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67章 三袍阴女
    一直在旁边默不出声的林妍薇上前揽住念瑶,带着她出门去了。

    我斜眼看向小仙。

    小家伙傲娇的‘哼’了一声,隐形跟了上去,继续保护念瑶。

    至于她如何向念瑶解释暴揍她爹的事儿?就不用我多管了,女孩子们自有独特的化解矛盾的方式。

    我看向楚念缺,冷冷的说:“你既如此说了,此事翻篇儿就是,没有下一次,你最好记住了!凤祥先生,如此处理可还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

    凤祥看看妻儿,眼睛阴晴不定的,不冷不热的回应了一句。

    点点头,一打响指,飘在身后的萧宝儿、金禾娜和龙跃府,隐形离开,继续守护饭庄,随时听我号令!

    “棉姐,让你见笑了。”我转头对着美女笑笑。

    “正常,这里汇聚了这么多的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难免会有诸多恩怨纠葛,方门主处理的很好,至少,能让大家伙维持暂时的和平。”

    “也确实,我们哪有余力窝里乱呢?鬼知道何时十三巨门就全部开启了?最终会波及到南郊景区来的,到时候可就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这时候因为私人恩怨冲动做事,殊为不智!”

    棉针女士很是理智的说着这话,长成大姑娘的魏琪小鸡啄米的点着脑袋,一副很听话的模样。

    我看在眼中不由一笑,魏琪这妮子向来调皮,很少听他人的话,不想,遇到棉针之后,倒是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张客淳要是见到这一幕,也得感叹一声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吧?

    “棉姐所言极是,这样,你们这组人比较疲惫了,还是先安置下来休息吧,等到明天,我希望大家伙参与到巡逻工作中来,有棉姐带队,一定高效率。”

    “这是自然,来到这里当然不能吃干饭,我们明天开始参与工作,这点,方门主放心就是。”

    棉针打量餐桌上的众人一眼,和她一道而来的人,包括凤祥先生一家在内,都齐齐应了一声,看样子,他们都很敬畏棉针,愿听她指挥。

    只要棉针没接管此地管辖大权的意图,就不用管她,这样的高手,先哄着吧,本着平等双赢的信念,应该不会出问题。

    我心中明白,距离‘门神面具神秘人’施法成功或失败,时间应不会太久了,换算到复制之城中,三五天之内就该有结果了,不管怎样,这点时间,我还是有自信维持住安全区之内局面的。

    戚橙领着几位饭庄女职员进来,安排棉针和凤祥他们去客房居住,男女得分开,挤一挤,还是可以安置下的。

    戚雯小盆友早就睡了,自然不会跟在妈妈身边。

    人来人散,很快,用餐的厅内只剩我一个人了,用手拄着下巴,缓缓闭上眼,内心联系分散到各地的鬼怪们。

    一道道表示安全的反馈传回来,特别是守护楚念瑶和林妍薇的三女鬼,汇报了两女很安全的讯息,我就放心了。

    巡逻工作井井有条的,高手之间相互照应着,运转正常,看来,我可以放心的睡一觉了。

    这个念头涌起,困意袭来。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回自己的房间,一头栽在被褥之上,只几个呼吸,就睡了过去。

    感觉上,很久没香甜的睡一觉了,很贪恋这种感觉。

    迷迷糊糊的,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咔嚓嚓’的动静在耳中响起,感觉身体发冷。

    我顺手捂紧棉被,心头很是懊恼,好不容易香甜的睡觉,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来惊扰老子的好梦?真心讨厌!

    知道香香和小仙即便胆大包天,调皮捣蛋的厉害,也不会在这时故意来打扰我休息的,相反,她们无比的关心我,这种时候,蚊虫都别想近身。那么,还有谁会做这种无聊的事呢?

    不耐烦到极点,只能顶着睡意,缓缓睁眼,转头去看……。

    下一刻,我的心猛地提了起来!

    冰寒感觉席卷全身,一股控制不住的恐惧之意在心头蔓延。

    刚醒来,还有些懵,但不妨碍阴阳眼看到‘东西’。

    我的房间里,多出三只东西。

    是三只女鬼!

    一只身穿大红袍,脸惨白,眼通红。一只身穿藏蓝袍子,脸铁青,眼漆黑。

    还有一只身穿深紫色的袍子,脸上皮肉翻卷,一滴滴的黑血顺着脸颊滴落下来,落到地上就消失不见了。

    即便我见鬼无数,冷不丁的看到这般场景,还是吓了一大跳,自然而然的反应就是,顺势向着反方向一滚,随手将桃木剑握在手中。

    即便睡觉,桃木剑和皮包也没离身,同时,空着的左手,火速掏出三张紫符捏于手心,随时可催动。

    持着桃木剑,摆出攻击架势,同时,心念火速联系上初代鬼棺中的阴魂高手们,它们立马就可以蹦出来御敌。

    但我却没这样做。

    原因是,虽然‘咔嚓嚓’的动静因着三女鬼在地上一步步走动,更密集、更响了,但我却没感觉到阴气。

    周边气温下降到零度以下了,我却没感觉到女鬼们的杀意。

    “只是鬼术制造的影像,不是真的三只女鬼入侵……。”

    明悟升起在心头,我愣怔的看着忽然停住脚步的女鬼们,发不出去攻击了,因为,她们本就不是真的。

    “这是来传达某种的讯息吗?”

    我这样想着,没有动作,只是利用阴阳眼监控着女鬼们的一举一动。

    这段影像没杀伤力,所以,即便送达我身边,也没引起屋内屋外鬼魂们的反应,我甚至觉着,这可能是只有我可以看见的影像,其他法师即便开启阴眼了也看不到,我麾下的鬼怪们也看不到。

    有了这等觉悟,我就更好奇了,初始的恐惧感也被驱逐了。

    三只穿着不同袍子的女鬼,忽然做出的动作又将我吓了一大跳!

    只见,位于左边的紫袍女鬼忽然伸出两只鬼爪子,‘噗嗤、噗嗤’的动静中,将另外两只女鬼的手臂各自扯下来一条,黑血迸溅出来,场面残酷、恐怖!

    我就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蹦了起来!

    道行确实够高了,但不代表看见恐怖场面不惊惧。

    只是人,不是仙神,那么,恐怖画面和声音上的双重刺激,真的足以让我震惊了。

    更震惊的场面还在后面。

    只见紫袍女鬼用扯下来的两条鬼臂为笔,在地板上横七竖八的划拉起来。

    凝目去看,在这里看过去,字迹是反的,但还是能读通。

    “今日清晨六点之前,方钢必须亲自打刘芷秀三个重耳光,得见血!否则,刘芷秀,死!”

    黑血一个字一个字的显现讯息,然后,紫袍女鬼一把扔掉滴着黑血的鬼臂,三鬼一道抬头看向我,‘嘿嘿’的阴笑起来。

    黑光一闪,三鬼消失不见,地上残留的黑血字迹也消失不见了。

    我缓缓的收剑归鞘,愣怔的望着前方空无一物的地板,握紧了拳头。

    原来,通知我的就是这么一道讯息,听起来就是要我去做事,不做的话,对方就会杀人!

    下意识的掏出无法打出电话的手机看了一眼,此时,凌晨四点三十三分,即是说,还有不足一个半小时,去按照对方的要求做事,要是过了六点,名为刘芷秀的女孩就会死。

    “要不要听命做事?”我陷入犹豫之中。

    当然,这不妨碍施法检测此时是做梦还是真实世界?

    一边犹豫着一边施法,很快,‘黑色桃花’出现在前方,就证明了不是做梦,而是真的!

    检验梦境与现实的法术不会出错,不久前还用过一次呢。

    我收起法力,眼神森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