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98章 恐怖执念
    我说出这番话之后,一眨不眨的盯住棉针,脑海中的记忆却‘呼啦啦’的向着数年前翻动。

    荣家山庄中,那么多人死在血统诅咒术之下,要不是揪住了种种线索,如何能找出幕后黑手?

    当年那个面容普通的少女,因着滔天的仇恨,带着母亲尸首炼制的‘诅咒引子’到荣家复仇,荣家满门几乎死绝,最后剩下的只是个少年。

    那是小姑娘的兄弟,目前,荣家也归到这根独苗身上……。

    荣家惨案对我的心理触动相当的大。

    罪魁祸首的那家伙是我亲手送上路的,但那人其实是逃走少女的亲生父亲,从那时起,和那个心理扭曲的少女,就结下了深仇大恨。

    本来,因参与了血统诅咒术,少女活不过三十岁就会死亡,再说,那时候的少女没有长大,我无论如何下不了手,也就任其自生自灭了。

    不曾想,少女屡有奇遇,竟因着心狠手辣得到了全冷庵的青睐,收归门墙,利用秘术延长寿元。更在年前,由阴阳真人出手,送其到封葬门世界历练……。

    那个深恨我入骨的少女,名为芸香。

    而此时,全新的芸香回来了!

    她的身材出众,面容变的超美,道行升到陆地神仙,天知道掌控了几只鬼王高手?总之,只说本事,丝毫不在我之下。

    “芸香,你执念够重,想杀我的心思从未改变。”

    我看着面色大变但咬紧嘴巴的美女,想着这姑娘的所作所为,就气不打一处来。

    只看她浑身颤栗的模样,阴阳真人和全冷庵就确定了,这人正是送去封葬门世界许久的芸香,按照不同的时间流速来计算,可不是嘛,芸香在那个世界已经成长到眼前的这个岁数了……。

    “你真是我的徒儿芸香吗?”

    全冷庵不敢相信的上下打量着棉针,恨不一眼看穿。

    眼前的大美人,和记忆中的芸香天壤之别,无怪全冷庵都不敢相信。

    “你是本座徒孙?”

    阴阳真人一样的迷茫。

    “噗通!”棉针忽然跪地,对着全冷庵叩首三次,又对着阴阳真人磕头三次,哽咽的喊着:“宗主,师尊,不孝门徒芸香向你们请罪。我早在一周前就回到山海市了,因在异世界整容很成功,就冒充了棉针的身份

    ,想找机会去刺杀方钢……。”

    “不想,被卷入复制之城,才得知,师尊和方钢竟然……,所以,徒儿继续以棉针身份活动,一直到听闻方钢的召集令,一路而来,就是想要找机会斩杀了他。”

    “接触之后却发现,现在的方钢,身边鬼怪高手众多,本身道行高超,保命本领一流,徒儿找不到击毙他的机会,又不甘心,所以,就故意弄出些事儿来,让其疲于奔命也是好的。”

    “但徒孙不知雯雯是宗主的女儿,冒冒失失的做错了事,只能及时补救的将人送回去,却不想,方钢一如既往的狡猾,竟然守株待兔,从而,让徒儿露了本相……,师尊、宗主,徒儿甘受门规责罚。”

    法师们听着这些话,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魏琪指着棉针喊起来:“你不是棉针,那真的棉针是谁?”

    “魏琪师妹,这我也不晓得,只是借用一下那人的名头罢了,江湖上,谁知道真正的棉针是谁呢?这人是不是还活着都是问题。”

    跪在那里的棉针脸上显现愧色的看向魏琪,显然,经过一段时间相处,这两个女子感情不是一般的好,魏琪当然无比痛恨芸香的欺骗行为了。

    “你真是我徒弟?啧啧,不可置信,你的道行超越了师傅,甚至,养的鬼都是鬼王级了,这……?”

    全冷庵有些难以接受的样子。

    “师傅,不管徒儿道行有多高,您都是我恩同再造的师尊!”棉针慌忙磕头。

    “阴阳养鬼宗这是要大兴吗?哈哈哈,好,好啊,棉针……,呃,芸香,起来说话吧,别跪着了,地上凉。”

    阴阳真人心情大好,说出这番话来,示意芸香起身。

    “谢宗主。”

    芸香恭敬受命,缓缓起身,神态骤然变冷,阴森的看向我问:“方钢,你如何知晓我就是芸香?即便你锁定了是我做下的那些事,也没有理由知晓我是芸香啊。”

    “在封葬门世界,光是整容手术我就做了不下百次,声音都变了,甚至,训练自己改变了眼神,师尊当面都认不出我了,你如何认出的?”

    芸香不解的看向我,一众法师同样不解的看向我。

    我冷冷一笑,轻声说:“芸香,你是不是忘了,当年我是如何识破诅咒山庄疑云的?”

    这话一说,芸香的脸骤然一变。

    “你手中还保留有我的血样儿?”她惊怒的问着。“宾果!你答对了,当年就是仗着血液检验,才搞清楚了董成和一众董家子女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我麾下的几只女鬼是特擅长这方面的专家,昨夜,龙供奉汇报后,我就锁定了你,然后,因着两点推

    测你就是芸香。”

    “其一,小雯雯被送回的太过顺利了,以暗中人的实力,完全没必要这样的害怕阴阳真人,那是什么原因让其半途而废呢?”

    “我先假设阴阳宗主早年有恩于你,或者是,阴阳宗主的身份让你不敢造次。”

    “阴阳宗主不是什么大善人,施恩机会不多。那么,他的身份压的你半途而废就顺理成章了,只有其本宗的弟子,才不敢如此冲撞宗主。”

    “想到这儿,暗中人是阴阳养鬼宗弟子的可能性就变大了。”

    “然后,想到庵庵和我说过的一些话。说是送芸香到封葬门世界历练去了,也许,目前的芸香道行水平超越了我和庵庵。”

    “这本是庵庵随口一说的话,但结合先前的那一条,再换算一下你目前二十七八岁的年龄,你就是芸香的可能性突然变大。”“有了这个推测后,我暗中命令鬼怪们小心的收集来你使用过的物品,如木梳之类的,之后,在谭扬他们带来的某种先进医疗器械的检验下,保留的芸香及其他董家人的血样儿,和你发根中的物质做了

    比较。”

    “血统符合,你不是芸香谁是?”

    “即便你做一万遍整容手术,你的血统也是改不了的,所以,只要查验血统,你就无所遁形。”

    “芸香,确定你的身份后,才有此时的请君入瓮,怎么样,服气不?”“还真得感谢谭扬等茅山法门弟子,他们收集药品和器械的时候,那一家喜欢储备药品的家庭中,偏偏有很多精密仪器,还不占地方,他们就一道打包带来了,要不然,即便有了你的发根,也无法检验

    血统,唉,这让我怀念起谭扬兄了……。”

    我说完这番话,静静的看向芸香,内心为自己当初多留心眼儿的保留了很多关键之人血样儿的举动点赞,不然,还真就无法百分百的确定整容大美女的身份。

    芸香阴森盯着我,忽然冷笑一声,狞声说:“方钢,算你运气好,不过,你得意不了许久,此地很快就会被攻破,即便我本身的力量杀不了你,十三门鬼怪军团也能为我复仇。”

    “那你也得跟着死!”我怒吼一声。

    “只要你先死了,我死不算什么……!”

    芸香心理扭曲的程度比我想象的还要高,要是有机会和我同归于尽,她也会毫不犹豫的,这让在场的法师们为之心惊。

    “芸香,不可如此,值此结盟对敌的档口,我命你停下这等疯狂报复的行为!”全冷庵脸一板,以师尊资格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