵中之后,我心底最大的期盼就是女相如来。

    她一直随行左右,我希望她此时也在身边,不管是在阵内还是阵外,只要她在,我就有生路!

    女相没让我失望,她一直潜伏于地底耐心等待,等到对方因着催动法阵全力以赴的节骨眼儿,她雷霆一击,果然,秒杀了大敌!

    我此时才晓得左眼特殊能力计算的是什么。

    左眼竟然于冥冥中感应到了女相的行动,配合的打出了攻击,收割了其他邪门法师的性命。

    他们杀人如麻,都该死,我不会留手的!

    要是没有女相,我必死,但此时,我‘活’过来了!

    “你是谁……?”

    半跪在那,左臂垂着,整个身躯像是没骨头一般的章棱,一只手被女相控制着,他无法趴落地上,只能满脸是血的抬头,盯着白面具女人。

    “吾乃女相如来,茅山鬼门大长老!孽障,竟敢穿梭空间来刺杀本门门主,罪该万死!”

    女相一翻手。

    轰!

    对方身躯被翻过来又狠拍在地上,骨头砸碎的太多了,疼的惨叫连连。

    “门主,你没事吧?”

    女相拍拍手,一步步的走到我身边,蹲下,扶我半坐起来,一边喂我丹药,一边问着。

    “没事儿,还死不了……。”

    我吞下丹药,擦一擦嘴角的血,看向女相如来露在面具之外的双眼,满心感激。

    “要不是你出现及时,我已经变成飞灰了。”感叹了一声,看着女相,心头感觉非常复杂,很多情绪在流转,很多猜测在进行……。

    但女相向来以神秘示人,虽然我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但暂时,还是不要揭穿比较好,这样,相处起来也较容易。

    女相心中也应该有数了,知道我方才看到了她半边脸,应该是被认出身份了,但她不说破,我就得装愣下去,戏如人生,还真就是这么回事。“门主也太客气了,你可是本门之主,不管怎样说,我和柳蒲航都答应过老门主稻花真人,定会全力辅助你的,在你没有真正成长为翱翔蓝天的雄鹰之前,我们有义务和责任保护你的人身安全,要是连

    门主都保护不了,女相如来岂不是没用?”

    “还有,眼看你一步步接近真正的陆地神仙一流,吾心甚慰。”女相说的很是真挚。

    她的眼神变了,变成我猜测的那人的眼神……,这等同直接向我表明身份了,只是,不明说。

    “我也很欣慰啊……。”

    下意识的,我看着白面具之后变得熟悉的双眼,说出了这么一句。

    女相眼中划过一道笑意,转头避开我的眼神,看向惨叫不停的章棱,轻声问:“如何处理他?”

    “这个嘛……?”

    我左右打量一番,炼魂法阵根基还在,并未即刻崩溃,但已变弱了许多倍,随意一道攻击就能打穿了,我倒是不着急出阵。

    看向章棱,眼中杀意隐隐。

    这人,作恶多端,是真正的杀人魔头,必须处死!

    一点不想控制这等魔鬼的阴魂,对待他,只有毁灭这一个选项,但在他死之前……?

    “我需静心疗伤半小时,乘着炼魂阵还在,大长老,你使用各种手段,将他为何来刺杀本门主的缘由审问出来。无所不用其极,任何手段都可以用。”

    “还有,最好能将炼魂阵布置之法掏出来,这法阵太厉害了,我若知道了它布置的手法,反其道而行,没准儿,可以琢磨出破解之道。”

    “同时,借鉴这阵法玄妙,创造新阵法也不是不可能的。其他的事就无所谓了,关键是这两点,能审出来最好。”

    “好,有你这话我就可以放手施为了。”

    女相如来阴阴一笑,转头去看听闻我的话之后,惊惧的脸皮直跳的章棱。

    “方门主,士可杀不可辱……,败在你们手中,我无话可说,但你们不能折磨我……,给我个痛快,你们自诩名门正派,不会那样恶毒吧?”

    在地上惨叫着的章棱经脉断裂,想要自尽都做不到。

    笑话,落到女相如来手中,岂是他想死就能死的?听闻我要女相不择手段的审问他,这厮害怕了。

    “住口,章棱,你这可恶魔鬼,犯下的罪孽罄竹难书,如此恶魔,还想用正道规矩来束缚我?你太天真了,本门主何时自诩名门正派了?”“实话告诉你,对待善人本门主是菩萨,但对待你这种罪该万死的绝品孽障,本门主会化身残酷修罗,你若识相,乖乖的将我想知道的尽数说出,能换来痛快一死,你要是不识相,女相大长老的手段,

    本门主很是期待。”我坐在地上,阴狠盯着章棱,绝不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