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64章 棉针传说
    我和张星霜一道看去,同时心头一跳。

    这是个超美的女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浑身上下洋溢着无限吸引力。

    只说美貌级别,仅次于白骨师姐左妆真容的时候,这样美的女人,真是罕见,我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道儿上成名的女法师,挨个的在脑中过了一遍,似乎,没找到和此女相符的……。

    最关键的是,在我和张星霜打量女人的同时,她不再隐藏法力波动,恐怖的陆地神仙气息释放出来,引得法阵屏障跟着产生涟漪。

    这让我和张星霜的身躯同时一震,陆地神仙级的女法师,印象中真就不多,本门的女相如来一定是,甚至,有可能封印了部分法力,真实能力堪比半步飞仙了。

    各大宗门内某些退隐江湖多年的女子大能也是这等级的,但都不问世事多年了。

    冷不丁的面前出现这么一位,我能不吃惊吗?

    对方看着很年轻,真实道行水准比我都高,偏偏印象中没这号人物,我不吃惊才怪,她的气息非常陌生,应该是从未接触过的,这是谁啊?

    咦?有可能是驻颜有术,真实岁数鬼知道多少?

    我和张星霜心中都是这想法。

    “敢问,茅山鬼门方钢门主何在?”

    女人依着江湖规矩,对我方抱拳一礼,探究的看向我们身后。

    也是,此时的形象并非‘白发鬼师’的样子,所以,她没第一时间认出我来。

    “我就是方钢,此时的样子是施展障眼法的结果,多接触一会儿,你也就看穿了。要是没看错,阁下的水平可是陆地神仙?这等高人,为何本门主一点印象没有?敢问女士的身份?本门主有理由质疑,你是从异度空间巨门来到这里的高人。”

    我紧盯着女人的双眸,眼底都是狐疑之意。

    说实话,当此急需人手时节,一位陆地神仙级的高人加盟,绝对给力,问题在于,这尊高手必须值得相信,不然,谁敢轻易放其进来?

    即便我手中底牌多得是,不怕陆地神仙,但也不愿自找麻烦不是?

    “方师兄,真的是你吗?啊哈,遇到熟人了,话说,你吗给自己弄了张更帅的脸?女孩子自恋也就罢了,你一个大老爷们,是不是太那啥了?”

    很是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一道窈窕的身影窜到前方来,要不是法阵屏障阻拦,我合计着能一头撞到怀中来。

    姑娘叽叽咋咋的,一伸手在脸前一划拉,白雾散开,露出一张相比以往多了几分稳重,但更加美丽的面庞来。

    “魏琪师妹?是你……!”

    我高兴的直喊。

    面前的大姑娘正是多日不见的魏琪师妹,张客淳的关门小弟子,外貌冷杉、内中阴魂张星霜的正牌师妹!

    都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这话真心不假,魏琪还不到十八吧?但相比印象中美少女,都高出一个头了,身材高挑有致,是个特让人稀罕的大姑娘了!关键是,脸变的更美了,这女孩出落的那叫一个漂亮,我有被晃了一下的感觉!

    “原来你们是老相识?”

    领头女上前说话,打量魏琪一眼,扭头看看我。

    “认识?岂止是认识,棉姐姐,方钢有次走丢了一魄,还是我帮着找回来的呢。”魏琪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说着。

    “棉?难道是‘棉针’阁下?”

    我的脸色一变。

    ‘棉针’当然是外号,江湖上散修排行榜第三高手就是‘棉针’,只比仙去的师傅稻花真人排位稍差一分,棉针算是散修中最奇葩的人了,喜怒无常的,是各大宗门最不愿招惹的存在。

    棉针的成名在于她杀人之后,会放在尸体心口处放一支蓬蓬松松的棉花糖和两枚短小的银针,特立独行的,也不知她因何有这种诡异的习惯?

    据传说,是一个女人,长相没几人见过,真实姓名更是无人知晓,已绝迹江湖十几年了。

    听闻魏琪喊她棉姐姐,我脑中电光一闪,就想到这女人身上去了。

    “方门主果然睿智,我就是棉针……。”

    女人傲然一笑,超美的面容上都是雍容和自信,看来,她不打算隐藏真容了,可能是进阶为陆地神仙不久,自信心爆棚,不再如以往一般的掩饰面容了。

    即便对方说了自己是散修第三的棉针,我仍没法完全相信,因为,棉针到底是谁,众说纷纭。

    这女人说她是就是吗?这是不是没有说服力呢?

    不过,魏琪师妹在这里,就先不管这些了,人先迎进来再说,安全区内卧虎藏龙的,即便陆地神仙又能怎样?

    我微笑的对着大美女抱拳一礼,轻声说:“不知棉针女士当面,有失礼的地方,不要在意才是。”

    “方门主客气了,我只是一介散修,比不得你们高门大派的,不用如此多礼。”

    大美人绵里藏针的给了我一下。

    我只能笑着当听不出来讽刺之意,心里话了:“老子和师尊当散修的年头也不短吧?茅山鬼门重出江湖之前,我们都是散修,你这样讽刺我真的有趣吗?”

    想想而已,不好直接说破,那就太不给面儿了。

    我并未直接放人进来,而是看向两女身后的数十人,想要入安全区,最起码得表明身份吧?这些人都用白雾遮住面容,如何放行呢?

    “诸位,都散了法术吧,入乡随俗,这地儿可是方门主说了算的。”棉针淡淡一笑,转首吩咐一声。

    “是,棉姐。”一众人等齐齐应和。

    我瞳孔为之一缩,很明显,这是下马威的意思,棉针用实际行动告诉我,这批人听她的命令。

    看来,道行到了陆地神仙一流的棉针可不是善茬子,放她入内之后,很难指挥的动。

    但这种状况,我和柏古拉他们早就有所预料,心中有数,己方的实力完全能镇住场子,那就放人进来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跟在棉针身后的法师们都挥散了白雾,露出真容。

    我扫视过去,眼神骤然一凝,狠狠的盯住三个人!

    贼眉鼠眼的凤祥先生就在队伍后头,周娴舫和楚念缺赫然在侧!

    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我们几个的眼神对撞一处,半空似撞出火花来。

    “哈哈哈……,方门主,好久不见,真是想念啊!”

    凤祥先生一无所惧,领着周娴舫和法力波动彰显的楚念缺,一步步的走到近前。

    魏琪很是不满的哼了一声,避到一边去。

    显然,这一队人马是半途集到一处的,投奔安全区而来,魏琪也只能忍着性子。

    “凤祥,你还是老样子,一副龌龊的德行。楚念缺,你真的敢出现在我面前?胆子真是不小!还有你,周娴舫,楚家庄园旧账是不是该算算了?”

    这些人不知我才是‘正牌楚念缺’,所以,我的言语间只提及楚家庄园被袭击的旧账,不会涉及到自己的身世方面去。

    瞪着三人,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控制不住的反手握住桃木剑柄。

    “方钢,不是传音说一视同仁吗?怎么,这就想撕毁承诺了?那你的话还不如狗放……。”

    “住口!”凤祥先生扭头,厉喝一声,楚念缺骂人的话就被打断了。

    “我和方门主说话哪轮得到你上前来叫嚣?别忘了自己的身份,滚后边儿待着去,这里可不是你能嘚瑟的地儿!”

    凤祥先生怒骂一通。

    “你消消气,孩子不是有意的……。”死女人周娴舫护犊子心切,劝了一声。

    “个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的,也后面待着去,不许你乱说话。”

    凤祥先生转头大骂周娴舫。

    脸通红、瘪瘪嘴,周娴舫想说什么,但到底是不敢,拉着儿子后退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