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55章 一语惊魂
    “珍馐美味没有,但农家饭菜管饱,诸位同道,请随我来。”

    暗中赞叹谭扬上道,我不再多说了,引领一众茅山高手来到农家饭庄之前。

    远远的,引起帐房区人们的注意了,但看到我亲自引领着,都明白是法师团队到了,他们自不会上前来叨扰。

    “大家伙出来一下,来客人了……。”

    我当先走到院子中,喊了一嗓子。

    呼啦啦的,还留在饭庄之内的伙伴都冲了出来,一道好奇的看向戴着笠帽的十几人。

    谭扬长笑一声,一把掀开斗笠,露出年轻的面容来。和以往相比沉稳了不少,显然,他进步飞速,一定是没少‘折腾’。

    十余人纷纷摘下斗笠,有男有女,几个女孩长的很漂亮,引得我多看了好几眼。

    谭扬笑着引同门和大家伙见面,相互通报姓名,场内其乐融融。

    “谁来了,谁来了……?”

    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柏古拉、赫连公尺和拓跋玉銮一道闯进院子来。

    “柏古拉老魔头!”

    谭扬惊呼一声,反手就要出剑。

    “谭老兄,稍安勿躁,这几位现在和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和他们说好了,当前大家伙联合抗敌,等到这里的事儿结束,回归正轨,到时候再分敌我吧。”

    我一只手按在谭扬的手背上,苦口婆心的解释着。

    听我这样一说,茅山法门的弟子们才缓缓松开握住武器的手,但看向邪道三巨头,眼底除了仇恨都是警惕。

    毕竟,长久以来仇怨太深,哪是三言两语就能缓和下来的?

    “看什么看,你们不服啊?谭扬,别看你的道行比本门主都不差了,但降术不是你能想象的,你要是不服,等到此间事儿了,咱们可以私下约战,敢不?”

    柏古拉还保持着笑容,但说的话锋芒毕露。

    “有何不敢?就此说定!到时候一对一决胜负!真好笑,柏古拉,你是不是糊涂了?茅山术可是降术的老祖宗,降头术乃是茅山术分支产品,还轮得到你用降术来叫嚣?”谭扬毫不示弱。

    “胡说八道,这是捕风捉影的事儿,没证据的,是古代茅山术士们为了自抬身价编造的谎言,降术发源众说纷纭,岂是你红口白牙就能定性的?小子,你太年轻了,说话要过大脑的,懂不?”柏古拉大怒。

    “说谁胡说呢?你个老魔头。”

    “天下间属你最能胡诌,小缺货……!”

    眼看着这两位一言不合就要演变成全武行了,我不能保持沉默了。

    上前一步说:“两位给我个面子,咱就先别闹腾了好不?七门都开启了,能不能活着离开此地还要两说呢,暂时,大家以和为贵可好?”

    “哼,方门主的面子我不能不给,柏老魔,咱们的账以后再说。”谭扬不是不识好歹的,只能忍着气。

    “既然方门主做和事佬儿,这可是金面子,自然要给。谭扬,希望这段时间,大家能合作愉快。”柏古拉脸上挤出虚假的笑容。

    谭扬嘴角跳了几下,到底是没有和他继续抬杠。

    他转首和赫连公尺及拓跋玉銮打招呼,相比柏古拉,对这两位,他的仇怨并不大。

    要知道,正邪大战之前,阁照宗还是正道一方的呢,而赫连家主那时候也没有彻底倒向邪道,所以说,仇恨不深。

    太降门杀的正道弟子不计其数,任何正道高手遇到柏古拉也会火气上冲,这是没招儿的。

    我只能安抚住,暂时维持着联手合作的局面即可,至于以后?且!管那许多……!

    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既然说开了,暂是合作关系,那就都能控制好情绪,这-倒是让人省心的。

    说话的功夫,饭庄内的厨子已做好了饭菜,摆了上来,太好的菜品没有,大锅炖菜管够。

    十几名茅山法门弟子看样子是饿极了,洗漱一番之后,谭扬谢过我们的款待,领着弟子们开吃,女弟子也顾不上矜持了,如狼似虎的吃相让旁观的小雯雯‘咯咯’直笑。

    很快,饭菜见底儿了。柏古拉他们在谭扬用餐的时候,就领着念瑶和林妍薇去帐房区治疗病人了,这两方虽能够合作了,但还是下意识的避而不见。

    也好,维持个平衡就成。

    吃饱喝足,我吩咐戚橙领着他们安置到空出来的房间中,男女分开,多人挤在一个房间之中,暂时条件就是如此,谭扬他们表示满意。

    安置好了,谭扬领着十几名法门高手出来和我叙话。

    我明白他的意思,就简单的叙述一番和邪道三巨头联手的经过,听闻三巨头发过誓言,谭扬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始终提防着这三人呢,这也有情可原,我表示理解。

    顺口说了一番内部存在的隐患,重点诉说发现异空间三阴灵的经过,这是告诉谭扬他们接下来要警惕些什么。

    谭扬很是认真的听着我的话,一直到我说完柏古拉他们采草药的事儿,谭扬才想起什么的一拍脑门,忙令十几位法门弟子打开包,内中,有不少药品,注射器之类的也一应俱全。

    我大喜,正是急缺这些的时候,谭扬他们果然没空手过来,药品来的太是时候了,中西医结合,即便病重的人,也有保命希望了。

    忙喊来楚家的几位法师,将药品送到柏古拉那里去,让他们酌情使用,先给病重的人用,这点事儿,柏古拉他们自然能做好。

    “谭老兄,太谢谢你们了,真是雪中送炭,我代表生病的人对你们致谢。”忙客气一声。

    “方门主太客气了,你辛苦建立安全区,号召大家伙扭成一股绳抗敌,应该是我们感谢你才对。”

    “向这边赶路的时候路过个小诊所,里面的人已遇害了,我们就没客气,将能用的都打包带来了,可惜,沿途死了十几名弟子。”

    “唉,这数十名法门弟子跟随我到山海市来,是因我们要给一个大客户举办水陆道场驱邪,不想,一下子都陷落到这里了,死了一半还多,即便侥幸脱险了,我都不知如何对门主大人交代。”

    谭扬说着就唏嘘起来。

    毕竟都是同门,感情是深厚的,谭扬作为法门最杰出的内门弟子,一直是法门弟子们的榜样,不想,这次被打击的这样惨,无怪他伤心。

    “节哀顺变,谭兄,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法师死在这地方还真就是死了,但你领着门内弟子战斗到现在,谁能说你的不是呢?放宽心就是。”

    “方门主,我听你的……。”

    谭扬眼睛有些红,他旁边坐着的几个女弟子忍不住落泪了,可见,死亡的那些同门在他们心头份量很重。

    这就是人生,谁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到永久,层出不穷的麻烦等待着每一个人。

    人从出生到死亡,就是受苦的经历,区别是,如何调整好心态?烦恼谁都有,缘由不同,看开是福。

    彼此闲聊数句,转入正题。

    我详细说明巡逻方案,建议谭扬他们单独为一组,这样,就有四组人马轮流执勤了,柏古拉他们忙活完治病之事,巡逻事宜再启动不迟。

    这过程中要是有更多法师而来,那就都出力执勤好了,对此安排,谭扬他们自然没有异议。

    不为了保护他人,只为了自己能活下去,法师们也得出力不是?

    商量好这事儿,我们双方都很满意。

    但下一刻,谭扬眼神忽然一闪,似乎,他想起了什么。

    我一惊,狐疑的看向谭扬。

    “方门主,方才听你述说三阴灵的事儿,一直感觉不太对劲儿,直到刚刚,我忽然想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按照你的描述,帐房之内五个病号被杀的时候,三阴灵附身的那三人,可都在你变化的洪老头眼前呢,那么,它们如何瞒过你的感知,分出手段去将五病号杀死的呢?”

    “扑棱!”

    我猛地站起,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