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26章 新生记
    亦或者是,死妖躯体本就是林铭汝当年就准备好了的,让其妻子带着穿越时间长河,送到了这个时代?

    还有很多种可能,但核心都是在围绕着金梭死妖来布局的。邈广、邈谷,甚至蓝莲和铜梭,都是这庞大计划的一小部分。

    林铭汝完美的掩盖了大局核心,我估计,除了紫红骷髅和邈广能知晓点内幕,其他人,绝对想不到他真实的目标锁定在了金梭的身上。

    隔着数百年‘新生’,这等同逆天改命,跳出了天地正常的架构,算是脱出轮回控制的行为,因着这份不寻常,就会从正常的天地法则框架之外,得到某种可怕的特权。

    他就有机会因着这个原因,结合早就准留好的道行储备,轰破半步飞仙的瓶颈,晋升到世上最强巅峰高手的行列。

    有得有失,他作为林铭汝那一生修炼的身体,却是被抛弃了。我并不知林铭汝本身的躯体哪里去了?

    身躯本就是臭皮囊,但非看穿一切的智者和狠人,谁能舍弃?

    林铭汝却毅然决然舍弃了身躯,任凭灵魂主体转世成为今生的我,他只保留灵魂中诞生的本体意念。

    跨越数百年的时间长河,将所有人算计于股掌之间,最终成功新生!

    即便我很是气愤,也不得不承认,此人,乃是盖世级大枭雄!对他人狠,对自身更狠!

    他那一生无法打败的茅山巨敌,在这一世有可能被击败了。

    这是林铭汝最大的目的,再进一步推演,以他那样可怕的心性,会带给天下什么?

    到了目前,终于清晰的分离干净,我就是我,林铭汝就是林铭汝了,我俩诞生于同一灵魂,但已形同陌路,各走各道,分别是意识自主的个体。

    泾渭分明了!

    也好。

    关于这事疑点太多了,还有更多想不通的地方,很多细节是如何做到的,我无法拼凑成功,因为手中的线索太少。

    此时,我心乱如麻。

    灵魂法术和占卜预测等方面都是我的弱项,但现在看来,却是林铭汝的强项。

    他隐瞒了关于这些方面的经历,因此,即便我窥看到了他大部分的人生,对这两方面还是不擅长。

    那就无法提前感知到林铭汝布局的核心是什么。

    林铭汝都算计到骨头中去了,让我无法凭借本身的经验,先行想到他可能进行的计划。

    只说布局能力,前世的我(林铭汝),甩今生的我十八条街去!

    最主要的是,金梭体内有我分流的一道意识,那等同灵魂碎片了,所以,能通过倒悬之城空间的身份验证。

    某种意义上讲,我、金梭和林铭汝,已算是三位一体了,不管是意识还是在此基础之上发展出的个人记忆和思维,都源出于一道灵魂,当然具备了同等的资格。

    换言之,金梭体内的那股‘分流意识’,可以通过倒悬之城的灵魂验证,更不要说林铭汝的意识在他体内融合并新生了。

    两种意识源出一脉,融合一处,也没有超出本源灵魂的范畴,自然不会被倒悬之城拒绝入内。

    若是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倒悬之城都不会允许新生的林铭汝意识,到这里来取走道行储备。

    凭借融合了的新生意识(其实,还是以林铭汝本体意识为主导),他将此地的道行储备吸收大部分,灌注到金梭的躯体之内,完成了最后一步,林铭汝自然就活过来了!

    总之,林铭汝通过环环相扣的可怕布局,成功的在金梭身上转世新生了。

    怪不得金梭诞生的自我意识那样的强烈,竟敢主动的和我断绝灵魂联系,原来,暗中,始终有林铭汝本体的意识在作怪。

    我想起和金梭最后一次灵魂通话的情形了。

    当时,金梭说是找到合适地点闭关修炼了,其实,就是于那时开始,金梭体内的林铭汝意识,可以完全的控制身体了。

    想来,在我第一次来倒悬之城,吸走十分之一道行之后不久,新生的林铭汝意识,姑且,也算作是金梭的意识吧,就抵达了此处。

    根本没惊动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取走了大部分道行。

    此时已完成了新生环节的的金梭(林铭汝),正藏在某深山老林中,努力的消化上辈子自身的道行呢。

    等他出世时,一定比上辈子厉害多倍,或许,真的能晋升到半步飞仙级别。

    因着初代鬼棺可以转移因果罪孽的功效,新生的林铭汝(金梭),不会被天劫提前锁定了,将以半步飞仙的姿态君临大地,成为可以自由行走在天下各处的半步飞仙,第一目标当然是杀上茅山……!

    确认了,林铭汝让我看到的那世经历,其实,并不完整,瞒着的事儿多着呢。

    此时,林铭汝是不是和邈谷、邈广他们在一起?

    即便林铭汝不去晋级,他麾下的力量也已经无比恐怖了,更不要说,初代鬼棺本来的主人并不是我了……,难道,会有那么一天,初代鬼棺被林铭汝和邈谷夫妇收回去吗?

    我浑身都颤栗起来!

    事到如今,后知后觉的知晓了内幕,却没有任何用处了。

    超级大魔头、阴阳养鬼宗开派祖师林铭汝的再度崛起,势不可挡!

    我看着墙上的留字,眼底都要冒火了。

    好厉害的局,置之死地而后生,林铭汝真的是玩绝了!他真的不怕哪个环节出错导致自身真的死亡吗?胆子之大简直不可想象。

    ‘疯狂’二字不足以形容他的这一举动,每时每刻都在踩着刀刃过河,涉及到的人和事多如牛毛。

    只说源出一脉的灵魂,就有他本身、晋升今生的我和金梭三道个体存在,稍有差池,林铭汝就将万劫不复。

    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就是靠着转世新生的逆天力量,打破半步飞仙瓶颈,要说修炼狂人,林铭汝自认第二,我不知谁敢自认第一?

    死妖金梭的不受控制,我一直以为只是法术运行中小小的疏漏,没有太在意过,但到了今天这一步,回首往事,才发现金梭的存在,是林铭汝终极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关于金梭,其实,知之甚少,死妖生前的经历,我是一点都不知情的。

    鳄首山力场的一线生机是他,我的死妖二重身也是他,但其实,他是林铭汝复活的关键!

    可惜,我始终没想到这方面去。

    不能说我不聪明,只能说,林铭汝太可怕了!换做他人,一样儿会被他牵着鼻子走。

    “林铭汝……!”我吼叫着,握紧拳头。

    气了半响,忽然笑了起来:“哈哈……!”仰天大笑,状若疯狂。

    没错,我确实被他算计到了,但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最起码,再也不用担心某一天自己的意识消失,变成那个让人忌惮的大魔头了!

    这是真实的好处,心头的‘结’被解开了。

    再说其他方面的好处。

    于此时起,林铭汝和我完全被分成了两个人。

    再也没有‘林铭汝就是我’的错觉了,这对心理方面可算是莫大的安慰了,毕竟,林铭汝坏事做尽,我真的不知如何面对这种心理落差?

    此时好了,我不必因着他的罪孽愧疚众生了。

    换个角度去看,我也如同新生了一般!

    “哈哈哈……,好啊,真是好!”

    我大笑了半响,逐渐的平静下来。

    木已成舟,闹心也无事于补,干脆将此事抛之脑后,不是还安慰性质的留给我部分道行储备吗?就放心的全部吸收好了,不用再有心理顾忌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福祸相依,谁能说这事儿对我而言,就不算是福报和解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