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28章 这道人好生奇怪
    第928章这道人好生奇怪

    上品冥晶将近一万枚,三尾让儿子们分出一千枚冥晶,打成个小包裹递给了我。

    微微一笑,接过来背上,这比十分之一可要多一些,三尾很讲道义,我就没推拒,笑纳了。

    三尾大美人笑着看我一眼,轻声说:“方门主,提醒你一声,阴曹地府不好惹,若果你想……,嘿嘿,要考虑清楚后果啊。”

    她指的是我初露萌芽的想要吞了巨怪战队和图枚裙的意图。

    这话并没说的太直白,但却是一番好意。

    我本是阳间剿鬼代理人,若吞掉逃万年老鬼图枚裙为己所用,以后露馅的时候,地府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指不定,阴兵军团都会来追杀我!

    以地府的霸道,只有它们耍弄他人的时候,谁敢轻捋虎须的挑衅阴司呢?

    闻言淡然一笑,随即神态一正的说:“感谢阁下的好意,方某记着了,要不要走到那一步,得观看地府一段时间再说,不瞒阁下说,地府的态度很是奇怪。”

    “你早就到了这方世界,可能不清楚,那边,出现了个新的鬼域,名为‘荒老岭’,其中主事儿的家伙,是一只曾经被我捉住的万年老鬼。”

    “但不知为何,她再度从地府逃回了阳间,不定何时就会兴风作浪,其麾下高手无数……。”

    我只说到这里就停住不语了。

    三尾多聪明,立马明白我话中深意,万年老鬼组建第二座鬼域,地府就那样看着?内中究竟有怎样的内幕……?

    她自然理解我为何有其他的想法了。态度如此古怪的地府,有必要对它保持诚信吗?那才是不智呢!

    “本王明白了,方门主,不管怎样说,这次多亏了你的帮助,才能击败图枚裙,只凭本王自身,还真就是吃力,这得感谢一声。”

    “我想,方门主很快要回原属世界了,那我们就此别过吧,祝你一切顺利。”

    “且慢。”我忽然抬手。

    “哦,门主还有事?”

    我想拜托阁下一件事。”想了一下,厚着脸皮上前一步。

    “门主有话就请直说。”三尾感兴趣的看向我。

    “我有个生死之交的朋友,名为宁觅珍,是封葬门弟子,不久后,我要送她回宗门去,但我不可能长久的留在这方世界里,宁觅珍的道行太低,未来难免会遇到些凶险,所以,我想……。”

    有些难以启齿,说到这里,我就说不下去了。

    “你想托我照顾宁觅珍是吧?”

    三尾霎间明白了我为何厚着脸皮提要求。

    “正是此意,不知阁下方便不……?”我眼带试探的看向三尾。

    “这事儿好说,宁觅珍以后归我罩着了!这样,你转告她,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要事,就让她去找……。”

    三尾给出了联系方式,话里话外的重点很清晰,是解决不了的要事,换言之,宁觅珍自行就可解决的‘小事’,就不要去麻烦三尾了,这对宁觅珍本身的自强自立也是有好处的。

    没有限定帮手的次数,三尾真够朋友!

    “我记下了,先替觅珍谢过阁下,容后再报,慢走,不送。”我抱拳拱手。

    “门主太客气了,彼此相帮是王道,后会有期。”

    三尾傲然一笑,转身而行,很快就没入远方风沙之中,那几只紫衣女鬼也紧跟着离去,看来,是三尾收服的鬼仆,具体的我没去问,这属于三尾的私事……。

    “彭!”

    周围的空间像是琉璃般破碎,荒漠幻境消散。

    能感觉到一股奇特能量弥漫开来,除了我、狂酒和卫葫,其他陷入幻境力场的人关于此地的记忆全部被清除……。

    斗转星移,等我清醒的时候,已再度出现在狂酒先生身边。

    计算时间,在幻境中许久,真实世界不过数十秒,真是无比离奇的手段。

    身前正是前来挑衅的几名法师,缺了太冲道人和太羽道人,但看西门朵朵和淳尘和尚神游迷失的神态,他俩似乎将太羽道人和太冲道人给遗忘了……。

    我保持蓝峦道长形象,意识散开,观察了建筑中的保镖和游客,发现,最先消失的数百人一个不少的都在,果然,三尾不会随意杀生,这让人心头舒坦。

    西门朵朵和淳尘和尚站在那里,眼中迷茫之意闪动……,半响后,两人看看我和狂酒先生,似乎,想不起来自己干嘛来了。

    “淳尘师兄,我们这是在做什么啊?”

    西门朵朵脑袋短路中,搞不懂眼前是什么状况。

    淳尘摇摇光头表示自己也糊涂着呢,他看看地上的假发,好像更加迷茫了,他搞不明白自己为何将假发脱下了?

    几步走过去,将假发捡起来扣在头上,站起身打量我一番,再转头看看眼含笑意的狂酒,眼睛忽然一闪,看来,记起来要做什么了

    找茬儿!

    这正是他们来此的用意。

    三尾的记忆清除很是厉害,两位法师都不记着荒漠幻境之中的事儿了,甚至,连带着蓝峦道长‘上门抢生意’的事儿都被影响了,不知,他俩的记忆还有没有其他的损伤?

    我没给他俩找茬儿的机会,忽然站起,对狂酒和童子卫葫说:“贫道忽然记起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儿急需办理,无法继续为狂酒施主服务了,还是请施主身边的法师们多留心些吧,贫道告辞。”

    “呃……?”

    正要发难的西门朵朵和淳尘和尚都愣了,这两位摩拳擦掌的准备言语攻击,不想,我忽然打退堂鼓了,一下子就打了他们个措手不及,自然会发愣。

    狂酒和卫葫心头却是明白的。

    狂酒先生笑着亲自送我出门,卫葫在一边跟着。

    “方门主,若是以后还来这方世界,务必来我家坐坐,……如何去,你是知晓的。”狂酒贴近我小声的说了一句。

    “这是自然,哈哈……,贫道走了。”我洒然一笑。

    制止了图枚裙大肆杀生的计划,心头惬意,但时间紧,可不能继续耽搁了。

    “道长,慢走。”狂酒和卫葫一道喊着。

    我没回头,只是举起手臂摆了摆手。

    有狂酒先生亲自相送,封锁这街的武装人员都不带上前询问的。

    “这道人好生奇怪。”微风吹来,我隐约听到跟出来的淳尘和尚在低声说话。

    “不过是个演技甚高的江湖骗子,故作神秘罢了,这种人遍地皆是、不值一提……。”这是西门朵朵的话,果然不改嚣张跋扈、尖酸刻薄本色。

    但我却是知晓的,这女人心底有一份不为人知的痛,因而,比较能体谅她,但愿她以后能在封葬门有所发展吧。

    “两位师傅辛苦了,不若我们一道去喝茶吧。”狂酒先生在转移话题……。

    我摇头苦笑,加快步伐,很快就离开了庙会一条街。

    数个小时后,我和海鲨鲨及宁觅珍汇合。

    两个妹纸大变样,浑身上下闪闪发光,身穿最名贵的裙装,特等的首饰好几套。

    不得不说,海大姐看东西有眼光,选的首饰名贵就不说了,关键是佩戴上很有贵族的感觉,不会有暴发户的丑态。

    只说这几套大师设计的首饰,三千万就不见踪影了。

    我本以为甩给她们几千万足够花销的了,现在看来,海大姐花钱的本事绝对的世界一流。

    听宁觅珍讲,海大姐光临了几家大酒店,点最好食物,吃的特嗨,食量之大,吓坏了为她服务的妹纸们……。

    总而言之,数千万大钞,不过数小时就花的只剩下数万了,海大姐祸害钱的本领笑傲天下!

    这厮算是满足了。

    我暗中直喊天,哄了半响,带着她俩去了机场,定了几张头等舱的票。

    不久后,客机起航了,带着我们向封葬门所在的省份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