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65章 龙蛇混杂第二批
    森寒的盯了凤祥先生一眼,我缓缓收回眼神。

    黑白红脸都被这无耻的一家三口演齐活儿了,我还能多说什么呢?

    再说,楚念缺的话确实堵得我哑口无言,总不能自毁诺言吧?

    茅山鬼门这块金字招牌,比我个人的恩怨重要太多!

    “方门主,莫生气,小孩子不懂事,你身为一门之主,地位尊崇,在道上的招牌响亮,必定是大人大量的,不会和他一般见识吧?我代他们做保,此地事件结束之前,绝不兴风作浪。”

    “知道念瑶也在这里,念缺绝不会去搅扰念瑶的,这方面我也保证。”

    凤祥先生倒是敞亮,表明了安分守己的态度。

    其实,这一家子也是没辙了,身在复制之城中,虽然凤祥先生道行高深,但面对十三门邪物军团,他也不够看,估计是左思右想,这才厚着脸皮投奔安全区而来。

    听他话头,并没提及阴阳真人,想必,他们一家人有专门的任务途经山海市,偶然之间被卷入混乱之中,和阴阳真人属于‘各自做事’的状态,并未碰头。

    所以,还不知我和阴阳真人的会面,自然不晓得我早就答应和养鬼宗联手抗敌了,有眼下的这番做作,也就可以理解了。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缓缓松开握住剑柄的手,因用力过度,指关节都隐隐作痛,我用了绝大的意志力,才没当场爆发。

    毕竟,在凤祥那里,还想不到我因何这样的仇恨他们。

    我不能过于显露,和楚念瑶是兄妹的事实,只我们二人清楚即可,不能让任何外人知晓,这才能保证念瑶的人身安全。

    暗中运功调整呼吸,缓缓的,挤出生硬的冷笑说:“凤祥,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若发现楚念缺心思不纯、行为脱轨,那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直接杀人可不是你们阴阳养鬼宗的专利。”

    “方门主不必说的这样难听,你和全冷庵的事儿我是支持的,冲着这点,你也不用这样威胁吧?”凤祥回了一句。

    “少拿冷庵来做话头,警告你,再有下次,我可就不客气了!”眼神锋刃如刀的瞪了凤祥一眼。

    “好,好说,这是你的地盘,我们投奔此地而来,自然要听你的,至于以后?哼……!”凤祥先生冷笑一声,八个不服、七个不忿的样子。

    他身后的楚念缺阴森的看我一眼。

    我毫不客气、充满杀气的回看这孙子一眼,心中下定了决心,他要是敢去念瑶那里‘发剑’,就直接打死了事!到了老子的地盘中,还不是想怎样就怎样……?

    嘴角弯起冷酷的弧度,我不再多看这一家三口,专心于其他人的身上。

    见我看向他们,一众男女挨个上前禀告身份,果然够龙蛇混杂的。

    一大半都是无门无派但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散修,剩下的一小半出身于各门派之中,中小型门派的居多,道行都不高,但在各门派中也算是骨干力量了。

    基本上验证了这些人的身份,我转首看向棉针问:“不知你们身后为何没有邪物追兵呢?”

    不等棉针回答,魏琪就抢着说:“方师兄,不明白了吧?这多亏了棉姐姐神通广大,看到先时的那些白雾没?都是棉姐姐施法产生的,这些白雾具备特殊的隐蔽能力。”

    “因消耗甚大,棉姐姐只能护住我们几十人,再多的话就不成了。自创的手段真是惊人,遇到鬼王了,都能掩护住三分钟,所以,我们跟着棉姐姐往这里赶路,并没被邪物军团锁定……。”

    魏琪口齿伶俐,很快的说明问题。

    我释然了,林铭汝有自创法术的才能,其他人当然也可以拥有,这棉针真是不简单啊,这种法术守护的人数量有些少,要是能守护数百、数千甚至数万人,岂不是造福苍生?

    也明白那是奢望,有目前的功效,都不知棉针消耗了多少法力换来的呢?她能够掩护这些素不相识的法师逃生到此处,最起码心肠不坏,加上其本身的美貌,很难让人不升起好感来。

    挥挥手,法阵屏障听话的打开一道能量门。

    “多谢方门主。”棉针不卑不亢的应了一声,领着数十人缓缓入内,身后的屏障恢复正常。

    “棉女士客气了,这边请。”我对张星霜打个眼神,这厮盯着魏琪,眼神太复杂了些。

    其实,十几年前,魏琪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哪怕那时候在宗门内有接触,估计,张星霜和小孩子时期的魏琪接触的也不算多,之后就是全冷庵鸠占鹊巢事件了,魏琪印象中的星霜师姐,其实是全冷庵,跟眼前这个顶着冷杉外表的张星霜可不一样。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睹物思人的感觉是天下通用的,何况,魏琪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生人呢,正版张星霜看到她,一定想起了很多往事,眼神不复杂才怪。

    问题是,张星霜阴魂寄居在冷杉体内的事儿,张客淳一定是保密的。

    这种状态下,他不会告诉任何人张星霜的事儿,和我对楚念瑶的心思是一样的,越少人知道,张星霜越安全。

    魏琪当然不知旁边那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冷杉姑娘,正是她念念不忘的星霜师姐。

    看到我提醒的眼神,张星霜一愣,随即会意,几不可查的将眼神从魏琪身上挪开,仇恨的打量了凤祥先生几眼。

    对张星霜而言,阴阳养鬼宗的人都是天敌,要不是形势使然,她一定阴魂出窍袭击凤祥……。

    我都无奈了,暗中警告的盯了张星霜好几眼,她才算是安分下来,毕竟是知道轻重的,当此危局,大家齐心协力都不见得能渡过难关,要是打起来?得,都洗吧干净了等死吧!

    形式所迫,我和张星霜只能拼命的驱逐仇恨心理,小不忍则乱大谋,暂时,还是维持着平衡吧。

    安全区中越来越复杂了,多出一尊陆地神仙,还真不知是好是坏?

    这女人难以驱策是肯定的,但也不是不可能的,关键是要讲究方式和方法。

    和我并肩向着饭庄走去的棉针美女忽说:“方门主,观你这里布置的法阵繁复恐怖,竟能阻挡鬼王级阴魂的渗透,我当时在阵法之外意念感应过,要是强攻,会受到致命反击,驱邪之力被你运用的出神入化,真是佩服。”

    棉针转首看向我,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很健谈的模样,倒是比较好相处。

    我忙摇摇头说:“棉女士莫要这样说,布置这里的法阵,是借着此地自然存在的驱邪法力,同时,还有诸多高人的帮手才能成功,可不是我一人之力,只我老哥一个,还没有这种本事,依靠的是大家伙齐心协力。”

    “不管是正道还是邪道,生人还是鬼怪,只要愿意联合抗击十三门大敌的,我们都欢迎,不然,一点生机都没有,棉女士以为,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我意味深长的看向棉针。

    “你别喊我女士了,比你痴长几岁,要是不嫌弃,鬼门之主喊我一声姐可好?这倒是有些高攀了。”

    棉针嘴角一挑,随意的说话,看她神态,哪是她高攀?能让我喊陆地神仙一声姐,那是我的荣幸才对!

    “真会说笑,哪有什么高攀不高攀的?要是不嫌弃,我就厚颜喊一声棉姐了。”

    “我喊你方老弟好了,到你的地盘了,多多关照。”

    “这是自然,有什么事儿,棉姐吱声。”

    “好说,好说……。”

    一边客气的叙话,一边走进饭庄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