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35章 风雪大逃亡
    “哈哈哈……,原来是封葬门掌教大人当面,我喊你封藏门主吧,那样比较顺口,敢问阁下俗家名姓?”

    我仰头大笑数声,既然被揭穿了身份,也就不再掩饰,生气散开,恐怖的鬼王气息冲天而起,眼中黑光红光间杂闪烁。

    世上大多知晓封葬门掌教的名头,但真实姓名鲜有人知,既然对峙了,我就顺口问问。

    “随方道友的意,喊老身掌教、掌门或门主都成,不过是个称呼,不必较真……,至于俗家真名?老身一般不轻易告诉他人,但对道友例外,毕竟,你我有过一面之缘,老身的真名为……。”

    说到这里,老太太转为传音方式,一个听起来很是普通的姓名,传到我的耳中。

    我用心的记住。

    点点头,看了海鲨鲨一眼,示意她稍安勿躁,对方没出手,我们不要先动手,海鲨鲨明白我的意思,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即便是大妖王,被封葬门首脑堵住了,她心里也会发慌。

    最重要的是,我俩不太明白因何被看出了行藏,即便和这尊名震天下的掌教高手面对面,她想看穿我俩的伪装也需要十分八分的时间,在此之前,因何就笃定了我俩的身份呢?

    这是想要弄明白的,所以,即便落到催发禁锢的多重法阵之中,我也不急着突围。

    “敢问封藏门主,你是如何确定我俩身份的?虽和你打过照面,但自信你绝对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看出来,何况,你还一直封着修为呢?”

    很是疑惑的提出问题,至于对方会不会如实回答?这就不是我能预料到的了。

    拄着拐杖的老太太闻言脸上神态一僵,缓缓的笑着说:“方道友倒是很有好奇心,也罢,老身就为你解惑好了。”

    “其实,你俩的伪装很成功,除非我方高手面对面的和你们相处十分钟以上,还真就看不穿你俩的高级障眼法。”

    “不过,有些事是你们想不到的,比如说,深渊霸主海鲨鲨的名号和生人面容,我方早就掌控清楚了,谁让她这般自信的?到了陆地上,还敢使用本名?”

    “她以为自家的保密工作做的好,殊不知很多年前,我方就对她了如指掌了,更不要说她人形时候的面容了,这双绿眸也算是招牌了,所以说,她早就露出了马脚。”

    “这段时间,本宗长老们一直暗中监察她的一举一动,如此状况下,自然会对方道友用心,你的鬼王身份也就被看穿了,这样一来,你俩哪还有隐藏住的可能呢?”

    “据此事,对内门弟子宁觅珍进行了询问,她道行低,不知道你俩的身份……,你们这样戏弄一个女子,真的有趣吗?”

    “本座怀疑,宁觅珍所经历的一切,是你方暗中安排的,说,本门弟子宋丹雪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敢对封葬门弟子下手,真是好大的胆子……!”

    老太太声音严厉起来。

    “什么……?”

    海鲨鲨闻言大惊,我也吃惊不小,因为,这方面我曾有过担忧,专门和海鲨鲨探讨过,当时,她信誓旦旦的说,自家的生人状态很少用,陆上的宗门注意不到她。

    至于名字,知晓的并不多,只有同级的大妖王知道,不够份量的哪配知晓她的名字?

    再说,天下何其大,同名同姓者多如牛毛,怎会因此而露破绽呢?

    听了海鲨鲨的话,我才同意她使用本名和绿眸女子形态行走陆地,不想,封葬门早在多年前,就已掌握了海鲨鲨的虚实!

    彼之间距离那样的遥远,一个在陆地高原,一个在阴海深渊,八竿子打不着,封葬门如何能知晓的这么多?

    比方说,海鲨鲨就对封葬门内部高级成员的私人讯息毫不知情,封葬门对这方面的保密工作很到位。

    外界,都不清楚封葬门诸位长老的俗家姓名和出身来历,长的什么样儿更是没谱。

    正因如此,才有了海鲨鲨的行动,要不然,她也没必要深入虎穴的探查敌情。

    合理的解释是,深渊内部有封葬门卧底,级别不会低了,不然,关于海鲨鲨的讯息不会传到封葬门耳中。

    对外,人类更熟悉‘鲨女王’之类的称呼。

    更不要说她此时的绿眸人类女子形象了,海鲨鲨根本没在陆地上使用过几次,只有内部出了问题,才会造成讯息失控的状况。

    “方老弟,看来是本王拿大了,小看了陆地大派的情报网力量……,不想,他们的触角早在多年前就伸到了深渊之中,居心叵测啊!”

    “要是有命回去,一定就此事展开大清洗……!”

    海鲨鲨眼底杀机隐隐,被激怒了,很明显,她孤芳自傲的厉害,本以为固若金汤的深渊势力中,竟混进了人类的卧底,对海鲨鲨这般自负的妖王而言,冲击力超大。

    我听了封藏门主的解释,心底也很是震惊。

    要知道,海妖族群向来和人类难共处,特别是海妖王这等级别的,很少和人类合作,更不要说做内贼提供情报了。

    海鲨鲨的讯息被封葬门掌握的这样清楚,证明深渊势力内部有巨大的安全隐患。

    其实,也好理解,相对于武力为尊的妖魔鬼怪,人类更擅长使用阴谋诡计。

    暗中,我却松了口气,自己身份露馅时,有那么一瞬间,怀疑到了宁觅珍的身上。

    毕竟,她是最清楚我俩身份的人。

    但很快,我就将怀疑扔掉了。

    若果真是宁觅珍出卖的我俩,那这一趟历经生死、跨越时间和位面的援救行动,就彻底的成为了笑柄,是世上最扯的大笑话!

    当然不希望发生这种事,现在,有了其他的解释,宁觅珍从未出卖过我俩是可以确认的了,那就放心了。

    不要怪我疑神疑鬼,经历的诡异之事超多,掉进坑里的时候也太多了,多起事件最终显露内幕的时候,都是身边的人在搞鬼,大多数都是我极为信任的。

    这等事经历多了难免会多疑,但我不会因此就变成神经质的,我发誓。

    让人恼怒的是,脏水泼到了我俩身上,这是我不能忍的!

    “封藏门主,休要信口开河、颠倒黑白,宁觅珍为人侠义热心,让我欣赏,我和海姐适逢其会的伸手救了她一把,至于你所言的宋丹雪之事?跟我俩毫无干系。”

    “我俩都对封葬门感兴趣,和宁觅珍处的合拍,她诚挚邀请,我俩一琢磨,身正不怕影子斜,同时,还能护送宁觅珍回来,所以,就跟着来了。”

    “我还有点私心,想借助封葬门的修行密室,提升道行水准,海鲨鲨是想顺道打听下封葬门的实力高低,做到心中有数。以上这就是我俩在此的主要原因。”

    “你我心知肚明,即便我俩有点私心,但救了你家女弟子是真,来到此处后,没有伤害过他人也是真,怎么地,你想要恩将仇报不成?”

    我眼神森寒的看向银发老妪,心头愤怒!

    “哈哈哈,好一副伶牙俐齿,老身差点相信了你……。方道友,你太擅长撒谎了,深喑其中三昧,竟如此自然的说九句真话间杂一句谎话,也算是厉害手段了。”

    “但老身岂是你能糊弄住的?先不说你俩究竟有没有暗中谋划些什么,只说你俩的身份,一只鬼王,一只深渊大妖王,本就是本门敌人。”

    “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俩对本门没有恶意还有援手道义,但海鲨鲨已打探明白本门的绝密情报了,想必,也和你说了,换做是你,会放任这样的两个家伙离去吗?”

    “这已经上升到更高的斗争层面了,你还在和本座分辨谁对谁错?根本就没有实际意义。”

    封藏门主决心很大的样子。

    暗中,我和海鲨鲨已将遁术催动到立马发动的阶段,先前的话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我俩知晓了封葬门七尊半步飞仙的隐秘讯息,对方为了保密,即便不杀我俩,也会捕捉、拘禁,这点,我俩心知肚明。

    所以,才实施行了缓兵之计,此时,已蓄势到巅峰,自不必多说什么了,全力突围就是。

    “快走!”

    我猛地喊了一嗓子,下刻,滚滚鬼气爆发出来,冲碎大风雪,如离弦之箭般高速飞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