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50章 邪血场
    “别,可受不得你们大礼……。”

    我避让一边去,这既是不想就此放过的意思。

    “老前辈,杀人不过头点地,你看我们也诚心赔罪了……,你这把子年纪,受我们几拜也是应该的,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沙翰征依着江湖礼数跪在那里抱拳,不敢起来,深知我没接受跪拜大礼,就是不原谅的意思。

    “想不到,风水转的这样快,横行霸道的你也有今天……?”

    寸头小青年伸手指着沙翰征。

    “是,是,小兄弟教训的对,是我不够道义,侵占你们的食物和药品,过后一定补齐,至于你们受的伤……?”

    沙翰征偷着看看我的脸色,发现我一点儿动摇的意思也没有,他的眼皮就是一跳。

    这厮倒是个狠角色,伸手拿起一块碎石,照着头就敲了下去。

    彭!

    红光崩现,这一下可不轻,这厮身形一晃,好悬砸在地上,勉强控制住眩晕感,满脸是血的看向我。

    我本想狠揍此人一顿出气,至少也要打他个骨折,但这厮如此的来了一下,我又不是穷凶极恶的人,还真就没法继续下手了……。

    “算了,以后别仗势欺人了。”

    叹口气,沙翰征如此做作,伤的还不轻,我又能怎样?师门规矩摆在那儿,教训恶人应该,但他罪不至死,我总不能滥杀无辜吧?

    “谢前辈。”沙翰征就要磕头。

    “讨厌繁文缛节,你还是起来吧。”

    我挥挥手,一股法力送过去,挡住他磕头的动作。

    这厮身形巨震,能放出无形气劲儿的是怎样境界的武道高手?他不敢想了。

    倒是没怀疑到法师身上去,毕竟,要是法师的话,就和管制此地的法师团队汇合了,那待遇又是不同,没必要到营帐区跟着受苦不是?

    “谢前辈。”

    沙翰征顺势站起,身后的小弟们跟着站起来,一个个惶恐不已,有几名盯着地上的石头,看意思是想学一下赎罪方式,但毕竟不够狠,迟疑着下不得手。

    “你们站着作甚,还不给你们的沙哥止血包扎?”我看不下去了。

    “是,听洪老的吩咐。”几名小青年如蒙大赦,急忙躬身,手忙脚乱的帮着沙翰征处理伤口。

    “如此,你满意不?”我转头看向寸头小青年。

    “就这样吧,他让我挂彩了,前辈让他皮开肉绽,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寸头小青年想了一下回答。

    眼睛一亮,仔细打量此人一眼,对他开阔的心怀很是赞赏,于这点上,我都比不上此人,要是我被打成这样,一定十倍报之。

    “谢小兄弟高义。”

    那边头部被缠上绷带的沙翰征闻言,急忙对着寸头小青年和其他几个人抱拳施礼,倒是很有江湖人的范儿,能屈能伸的算是敞亮。

    “哈哈哈,好一出全武行啊,老前辈身手非凡,我们真是眼界大开!”

    随着这话,一队人马从黑暗中走来,领头的正是大胡子壮汉,人们都喊他‘项大哥’。身后跟着戴眼镜的骆五子,后面还有十几名持着武器的青年,一个个高山仰止的看着我。

    “这大开碑手,老前辈已修行到出神入化境界,不瞒前辈说,我也是修炼这功夫的,打碎大石头能做到,但想要如同前辈一般控制的细致入微,让每一块碎石都如同拳头大小,这可就不成了,距离前辈的境界简直是天地之隔。”

    “对了,还没和前辈报名呢,我是项鹏,你别看我满脸大胡子,这是因着数日来没心情刮胡子,平时可是文质彬彬的暖男哩。”

    “哈哈哈……。”我被这厮的话逗笑了。

    也是,有些人,满脸胡子和刮干净之后,确实有换了一张脸的感觉,想来,项鹏就是这德行的。

    “喊我老洪头好了。”

    “洪老好。”

    骆五子领着一众兄弟齐齐问好。

    怎么感觉自己一转身就变成江湖大佬了?这和初衷不符!这样的出风头,会不会让异灵大敌提前注意到我呢?

    管不了那许多了,我先时控制着怒气,没直接打残沙翰征就算是很有进步了,搁着以往的脾气,还跟他费什么话,直接开打了……。

    “前辈身手高强,不若加入巡逻队,为这里的逃难者们出一份力,我愿听从前辈指……。”项鹏出言建议。

    “啊,啊……!”

    数声惨叫,打断了项鹏的话。

    第一时间,我已化为一道劲风冲进了营帐。

    这里面能自由活动的人先时都出来了,只有五名病号浑身发热的躺在账内动弹不得。

    迎面映入眼帘的惨况,让我的眼瞳猛地一缩。

    地上都是血,先前还活着的五个病号,此时,身体四分五裂了,像是被力大无穷的猛兽攻击了一般,撕扯的到处都是。

    离开脖颈的头颅上,圆睁着的眼失去了生气,瞳孔缓缓扩散……。

    “啊啊啊……!”

    跟着冲来的人们一道尖叫起来,即便沙翰征和项鹏这样的练家子,也没见识过这样惨的场面吧?他俩的叫声也没压制住。

    我没管他们,火速的行到近前,意识在障眼法的掩护下,向着周围打探出去,只捕捉到一股极淡的邪意波动,但无法凭着这个锁定邪灵。

    看一眼五人的死状,我就知晓他们是被恐怖的邪力瞬间扯碎了身躯,同时,他们的阴魂被邪灵吞噬了。

    这是一只极端残忍恐怖的妖邪,具体的不好说,但可以确认的是,营帐区内至少混进一只通过时间节点降临的异空间大敌。

    极度残忍、杀人如麻,是此物的特性。

    也可以推想,一次,它只杀五六个人,可能是吞噬了阴魂需要点时间吸收炼化,直接杀死太多人,动静大不说,还浪费阴魂资源……。当然,这是推测,不做准的。

    “咯咯咯……。”

    沙翰征的牙关又撞击了,走近我说:“前辈,这看起来不像是人类的手段啊,难道,这所谓的安全区之内,潜进来外头的那些东西了?那我们岂不是……?”

    他害怕的扭头去打量远方的十三巨门。

    “项鹏,去通知饭庄之内法师,这不是我们有能力应付的。要封闭消息,避免引起慌乱,此事我们知晓即可。”

    “记住了,在场之人,都不许对外乱说,一旦引起慌乱,数百人乱逃一气,那将死的更快,对方的手段这样残忍,我估计,要不是它一次性需要的死人数量有限,现在可就不止是死五个人了。”

    挤在我身后的人们同时一震,然后,齐齐应是。

    项鹏马上吩咐巡逻队封锁这座营帐,将其他账房闻声走出来的人赶了回去,暂时封锁了消息。

    做好这事儿,项鹏急急向着农庄而去,想来,不一会儿,柏古拉他们就该过来了。

    “老前辈,得多谢你,要不是你将我们引出去了,此时,不见得谁死啊。”

    沙翰征心有余悸的轻声说着,他身边的小弟们一个劲儿的点头。

    “可不是嘛,我们算是命大的,要是留在房内,天知道此时会怎样?但是,这东西来无影去无踪的,它要是再来,我们又如何逃生……?”

    有个小弟问了这么一句话,大家伙闻言,一道沉默了。

    对付活人,沙翰征威武的很,至不济也有办法,但对付这样邪门的东西,他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沙翰征转头看向我,那些小弟们也跟着看向我。

    寸头青年期待的看来,甚至,守在门外的骆五子他们也都瞄着我,在他们看来,我武道修为深厚,或许有办法保证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