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91章 暗势争
    兀荼禅师和甄慧珠副宗主一定就是先前施展大手段护住客机的陆地神仙高手,这应该是可以确定的。

    不能确定的是,跟随他们的二十多名佛道两派法师中,还有没有其他人达到这个境界?若只是两尊陆地神仙,还不能动摇我方的主导地位,若是更多嘛,那就说不定了……。

    即便只是这两尊,也让人感觉无比头疼了。

    在我原来的设想中,有阴阳真人这样一尊绝顶高手就是极限了,勉强还能维持平衡,一下子添加了异世界两尊陆地神仙,我心头的压力跟着增大。

    有人的地方就会形成江湖,这是社会共识,反过来讲,人员组成越是简单,江湖风险就越低。偏偏事态不按照常规发展,一下子就搬来这么两尊大佬,如何相处都成问题了。

    都是人类法师,总不能兵戎相向吧?更不要说,对方的实力还没真正显示出来呢。

    在我思考的同时,得到首肯的戴帽子男子,已经向着帐房区灯火方向掠了出去,他自动请缨要去一探究竟。

    “彭!”

    本是无形的大鬼力场,一下子就显现出屏障来,看着就是透明的能量墙。

    一下子就将奔行中的男子拦住了,猝不及防的,这人一下子就被反震倒地,帽子飞出去,露出青皮光头来,看来,不久前刚新剃了一遍头发茬。

    “有埋伏!”

    这厮高喊一声,一个利索翻身蹦起来,‘仓朗朗’一声响,身上寒光一闪,一口缠在身上的软刀出鞘。

    法力灌注,瞬间向着四面八方狂砍数十下,然后,摆了个经典的夜战八方藏刀式,一手持刀,一手捏着指诀,眼睛炯炯有神的左右打量,一副十足戒备的模样。

    光芒一闪,力场屏障再度隐形不见了,但异世界法师们都知晓,那里有一道强悍无匹的力场屏障,证明暗中有高手在掌控此地。

    二十多人迅速有了行动,影子连闪,分成了两个阵营,分别将各自的领袖兀荼禅师和甄慧珠副宗主围在中间,进退之间无比熟练,各自伸手摁在衣襟的某个位置上,无疑,都想将藏着的武器祭出来。

    却见兀荼禅师和甄慧珠同时摆摆手,周围的高手们停住动作,没有将武器亮出来,但法力肯定是在暗中运行起来,随时可以给突然现身的人致命一击,不愧是大派出来的,行动之间特有章法。

    “阿弥陀佛,不知何方道友在此布置了禁锢力场?老衲兀荼,是万龙禅寺的主持,道友可否现身一见?”老和尚保持云淡风轻的高姿态,合十宣了一声佛号,语调平和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无量天尊,贫道昆藏道宗副宗主‘虚甄’,在此有礼了。”

    甄慧珠打个稽首,说出自己的道号,确实,甄慧珠的道号就是‘虚甄’,是她师尊给起的,用了她真名的姓氏。

    ‘虚甄真人’这个名号在封葬门世界很是响亮的,我能知晓她的真名,还是因为海鲨鲨大姐的缘由。

    和海妖之王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海大姐给我讲了很多各宗各派的秘闻。

    关系比较好的道友,才称呼她为‘甄副宗主’,外人都喊‘虚甄真人‘。

    来自佛道两宗的高手们都身穿便衣,没有穿僧衣、道袍,此时又是佛号又是稽首的,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禁制之内,我和阴阳真人对视一眼,同时点点头。

    阴阳真人举起手来‘啪’的打了个响指,禁制就消散了,露出我们这一行数十人来。

    阴阳真人故意显露陆地神仙巅峰的气息波动,瞬间就吸引了斜对面那些高手的注意力,然后,他们的注意力自然而然的落到我身上。缘由很简单,虽然我的气息波动等级赶不上阴阳真人,但我俩正一道迈步向前行走,是肩并肩的状态,其他人,如全冷庵和棉针等人,却故意落后一步跟上,我的地位就彰显了出来,不引人瞩目才怪

    。

    我此时的形象是施展了障眼法的,不然,白发显现的话,更惹眼。

    关注我一瞬,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棉针身上。

    除了这女人极美之外,就是因为她陆地神仙的修为波动了。

    能清晰看到对方所有人的脸都阴沉起来,因为,只我等三人就带给了对方无尽的压力。

    世间事儿都是相对的,在我们看来,对方实力超群、很难对付,其实,在对方眼中,正对着他们走来的这一队法师团队,也是相当的恐怖!彼此忌惮深深,就是此时真实的写照。

    一直行到对方身前五十米距离才站定。

    这是比较合适的距离,不能更近,否则,双方都不自在,毕竟,道行水准这么高,五十米已经相当于普通人相隔数米的面对面了。

    我举起手来,我方人员全部停下脚步,然后,我向前走出三步,阴阳真人都没有跟着我一道向前。

    这三步一走,对方高手所有视线都集中到了我身上。

    这三步动作,说明我是领队之人,不到陆地神仙,却领着两名显示了陆地神仙波动的高手,这说明的问题很大,对方马上开始重新估算我的份量。

    “茅山鬼门当代门主方钢,欢迎异世界的道友们光临。”

    我抱拳拱手一礼,按江湖礼数说明身份。

    “茅山鬼门?敢问阁下和稻花真人如何称呼?”老和尚眉头一掀,很是有些惊讶的问。

    我心头一跳,想了一下,谨慎的回答说:“那是家师,他已于数年前仙游。”“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多年前和令师尊打过数次交道,令师道法高深、为人仗义,乃是万龙禅寺的贵客。想不到,一别经年,老衲还苟活世间,稻花道友竟已乘鹤西游去了,真是世事无常啊。

    ”

    “既然这是茅山鬼门所在的世界,那老衲就安心多了,总比被送到妖魔鬼怪横行的某些空间要强。”

    我倒是深感意外,同时也明白了,师尊早就去封葬门世界游历过了。

    回忆起师尊动辄数月不在棺材铺中的往事,了然,那时节,指不定师尊到哪个异度空间逛游去了。

    亏我跟随师傅二十多年,竟然一点都没发现师傅隐藏了这么多的秘密,越是了解师傅的过往,越是迷茫,感觉心头那个‘师傅印象’在逐渐崩塌……。

    要知道,这几年经历,让我一再刷新了对师傅的认知,从门主考核之事开始,我就意识到,认识的那个稻花真人,是戴着面具的,面具之后的真实面容,我从未看清……。

    心头闪过念头,但不耽搁我和兀荼说话。

    “原来是师傅结交的异世高人,倒是失敬了。”我故作谦和说了一句,转首看向面色冷漠中年女人,轻声说:“方某也听闻过虚甄真人名头,今日得见,果然不凡,久仰,久仰。”

    短短的话,透出的意思相当多。

    首先,我在暗中告诉他们,老子也去过封葬门世界,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不要用异空间来客的姿态嘚瑟,对我无效。

    其次,我的语气很平和,那就是说,是将虚甄真人当成对等角色来看待的。

    既然我暗示自己去过那个世界,就不可能不了解虚甄真人的威名有多重,敢如此平淡的相对,说明我是有底气的。

    而法师的底气,当然来自于实力。

    暗示的意思就是,老子发做起来,虚甄真人也不算什么!别看你是陆地神仙。这两重意思隐在这几句话中送了过去,对方可都是混迹世界多年的老江湖,岂会听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