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84章 悲酒火葬
    我点点头,转首看看身边的三女,同时,感应一下背包之中的状况。

    小仙和龙跃府它们都回到初代鬼棺之中了,法力消耗厉害,但鬼躯没多大损失。

    透明小棺材还在衣襟口袋中,没遗失,桃木剑就在身旁放着。

    示意三女不用管我了,撑得住。

    楚念瑶、全冷庵和林妍薇彼此对视一番,起身站到一旁去。

    我从土炕上起身,没喝楚念瑶递来的水,默默的整理一番后,背着桃木剑和皮包,转头看向阴阳真人说:“带我去看他们。”

    阴阳真人静静的看看我,半响后,缓缓点头,转身,当先而行。

    我跟在后面,楚念瑶她们都跟在我身后。

    一路走来,身后跟着饭庄之内所有人。

    周娴舫脸色惨白,被楚念缺搀扶着跟着,母子俩看向我的眼神无比恶毒,这是埋怨我将凤祥先生带去,却没带回来的意思。

    有史以来第一次,在这对母子的眼神下,我无地自容!

    凤祥先生是我的死敌,换做任何场景,我弄死他都天经地义。但在这里发生了此事,就是如此的让我难受……。

    我避开这对母子的眼神,心头在滴血。

    楚尘朝带着刘姨,神情肃穆的跟在队伍之后。

    冷杉(张星霜)和左星媛手牵着手,后头跟着吴灿、鲁雅和幸运儿景膳,戚橙抱着戚雯走在最后头。

    茅山法门弟子,魏琪师妹,棉针和她领着的那些法师都出来了。

    阴阳养鬼宗的高手们跟着汇合了,所有饭庄之内的人,都跟在我和阴阳宗主身后,一道走出院落。

    院门一开,我抬眼就看到数百人神情悲痛的站在前方,领头的正是巡逻队长沙翰征,在他们的身前,摆放着四具盖着白布的尸首。

    阴阳真人在尸首之前停住脚步,转身看向我。

    我没看他,一步步,沉重的走过去,身后没人跟来。

    行到第一具尸首前,缓缓蹲下,手颤抖的伸出去,掀开白布的一角。

    谭扬被线缝合多处的面容展现眼前,他闭着眼,已没有了呼吸,身躯缺失一小半,保留的身躯上都是线,不知被缝了多少针,桃木剑就放在他身旁。

    “呼啦!”

    泪控制不住的夺眶而出,我看着死去的道友,心头都是悲痛。

    缓缓的将白布放下,遮挡谭扬没有血色的脸孔,起身行到第二具尸首之前,蹲下,掀开白布,缺失一小半脑袋的尸首呈现眼前。

    是‘三眼罗刹’拓跋玉銮,往昔威风凛凛、一口墨刀震慑天下的女强人,此时,就安静的躺在那里,没有呼吸,没有灵魂,什么都没有了。

    悲痛山呼海啸般淹没了我的心……!

    一具具尸首看过去,赫连公尺的尸首剩下一小半……。

    凤祥先生被阴火点燃,九成九的身躯成了飞灰,只找到一只脚掌,白布下盖着更多的是凤祥生前的随身物品……。

    缓缓盖好最后的这张白布,我无力的坐在了地上,任凭眼泪无声的流。

    没人上前来劝慰我,这时候什么话都不管用,心底的悲痛不是三言两语能解决的。

    一盏茶之后,我用袖子擦干净了脸,缓缓站起,神态变得坚硬、倔强,看向全冷庵,确切的讲,是看向她身旁的黑皮口袋。

    我转头看向阴阳真人,问:“怎么做能弄死圣辉?我要他做陪葬!”阴阳真人闻言摇摇头,淡漠的说:“方门主,本座也没办法彻底的灭杀金甲尸,即便将其剁成碎末,或使用雷劈、火烧的手段,只要一枚细胞还在,经长时间修养之后,吸收煞气,就能重新塑造身躯。

    ”

    “这是金甲尸夺天地之造化的体现,目前,本座还没听闻有谁能彻底消灭金甲尸,这也是尸道大成的展现,行尸们无不以修炼到金甲尸为目标。”

    闻言,我陷入沉默,看着封印着金甲尸块的黑皮口袋,眼底都是仇恨。

    “要将他永久镇在稻花棺材铺后院之中,让其永世不得翻身!能不能将这口袋给我处理?”我想了一下,提出不情之请,毕竟,这属于阴阳养鬼宗的战利品。

    “这是冷庵的战利品,你问她即可。”阴阳宗主指一指全冷庵。

    “方哥哥,拿去!”

    全冷庵马上将黑皮口袋丢给我,毕竟,她可是我的女友。

    我伸手接住,口袋施法之后,即便装了这么多尸块,也只有普通口袋大小,且轻飘飘的没有重量,就随意的绑缚在身上,以后找时间处理。

    “复制城崩溃时,活人能回归各自世界,而死了的不能返回,所以,我想将他们火葬了,不知众位意下如何?”

    我征询大家的意见,主要是看向凤祥先生的遗孀周娴舫和他的儿子楚念缺。

    “凤祥的遗物,由缺儿继承,他剩余的躯体,火葬吧……。”

    周娴舫迎着我的眼,沉重的说出此话。

    “可以。”我应下此事。

    楚念缺上前来,先跪地对着凤祥先生的尸首叩拜三次,这才掀开白布,将凤祥先生遗留的皮包和法器捡出去。

    他有继承的资格,这谁也说不出个‘不’字来,也能看出周娴舫多么的望子成龙。

    “还有其他意见吗?”我发声询问。

    阴阳真人说:“赫连道友他们三个的遗物,想办法送回他们原属的宗门吧。”

    “同意。”我点头。

    有人出去,将尸首的遗物捡来。

    谭扬的遗物,没给法门之人保管,我亲自保管着,过后送归茅山。

    赫连公尺和拓跋玉銮的遗物,如墨刀和法鼎之类的,阴阳宗主保管,以他的人品和声望,谁也不担心会私吞。

    人们齐齐动手,在僻静处架起四垛柴堆。

    我和阴阳真人手持火把,一边念咏‘往生咒’,一边抛洒纸钱,人们都将手中的纸钱抛洒出去,纷纷扬扬的,像是下雨。

    “诸位,一路走好!”

    我强忍悲痛,引燃了两堆柴火,剩下的两堆是阴阳真人引燃的……!

    “酒来!”

    我大喊一声,将火把丢弃。

    有人递来海碗,里面装着烈酒。

    我和阴阳真人向着火堆方向倒过酒碗,一碗碗的烈酒落地,祭献死去的英灵……。

    “呜呜……!”

    避难者们受不住的哭泣起来……。

    他们虽死了,但在我的心中,还活着!

    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想办法活下去。

    处理好四人后事,我带着沉重的心情返回饭庄,在密室中运气静心了一个小时,才再度出来,通知举行全体会议。

    还是那个房间,还是那张长桌,但已物是人非了。

    阴阳真人和全冷庵赫然在列,死去的四人却再也没有机会在此坐上一坐了。

    生命的无常,让人叹息。

    我端坐主位,阴阳真人没有指挥此地的意思,我自然乐见其成,那么,就这样继续下去吧,估算着,距离复活之城崩溃也不远了。

    “首先,感谢阴阳宗主的支援,要不是你们及时赶到,我们都得折在那里,更别提替四位战友复仇了。”

    我站起身来,先道谢。

    “方门主客气了……,惭愧,要是能早到一步,凤祥他们也不会战死。”阴阳真人站起来说话。

    “哪有,你们能来,我已谢天谢地了……。”

    客套几句,双双落座,这才转入正题。

    “诸位,危险越来越近了,距离我们打退邪物军团第一次进攻,已时隔二十六七个小时了,按常理推算,对方更大规模的军团,有可能正向着这边开动。”

    “毕竟,我方一举斩杀了四尊鬼王,还封印了圣辉尸王,这是邪物军团忍受不了的损失……。”

    我看向众人,说出此话。

    大家伙一下子就沉默下来。

    阴阳真人沉吟一下,正要说话,却猛地扭头看向窗户方向。

    几乎同时,我心有所感,一道去看。

    下一刻,我和阴阳真人震惊而起,身形穿过窗户掠出去……。

    站在屋顶,四下去看,我俩的脸沉重的宛似乌云。

    这一刻到底是来了!十三道连接异度空间的巨门,全部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