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73章 圣辉尸王
    沉默了许久,柏古拉他们眼神交换多次,到底是下定了决心。

    “本门主和拓跋道友一组,负责牵制那尊女鬼王吧。”柏古拉看眼拓跋玉銮,三眼罗刹点点头,柏古拉举举手,这样着。

    我满意的看看柏老魔头,知道他算是突破了自身的瓶颈,做出了以往绝对不会做的事儿,这就行了,不多求其他。

    “本座和谭扬道友去对付剩下的那只男鬼王!”

    赫连公尺无比沉重的说出这话,他和谭扬的脸都凝重的似能滴水了。

    这四位的道行还不到陆地神仙,两两一组对付一尊状态处于巅峰期鬼王,已是极限了,这之前,还要突破对方不计其数阴魂的阻拦,想一想都让人心寒。

    他们最终能做出这种决定,说实话,我是很欣慰的!

    拼命这种事,该认真的时候就得认真,想要好好活着,谁也不能干看着不出力不是?

    剩下的法师们都憋得脸通红,但都有自知之明,他们冲出去没大用。

    “诸位,这法阵的驱邪之力,我水平有限,还不能随心调动,但我们冲锋时候,请大家竭尽全力释放远程法法术,帮着我们打掩护吧!我开放权限,屏障不会阻拦由内向外发动的远程袭击。”

    我看出季秀和魏琪等人的失落,不失时机的补充一句。

    这些伙伴都有艰巨的任务要做,我们冲出去,也需要掩护不是?他们就是最好的后盾军!

    “方师兄,保证全力以赴!”魏琪握紧拳头,年轻的脸上都是坚定。

    “方门主,你放心,拼上这条命,我们也要掩护好你们。”池醇有些激动的吼着。

    “茅山法门的弟子笑了起来,法门最擅长的就是法术,也擅长联手施法,法门的这些弟子有了用武之地。”

    凤祥先生和柏古拉他们的水准相差不多,但我眼尖的看到,周娴舫不放心的扯了凤祥一把,他张开的口就闭了。

    但修为较低的法师们都表态了,凤祥明显是撑不住面子了,扭头,狠狠瞪了周娴舫一眼,转过头来说:“本座乃是阴阳养鬼宗二护法,相比诸位,道行算不上多高,但陪着诸位冲锋陷阵,应该还算是够格的。方门主,你安排吧,本座随着哪一组做事都可。”

    凤祥先生到底是不顾周娴舫的意思表态了,毕竟是养鬼宗的核心高手,坐享其成是下不来面子的。

    我们几个一道看向凤祥,柏古拉阴阴一笑,轻声说:“你老小子到底是蹦出来了。我就知道,你虽做事极端,和我有得一拼,但不是个没种的,好,很好!方门主,还是那话,恩怨什么的,咱们都放在一边,凤祥表态了,你看着安排吧。”

    我闻言一笑,看向凤祥的眼神和缓了不少。

    这种事就得靠自觉,方才,凤祥要是厚着脸皮不吭声的留在后方,我没理由强行命令,但心底下绝对看不起是肯定的。

    “那好,代表安全区感谢凤祥护法的支持,这样,你就和柏古拉他们一组,尽量多去干扰敌方核心高手传达命令,让他们的军队变成散沙即可,杀伤倒不是目的了。”

    “明白。”

    凤祥坚定的点点头,贼眉鼠眼间涌动斗志,这人能混到二护法的位置,当然不是吃素的。

    “还有,凤祥护法,你可机动灵活一些,发现哪组处于比较被动局面,你就作为生力军支持,这样安排可好?”我眼睛眨动一下,提出补充意见。

    “很好,就听方门主的,先跟着柏门主他们,之后的事,我自己随机应变就是。”凤祥痛快的应下来。

    “好了,诸位,分工明确了,现在,我们商量下一会儿的作战方案吧,分散袭击各自的目标是最后一步,之前的一步是,我们得扭成一股绳,冲进尸鬼大军,杀通一条血路,一直冲到主要目标之前,然后,才是分散作战方案。”

    “明白!”数位绝顶高手一道应答。

    “跟各位说声,女相如来作为本门大护法,地位尊崇,目前,我并没有权利命令她做什么,这是她的特权。所以,这场硬仗不要指望她,她出现或者不出现都是正常的,怕大家有所疑惑,所以,多说这么一句。”

    我想了一下,到底是解释了一番。

    这话出口,众人就现出了然神态,都明白我目前在茅山鬼门的地位和处境了,毕竟,其他宗门的掌门权利交替时,也有类似的环节。

    先给个名头,权利随着道行增长一步步的过度,这才平稳不是?

    要不是被迫到这份上,真不想和他们说明,有名无实的门主,不好听!

    “方门主真是豁达,你这么说我们就懂了。其实,这很正常,本宗的继承者也是如此,不到一定的威望和水准,最核心的权利还不能移交。”

    “这种事很平常,方门主不要不好意思,以你的岁数,有目前的成就,已经让天下震惊了!”

    凤祥先生眯起了眼睛,倒是说了一番好听的。别说,这话听着,让我的心头真是舒坦!

    “凤祥道友所言极是,我们自然明白,女相可不是随意就能现身的。”赫连公尺补充了一句话,果然是老油条,就是会做人。

    我哈哈一笑,将话题扯回正路,详细说明一会要如何冲进敌军,每一步都得计算好,谁守在哪个方位都要做到心中有数,不可自乱阵脚。

    像是尖刀般刺进敌军,才有机会接触到那几尊坐镇指挥的大高手,要是无法冲进敌军心脏部位,让其从容指挥五分钟,我方也就完了。

    这后果的严重性,不用多说,大家伙都是知晓的。

    众人神情严峻的听着计划,不明白的地方多问几声,时间就这样流逝着。

    “方哥,敌人到了!”

    某一刻,魏琪喊我一声。不喊师兄直接喊的方哥,看来,小姑娘紧张的很,这是想要找人依靠的意思。

    毕竟岁数还小,即便胆大包天,但场面太大时,也是承受不住的。

    站起身来,用手拍拍魏琪的肩膀。

    围坐一圈的法师们都站起来,随着我一道向前走。

    法阵之外数百米远,排列整齐的行尸军团带给我们无尽的压力,悬浮行尸之上的阴魂们也组成阵列,打眼一看,漆黑天空都是山闪动红光的鬼眼,密密麻麻的如满天星一般,看一眼,普通人都得吓死!

    数量过万,看起来就无边无际,何况,这些邪物的总体数量接近二十万大关了!距离如此近的看过去,让人头发竖立、浑身鸡皮疙瘩暴起。

    “呼啦!”

    行尸军团向着两侧分散,让出坐镇后方的五大巨头来,他们彼此相隔大概数百米远近,最中间的是那具金甲尸,其端坐竹竿扎成的抬椅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他遥遥的锁定了我。

    飘过去一只气息有些微弱的四爪红眸半步鬼王,轻声和这厮说了什么,又转过身指一指我。

    我凝目去看,认识这只半步鬼王正是上次追杀谭扬时,被法阵反伤的家伙。

    一定是它们搬来的救兵,这是在告诉金甲尸,我就是罪魁祸首是不?

    “呔,对面人类法师,报上名来!吾乃‘圣辉尸王’,你是何人,为何利用法阵,打伤本王的盟友?该当何罪?”

    金甲尸开口,一副醇厚好听的男嗓,很有领袖的气质,起的名号也不错,圣辉尸王,听着好像是光明正大一般!

    “哈哈哈,圣辉尸王是吧?幸会了!本座方钢,这地方是本座设置的,不允许你们这些邪魔外道接近,要是识相,领着你的虾兵蟹将,赶快滚!要是不识相,你得做好被灭杀的准备!”

    已经对峙了,我就毫不客气了,说话口气相当的狂、相当的大!

    果然,听我如此一说,圣辉尸王气不可遏,脸孔扭曲起来,眼眸恶狠狠的穿出了两束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