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99章 护短暴走边缘
    “师傅,这……?”

    芸香美眸发红的看向全冷庵,又看了看阴阳真人。

    “芸香,你师傅所言有理,你若此时和方门主纠缠不休下去,于大局并无益处,你和他之间的恩怨,等此事过去之后再做处理如何?……好在你被发现的早,没有伤害更多的同盟道友。”“方门主,芸香做事偏激确是不对,但早前死掉的那个人是普通人,其本体还在,并非真的死亡。后来的小雯雯事件,她也没造成实质性伤害,我和冷庵会严格勒令芸香守规矩,不会再搞幺蛾子了!方

    门主,你看,这样处理可好?”

    阴阳真人保芸香的态度极为明确。

    闻言,我为之咬牙!

    “此言差矣,阴阳宗主,刘芷秀虽本体还在,但因芸香滥杀无辜的行为,她使得那人损失数十年的寿元,弄不好,那人只剩下几年的性命了,这等重大损失,难道你一句话就算了?本门主不同意。”

    我看向阴阳真人,强硬的表明立场。

    阴阳真人面容阴沉下来,同时,他身后的阴阳养鬼宗高手们,一个个的绷紧了身躯,看起来,下一刻就能弹跳起来攻击。

    全冷庵脸现着急神态,一边连连给我打眼色,一边转身看向阴阳宗主说:“师尊,不要急,方钢他只是……。”

    “住口!”

    阴阳真人扭头呵斥一声。

    全冷庵憋屈的闭上嘴巴,眼圈都红了,很明显,多年来,阴阳真人很少对她如此的疾言厉色。“你吼谁呢?耍威风到本门主面前,疯了吗?阴阳,我提醒你,你此时身在本门主布置的大鬼力场之中,将你请来这里,是要你以宗主身份主持公道、惩戒芸香的,不是让你在这了无理搅三分的。还有

    ,全冷庵是我的女人,你给老子客气些!”

    我眼睛立了起来,龙跃府手中一翻,尖角盾牌和锏形武器显现出来。

    围观的众位法师大惊,一个个噤若寒蝉!

    看着马上就要火拼的阴阳养鬼宗和鬼门两方,他们不知如何自处?

    “方门主,真是好大的威风。别说你和冷庵还没有正式成为道侣,即便真的成了,按她的辈分论,你也比本宗主低一头,从你师傅那论,你也是后辈。”

    “和你平等说话,是因你鬼门之主的身份,只说道行,你当本宗主惧你不成?力场又能怎样?本宗主轰碎你这破力场,不过分分钟的事儿。”

    阴阳真人提起两只手,两只白皮手套散发宝光,很明显,这厮真的动怒了。

    “哼,阴阳,给你脸,喊你一声真人或是宗主,不给你脸,喊你阴阳就是!养鬼宗和本门本就是生死大敌,谈什么辈分?一切,实力论高低就是。”

    “本门主既然敢摆出这番阵仗,就不怕你阴阳宗主护短,因着大敌压境的事实,我可以不杀芸香,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惩戒必须有!否则,谈何令行禁止?谈何团结一致?”

    “做错事,就得承担后果,实话告诉你,若非刘芷秀只是损失寿元,那么,今天我一定将芸香弄死!你信不信?不信的话,现在你就动手试试!”

    我也被激出了真火气,至从被卷入之复制之城以来,因着联合抗敌的大局,我处处忍耐、步步斟酌,就是不想破坏好不容易促成的联盟形式。

    但俗话说的好,建设难,破坏易。芸香假冒棉针身份,在安全区之内兴风作浪,接二连三挑战我的底线,第二次搞事,竟针对个小女孩下手,这哪还有人性?

    若非雯雯是阴阳真人的女儿,芸香得知事实后不得不将人送回,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毫不怀疑,芸香会将小女孩砍成八段,放在我的门口。这丧心病狂的家伙,被我揭穿了假面具后,阴阳真人竟仗着辈分和实力护短,真是惯得你们毛病!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是不?老子都将你们诓进大鬼力场之内了,难道,任凭你轻松几句话就让芸香安然无恙的走出去?别做梦了!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翻脸!

    阴阳真人又如何?老子和封葬门掌教交过手,和封葬门半步飞仙对峙过,历经风云,什么样的大佬没见识过?怕你个头啊!以前打不过你也就算了,现在……,哼!

    阴阳真人气的浑身簌簌发抖,他指着我,‘你、你、你’了好几声,手举起来,就要下令身后的高手们和我动手。

    只要一打起来,联盟之事就算是告吹了,这是我不愿看到的局面,但因着芸香之事,不得不如此。

    大不了一拍两散,大家各奔东西,我就不信了,没你阴阳真人,老子还没法抗敌了?

    阴阳真人领着法师团队,救了身陷重围的我们不假,但一直怀疑这厮故意等我们和圣辉尸王军团打的两败俱伤才出手。

    这样的疑虑存在着,让我始终没法真的相信这人。

    再说,芸香做事太过恶劣,只要想起小雯雯要不是有贵重身份护体,将会面临的荼毒和伤害,我就气不打一出来!

    芸香做事太没有底线了,有种冲着我来就是,伤害个小丫头,算什么本事?

    可恶至极,说的就是芸香这种人。

    哪怕联盟局面分崩离析,老子也得教训芸香,谁挡我,我就打谁!不服就试试。

    我盯着阴阳真人举高的手,冷笑一声,缓缓伸手向后,握住桃木剑柄……。

    火药味儿在力场之内蔓延,法师们集体颤栗,眼看着,一触即发……!

    “宗主且慢,听徒孙一言。”

    芸香忽然开口。

    阴阳真人转头看向芸香,脸色变温和许多,淡淡的说:“有话直说。”“是,宗主。我认为,你不要和方门主较真,他这人我了解,是那种认死理的人,他觉着我应该接受惩罚,那么,哪怕他师尊复活,他都不给情面。所以,他和您翻脸那是性格使然,并非是他专门针对

    你,这点,我还是能确定的。”

    “哦?那你是什么意思?”

    阴阳真人缓缓将手放下,冷冷看向芸香……。

    全冷庵在一旁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急的满脸通红,暗中冲着我打眼色,意思让我说两句软和话。

    我暗中直摇头,愈发的感觉,全冷庵是我女友的事很玄乎。

    要真是我女友,岂会不知我为人的底线在那里?

    这时候的我不可能妥协,只能说明,全冷庵了解的那个我不太真实,反过来,是不是证明,我和她是一对这种记忆很不真实呢……?

    “事儿是徒孙搞出来的,敢闯祸就不怕事,方钢不是说要训诫我吗?宗主大可不必参与,让其放马过来就是。”

    “徒孙这些年在封葬门世界可不是白耽误功夫的,凭他方钢,即便加上此地的力场,也不见得能奈何徒孙,他要是收拾不下来徒孙,那只能怪他本事不堪,那他还有什么颜面要惩戒我呢?”

    “所以,徒孙斗胆请求宗主退出此事,让徒孙自行解决,要是技不如人,武力为尊的原则至上,徒孙愿接受方门主给予的惩罚……。”

    “以上,请宗主大人成全。”

    芸香深鞠躬一礼。

    “哈哈哈……,好,很好,倒是个有担当的,不像你师傅,有了男人后,就知道忤逆师尊……。”

    阴阳真人仰天大笑,故意斜着眼白了全冷庵一眼。

    “师傅你冤枉徒儿了……。”全冷庵憋屈的要哭了。

    “哼!”

    阴阳真人冷哼一声,又狠瞪了全冷庵一眼。

    我看的清楚,眼神中可不光是怒气,还有怨气。

    一想就明白了,阴阳真人向来将全冷庵当成女儿看待,眼看着女大不中留、胳膊肘向外拐,这是不爽了!借着眼下这由头,发作了出来。

    “瞧你那小家子气德行!真不爷们儿!”我暗中不停的腹诽阴阳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