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30章 冰峰与蝼蚁
    白了我一眼,海鲨鲨笑着说:“还用你说吗,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对本王而言,封葬门也算是龙潭虎穴了,当然会小心谨慎的。”

    “不过,方老弟,若是本王的行迹败现,被封葬门一群老不死的追杀,你会不会助我一臂之力啊?有你帮手,本王有信心杀透重围而去……。”

    “别啊,我说海大姐,咱别有这种心思好不?老实做客几天就是,尽量的不要和封葬门产生冲突,暗中想办法打探清楚封葬门半步飞仙的数量,就赶快离开吧,可不要随意搞事儿。”

    “我是鬼,你是妖,身份一露,弄不好齐齐折在这里啊!”

    被海鲨鲨吓了一大跳,这女人的倔劲儿上来,还真是可怕。

    这是什么地儿界?世上最恐怖宗门封葬门的总坛所在,哪是随意妄为的地儿?可不能蛮干。

    “瞧把你吓得,就是随口一说罢了,你彪啊?谁会傻呼呼的在封葬门腹地搞事,嫌命长了吗?”

    “会想办法对几个高级人员下手,迷魂后探听情报,过后消除他们的部分记忆,神不知鬼不觉。”

    “你我此时只是两个不入流的散修,有幸救了宁觅珍一命,跟着来此‘攀高枝儿’的和封葬门拉拉关系,扯着这面虎皮,方便以后行走江湖。”

    “这轻飘飘的身份,难道会引起封葬门陆地神仙们的注意吗?放心吧,只要不是和他们面对面,谁能看穿你我的伪装?”

    海鲨鲨毫不客气的讥笑我一通,特别是那句‘你彪啊’,真心刺耳!我的脸都黑了!

    好嘛,先前说一的是她,现在说二的也是她!翻脸为云,转首为雨,厚脸皮天下一流,不管怎样去说,她海鲨鲨都是有理的!真是没谁了。

    如此滚刀肉般胡搅蛮缠的女妖王,如何就和我纠缠到一处了?

    很想骂天的说!

    宁觅珍妹纸在一旁听的眉头一跳一跳的,再也忍不住了,‘噗嗤’的笑了一声!

    有些尴尬的看我一眼,妹纸急忙转向海鲨鲨说:“海姐,不用担心这么多,每年都有大量的散修慕名而来拜访封葬门,有些是弟子们在外结交的道友,对此,封葬门是欢迎的。”

    “有专门负责接待宾客的住处,也会为宾客们提供服务,某些区域对宾客们开放,这种事时常发生。所以,你们作为我的救命恩人来到封葬门,只会受到礼遇,不会有任何刁难的,放心游玩几天好了。”

    “只是,姐姐,关于本门半步飞仙的情报,你要是真的想查探,有可能遭遇危险,要我说,姐姐不若当成旅游,停留一段时间尽兴了就是,何必对情报耿耿于怀呢?”

    宁觅珍小心的提出建议。

    她不希望海鲨鲨在封葬门出事,大妖王又能怎样?这地方就是不缺能人,宁觅珍和海鲨鲨这段时间混的熟稔,这是为海鲨鲨打算的意思。

    “哈,你这女娃,倒是会劝人,放心,你姐我老辣着呢,不会惹麻烦的。再说,即便身份败露,宗门也怪不到你的身上,一个妖王,一只鬼王,可不是你能看穿身份的……。”

    “海姐,我不担心自己,是担心你……。”宁觅珍着急了,急忙解释不是害怕自己被牵连。

    “你这女娃娃,想的太多了吧……?”

    海鲨鲨走过去牵着宁觅珍的手,笑着说:“不用多说,我啥都明白,你的好意海姐心领了。”

    “我知道了,海姐……。”宁觅珍顺从的跟了一句,海鲨鲨很是受用的神态。

    抛开一人一妖族群不同这一点,她们于风雪中携手同行的场面,真心的唯美和养眼。

    偏偏我是个喜好美丽事物的人,对这样的场景没多少抵抗力。

    看着这一幕,心底有些触动,其实,生物们始终在不停的进化,族群观念真的应该被抛到历史尘埃中了,打开心怀看世界,才是与时俱进的体现。

    可惜,思想僵化的老古董们并不这样想,想要出现这种世界,还只是痴人说梦啊。

    暗中,我已经将三尾狐王的联系方式转告给宁觅珍了。

    听闻为她找了这样一个盖世级的高手做依靠,宁觅珍的眼圈都红了,但并没多说什么。

    她和我一样,感谢的话向来藏在心中。

    不说,是因为这种事不必去说,记在心底比说一万句感谢还让人暖心。

    宁觅珍身上和我有太多的共同点了,这是我无比欣赏她的原因。

    但因性格接近,都是特讲道义、极有原则的人,所以,我俩反倒没有男女之间的来电氛围,只能做道友和兄妹了,倒是挺好的,真的!

    感觉我们又穿过了一道水般的屏障,脑中‘嗡’的一声,行出一步,已到了山峰之前,抬头上望,一眼看不到顶。

    这座超级高大的冰峰,带给人巨大的压迫力,感觉随时会倾倒下来,将位于它下方的蝼蚁们压成齑粉!

    锋芒敛藏到极致的感觉,这一定是因着山上布置的无数法阵所带来的感觉,不然,如我和海鲨鲨这等修为的,不可能于心理上,被压迫的这样厉害。

    “果然名不虚传。”

    海鲨鲨和我一样的仰头上望,轻声赞叹,对封葬门数百年来的经营给予了肯定。

    数百年来,拜访此地的大能没有一个敢直接飞上半山的,这是对封葬门执牛耳地位的尊重和认可。

    要是直接飞行而上,势必引发大能高手的袭击,那可就不妙了。

    一队人马宛若凭空出现在前方山路的拐角处,我们都看了过去。

    封葬门也属于道门的一份子,在这山门中,有道号的才可以身穿道袍。

    如宁觅珍和宋丹雪这样的内门弟子,可能是还没有正式的道号,在总坛不可身穿道袍,但出外行走江湖时,估计,就没谁多管了……。

    各家的规矩不太相同,我只是根据原属世界的,来推断这边宗门的规矩,难免会有偏差。

    好在,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迎过来的那队人马中,领头者的道行水平堪堪比上紫衣鬼,这让我和海鲨鲨放下心来,只凭这样的道士,绝无法看穿我俩的伪装,这就行,暂告安全。

    “无量天尊在上,宁师妹,和你一同下山历练的宋师妹呢?”

    领着十余名身穿普通衣物弟子的道人走上前来。

    此人身材颀长、丰神俊朗,眼睛细长,隐隐的寒光闪烁,打着稽首和宁觅珍说话,但我和海鲨鲨感应的到,这人的意识关注在我俩身上。

    这一会儿子功夫,已将我俩上下打量好几遍了,眼底充满警惕和怀疑,看样子是个城府很深的家伙。

    我身穿休闲衣装,使用本来的形态,白发没显现,留着一头黑短发,不惹人眼。

    “宣昊师兄,此事一言难尽,宋师妹她……,失踪了,我也差点身亡,多亏两位路过的道友相救,不然,都无法再见到师兄了……。”

    宁觅珍泪珠盈盈,一副得脱大难回归的模样,真实情况也确是如此,所以,宁觅珍说着说着就恸心了,眼看着眼泪都流出来了。

    “师妹莫急,此事容后细说,这两位道友是……?”

    宣昊道士细长眼内精光一闪,显然有些意外,忙安抚师妹情绪,并转移话题到我和海鲨鲨的身上。

    “看我,失态了……,宣昊师兄,我这就给你介绍,这位道友名为方钢,这位是海鲨鲨。”

    宁觅珍言语中不去介绍我俩出身,就是在告诉宣昊道士,我和海鲨鲨是无门无派的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