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95章 前倨后恭谜雾
    “雯雯找到了……?”

    戚橙闻言大喜,不管不顾的就向着阴阳真人居住的房间跑,我们急忙跟上。

    一路跑进屋内,拐了几道走廊,就见小雯雯坐在地上,正用手揉着眼睛呢,看起来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雯雯,想死妈妈了……!”

    戚橙疯了一样冲过去,一把抱起小孩子。

    “妈妈,吓我一跳,你做什么啊?”

    小雯雯迷茫的眨着大眼睛,不解的看向妈妈,然后,看向跟来的众人,眼睛忽然一亮,急急伸出手去,喊着:“漂亮叔叔,抱抱……!”

    雯雯眼睛放光的盯着漂亮到超炫的蛇妖王。

    现场沉静了下来,看戚橙那渐渐发黑的脸,很有些尴尬的说。

    作为母亲,因孩子失踪吓得要死了,孩子回来了,第一时间却伸手冲着漂亮叔叔要抱抱,可想而知戚橙心里是什么滋味。

    阴阳宗主表现在外也是极端俊秀的中年男子,但是,在路奢涛旁边被对比的毫无光彩,此时,女儿看都不看阴阳真人一眼,对着蛇王伸手要抱抱的一幕,同样让阴阳真人感觉尴尬。

    “哎呀呀,这是谁家的小天使啊,长的这样待人亲,既然你要求了,叔叔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一直对女孩们不假辞色的蛇妖王,看到小丫头时却表现出了另外一面。

    他毫不在乎戚橙转过头来的仇恨、嫉妒的目光,也不管阴阳真人的一张臭脸,几下子就蹦过去,伸手从戚橙怀中,接过笑的见眉不见眼的小丫头抱着。

    “咯咯咯……!”

    小雯雯乐的鼻涕泡都要鼓起来了,伸手捏着漂亮叔叔的脸蛋,一副恨不得当成蛋糕吃下去的德行,气的我都感觉心肝疼了,不久前,这小妮子还喜欢腻味着我呢,此时就叛变了?该死的蛇妖王。

    “叔叔,雯雯长大了也想像你一样漂亮。”小姑娘童言无忌的来了一句,我都有眼前一黑的感觉了,这个看脸的世界太可恶了!

    “你这么可耐,长大了一定比叔叔漂亮的多。”蛇妖王心情大好。

    “叔叔,你有媳妇儿吗?雯雯只有妈妈,……你要是做我爸爸就好了。”

    小雯雯眨巴着大眼睛,盯着蛇王漂亮到让女人疯狂、让男人嫉恨的脸,蹦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

    显然,没爸爸这件事,对小盆友造成了很大的心理伤害,这次算是逮到让她喜欢的漂亮叔叔了,热心的给妈妈牵红线呢。

    问题是,阴阳真人是雯雯爸爸的事儿刚被众人所知晓,小孩子就蹦出这么一句,这造成的心理伤害值,只能由阴阳真人来承受了!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的典型呢?

    我几乎忍不住一口喷笑出去,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淡淡的心酸。小丫头心里,因为没有爸爸这件事,一定很是自卑。

    想到这里,心头五味杂陈,忽然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父母皆无,比雯雯要惨的多,就更加心酸了!

    在场法师们神色变幻莫测,显然,都是有故事的人,不知是不是被小孩子的话触动了心扉,总之,都保持了沉默。

    阴阳真人气急败坏的瞪了戚橙一眼,女人回过味儿来,疾步上前,将雯雯从蛇王怀中抱回来,说着‘不好意思’的话。

    蛇妖王大度的笑,不在意的样子。

    小雯雯很不愿意离开蛇王的怀抱,一个劲儿的喊着‘漂亮叔叔有空陪我玩儿’之类的话,但总算是被她妈妈抱进房间了。

    阴阳真人休息的房间。

    “咳咳……,路道友很有魅力嘛,我女儿都这么喜欢你。”阴阳真人上前来,阴晴不定的说了一句。

    “你女儿?这……?”蛇王一愣,向着周围看看,我们都点点头。

    “哎呀,不好意思,本王初来乍到的,不知晓这里面的事儿……。那啥,方门主,先给本王和四位仆从安排间房间吧,好累啊,有啥事儿,明早再说吧。”

    蛇妖王自行转移了话题。

    我忙给冷杉打眼色。

    冰冷的姑娘上前,看着蛇王的俊脸,跟看着一颗缺货大白菜区别不大,毫无波动,客气的引导蛇王他们一行,去分派的房间居住。

    我看到蛇王感兴趣的打量着冷杉,很明显,这厮被群星环绕太久了,冷不丁遇到一个真心不对他漂亮外貌感兴趣的姑娘,这是觉着有趣了……?

    蛇王离开了,缓解了尴尬。

    兀荼禅师和甄慧珠说了几声客套话,领着弟子们去各自房间休息。

    这地儿只剩下我、柏古拉和阴阳真人了。

    养鬼宗高手、法门弟子和散修们,在全冷庵和棉针的带领下,去帐房区巡逻了。

    “走,进屋去问问。”

    阴阳真人摆摆手,我们几个一道入内。

    走入房间,就看到小雯雯正捧着饭碗吃的香甜,戚橙坐在一边,一眨不眨盯着女儿,看这架势,这是贴身跟随的意思,坚决不让女儿离开视线。

    直接抱进阴阳真人的房内,意思很明确,就是让阴阳宗主保护好女儿。

    对此,阴阳真人逃不开责任了,他已逃避好久了,也该到补偿的时候了。

    “方叔叔。”

    小家伙放下勺子,注意到我的存在。果然,路奢涛那个碍眼的家伙一滚蛋,我就能显出来了!

    “雯雯胃口很好啊,你告诉叔叔,这之前你在哪里啊?为何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的门口?”

    “这之前……?”

    小家伙歪着脑袋琢磨一下,有些迷茫的说:“雯雯一直在睡觉啊,刚醒来,就发现躺在房门前了,不知是谁将我抱到那里的,……为什么呢,和雯雯玩游戏吗……?”

    小丫头不理解了。

    我们几个对视一眼,无奈的摇摇头。

    显然,小孩子一点儿都不记着如何被劫走的了,想从她这里找出敌人的线索就太难了。

    “哈哈……,可能是哪个有趣的姐姐和雯雯做游戏呢。”我只能顺着回答。

    “不好玩儿,地上可凉了……。”雯雯表示不满。

    我只能跟着干笑。

    对着柏古拉打个眼色,我俩一道告辞。

    这地儿留给阴阳真人一家子吧,至于戚橙如何向雯雯解释这个刚冒出头来的爹爹?那就不是我和柏古拉有资格关心的事儿了。

    出了房间随手关好了门,我和柏古拉老魔头保持沉默,顺着走廊走了一会儿,柏古拉忽然说:“有点儿奇怪啊。”

    “是吧?我也感觉奇怪。”转首看向老家伙。柏古拉扯一扯身上的金属环,蹙眉说:“按照先前刘芷秀的死状来看,暗中那人水平极高,即便赶不上阴阳真人,相差也不会太大了,为何阴阳真人一番不客气的威胁,暗中之人就乖乖的将雯雯在零点

    之前送回来了?”

    “前倨后恭的厉害,这事儿从内到外透着一股怪异的味道,置身处地,若果做事的人是我,绝不会将阴阳真人的威胁当回事儿。”

    “阴阳养鬼宗吓人不假,但敢做就敢当,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暗中人胆子要是这样的小,也不可能具备这般厉害的道行水准,只说心理素质就不过关,真是奇了怪了……。”

    柏古拉拄着拐杖,眼中都是沉思。

    老魔头所言的正是我一直在琢磨的。

    就如老魔头所说的,道行能达到一定境界的人,如何会将威胁当回事?除非被真的揪出来、且没有办法逃脱了,否则,绝不会示弱。

    而暗中这人的所作所为,让我俩都迷糊了。

    刘芷秀死亡事件告诉我们,那人绝对的心狠手辣、自信胆大。

    这样一个家伙,还具备了高超的道行水准,如何就被阴阳真人几句狠话吓得乖乖就范了呢?

    先后两件事一对比,这其中的不合理处,就展现的很清楚了。甚至,给人的感觉不是同一个人做的事,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在模仿做事……?”柏古拉发挥起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