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97章 好久不见甚想念
    我眼冒火光的看向大美人,逐渐的控制住火气,神态平和下来,淡然一笑,转首,看看避到一旁的魏琪师妹,先和她说话。

    “魏师妹,你好像很惊讶的样子?”“方师兄,我当然惊讶了,我和姐姐一路走来,对她还是很了解的,姐姐侠肝义胆,要不是她的帮助和庇护,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好的走到这地方来,你现在说姐姐就是刘芷秀和小雯雯事件幕后的

    黑手,我听着感觉匪夷所思。”

    “她这样做有什么好处?方师兄,你知道的,我向来信任你,但此事,还是希望你慎重一些,莫要冤枉了姐姐。”

    说着这话,她看向棉针,眼中神色复杂。

    显然,我和棉针都是魏琪师妹相信的人,此时我来了个请君入瓮,目标正是棉针,魏琪不震惊才怪!

    “就是,方门主,还希望你要慎重一些。”跟随棉针一道而来的诸多法师纷纷开口,都不愿相信,一直以来无比信任的棉针是邪门事件的幕后之手。

    可见,棉针在魏琪他们心中建立的形象真的很完美,完美到这些人不愿质疑她。

    阴阳真人和全冷庵等人都狐疑的打量着站在那里面容平静的棉针,似乎,也不太愿意相信我所言的。

    “方门主,看来,你需要给出证据,不然,不足以取信于人啊。”柏古拉拄着馆拐杖走到近前,提醒我一声。

    确实,场内法师不少,但眼神大都在我和棉针身上打转,没有几人真的相信我的话。

    我淡淡一笑,对柏古拉点点头,转首看向保持平和的棉针,冷笑声说:“棉姐姐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也罢,那就让大家伙一道看看好了,龙供奉,请吧。”

    随着我的话,龙跃府从背包中钻了出来,高大的鬼躯在我背后悬浮着,他左右看看众人,裂开大口‘哈哈’一笑,鬼爪一摆,在他面前,一块高一丈、长一丈六的立体式灵异窗口显现出来。

    即是说,不管站在这立体屏幕的哪一方,都能看清楚上面的影像。在灵异立体窗口显现的同时,我朗声说:“诸位,昨夜小雯雯失踪,阴阳真人大怒,当众说出那一番威胁深重的话之后,我就隐隐有感觉,或许,暗中那人会忌惮阴阳宗主的威势,能在零点之前将小雯

    雯送回来。”

    “这算是一种男人的直觉吧,不见得精准,但我打算利用直觉去反向侦察,就拜托本门的鬼王龙供奉,去阴阳真人居住的房间之外潜伏,顺道将所见所闻都记录下来。”

    “就是现在大家所看到的场面,上面有时间显示,那是龙供奉抵达那里的时间。”

    众人露出恍然神态,一道去看,果然看到右上角有时间标记。

    龙跃府打个响指,时间流速就加快了……。

    二十三时,阴阳真人出门,戚橙送他出来,眼睛红红的,是因小雯雯失踪之事所产生的情绪波动,大家都能理解。

    戚橙低声嘱咐阴阳真人出外寻找女儿后,就将房门关闭了,阴阳真人一脸沉重的离开……。

    时间再度加快,二十三时五十八分,一道幽幽的影子忽然出现在走廊中,画面都因此变的震动起来,显然,来者修为高绝。

    龙跃府为了隐藏自身,消耗了很多阴气,也证明来者道行不比龙跃府低,是一尊鬼王。

    没错,画面上的正是一只女鬼王。

    惨白的一张脸,黑发拖地,眼睛纯紫色的,身穿一套黑袍子,阴气内敛不外放,最引人注意的是,这女鬼王臂弯中挟着个小孩子,仔细看,正是昏迷的小雯雯。

    女鬼轻轻的将小雯雯放在地上,鬼躯一闪,隐形离去。从她出现到离开,不过短短半秒钟。

    也就是龙跃府这等经验老道的鬼王吧,不然,谁能捕捉到女鬼王的踪迹?

    走廊拐角处出现了茅山法门弟子,之后,这人神情一愣,却不敢随意触碰昏睡的小孩子,急急向着相反方向跑去。

    接着就是法门弟子到阴阳真人那里通报此事的环节了,对此我们都心中有数。

    法门弟子遵循着保护现场的原则,不敢去动小雯雯,这是正常的处理方式,有人去通报,也有人留在原地守护小雯雯,但他们不会走过去破坏现场,直到戚橙疯狂的跑来……。

    这一段看的众人脸色如土,一道转首去看安静站在那里的棉针。

    因我指出棉针是幕后主使,大家自然会想,那只恐怖的女鬼王是不是棉针派遣的?若果是,那就是说,棉针麾下的力量无比恐怖!

    “棉姐,画面上的那只女鬼王,你熟吧?”我淡淡的追问一声。“方门主,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女鬼王掳走雯雯又送了回来,可能是因着阴阳宗主的威胁害怕了,所以,她才有这番举动,但归根结底,这是鬼王做的事,你凭什么扯到本座身上呢?你的意思

    莫非是,女鬼王是受了我的指示去做事的?敢问证据何在?”

    “哈哈哈!”

    龙跃府忽然大笑起来,盯着棉针说:“你以为女鬼王隐形匿踪的本事就那样的强?殊不知,她露面之后,我就施法将一缕带着自家气息的阴气,落到了她的身上。”

    “确实,她隐形而走之后,我无法轻易跟踪她了,但这一缕寄托着本王气息的阴气,却如影随形的跟着她。”

    “我暗中追查自家气息,发现女鬼王飞出饭庄,在树林、山谷之中游荡许久,但之后,她原路返回,最终,回到了你所在的房间。棉针,事已至此,你还要狡辩不成?”

    “胡说八道!”棉针大怒,矢口否认。

    “你还真是一条道走到黑啊,龙供奉,让她和法师们都亲眼看看吧。”

    我凝声吩咐。

    “是,门主。”龙跃府阴森一笑,抬起两只鬼爪火速掐诀。

    这是龙跃府的独门绝学,这等能瞒过鬼王级高手的‘阴气追踪术’我都不会,但龙跃府早年有一番奇遇,掌控了此术。

    只不过,每一次施展时耗费的阴气总量太大,龙跃府至今为止不过使用了三次而已,要不是棉针越来越过分,我还不想让龙跃府付出这样大的代价,去阴气追踪呢。

    随着龙跃府的指诀,众人眼睛齐齐眯起来,都看到了,从棉针右手臂上,穿透衣衫升腾起一股黑烟,然后,此烟在半空停留数秒钟,烟消云散了。

    “棉针,你还有何狡辩的话说?”

    我阴冷的看向脸色变的相当难看的大美女,眼底都是森寒。

    证据呈现,众人还有什么不信的?都惊骇的看向棉针,盯着她的右臂。

    要是所料不差,那只女鬼王就存身于棉针右臂上笔绘的符箓之中。

    这是一个无比危险的女人!隐藏的太深了!

    关键是,大家都搞不懂这女人弄出这些事来是为的什么?难道……?

    众人瞅瞅脸色发黑的美人,又看看眼底散发寒光的我,都在猜测,为何棉针要针对我搞出这么多事端来?万事总有因果,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

    “棉针,你为何做出这等恶事来?劫走本座的女儿,真是该死,要不是看你识相送回雯雯,本座此时就轰死你!”

    阴阳真人脸都变了,指着棉针一顿呵斥。

    棉针脸色变化莫测的,并没有对阴阳真人的叱骂做出回应,这让一众法师意外。

    毕竟,棉针可是陆地神仙,身上最少藏着一只女鬼王,不管从道行还是地位上来讲,被阴阳真人这样的教训,她都该当场发飙才对。但她就是保持了沉默,这态度着实令人玩味儿。

    “阴阳宗主,难道,此事你一点不知情?冷庵,你也不知情吗?”我有些意外的看看他俩。

    阴阳真人狐疑的看过来,显然,听不懂我的话。

    “方哥,你说什么呢,我知什么情?”全冷庵满脸不可置信的神态。

    我深深看眼两人,难以弄懂他俩是在演戏?还是真的不知情?

    转过头来,看向握紧拳头的棉针,凝声说:“棉针?嘿嘿,骗鬼呢?芸香妹纸,好久不见,甚是想念!”

    “什么?”阴阳真人和全冷庵闻言大惊失色,呼啦!齐齐扭头,死盯向身躯颤栗的棉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