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19章 银索刃尾
    “图枚裙,你先动手好了。”

    狐王眼神瞟了我一下,看样子,很满意我的举动,她转过去这般示意。

    “三尾,地府生变的时候,地狱十八层和噬魂沼泽可是一个战壕的,你就如此的不顾道义吗?你的孩子不都活的好好的吗?犯得着和本王这般过不去?”

    万年女老鬼气急。

    “图枚裙,多说无益,两个孩子就是本王逆鳞,谁动谁死!只能说,你不长眼的惹到不该惹的了,怨得谁来?”

    三尾狐妖王一点让步的意思都没有。

    闻言,万年女老鬼图枚裙,眼神阴森的恨不生吞活剥了三尾狐王!

    剑拔弩张的气氛中,我忽然问:“图枚裙,你是如何来到这方世界的?”

    这是我很好奇的地方,到底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万年老鬼闻言盯我一眼,缓缓一笑,说:“其实,我和你一样,在某件事发生的时候,身在山海市,要是没想错,你也遇到扭曲的时空节点了吧?”

    这话一说,霎间明白了,图枚裙来到这里的方式和我一样,都是通过错乱时间节点而来。

    看起来,她比我到达这边要早,因着伤势,更因身在封葬门世界中不安心,所以,迫切的需要修补好灵魂,这才计划着施行大规模禁术。

    “昨夜,海边悬崖……?”我眯着眼去问。

    图枚裙转首看看远处的狂酒先生,轻笑一声说:“昨天,狂酒正好去海边某地一趟,集会的‘适合目标’不少,所以,试探的施法,效果不错。”

    “因而,准备今儿开始大规模的投放禁术阴气,如狂酒这样的移动类器皿,我本打算制造十个八个的,可惜,还没完全催动呢,你俩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还都是原属世界认识的,啧啧……。”

    图枚裙感觉不可思议,一边说,一边摇头。

    我点点头,终于搞清楚这件事的始末了,唯一不晓得的是,三尾狐王怎样抵达这方世界的?

    很明显,她带着两只小狐狸,按照这方世界的时间计算,很多年前就已经到了。

    然后,使用了类似左妆师姐的手段,混进了世家大族中,为自己的两个孩子量身打造了身份,估计,她自己在这方世界也有个相当体面的身份。

    要是这样推算,她到此的时间应该是阴曹地府大乱之后,噬魂异妖王们都被驱逐回噬魂沼泽,而三尾狐王通过神秘的方式到了这方世界……。

    阴司中有抵达这方世界的捷径或通道吗?

    要是有,很可能就在噬魂沼泽中,难道是神秘地带?

    当日,我和念瑶就是通过神秘地带黑塔返回的阳间。

    很有可能,那里有连接这方世界的叠加点,若真是如此,是不是说,噬魂异妖王们都可以到这方世界来了?除了三尾,还有哪些异妖王到这个世界来了?

    想到这点,我浑身发冷!

    这可不是小事,如噬魂异妖王那样可以和十殿阎罗抗衡的存在,要是很多只到了陌生的世界中,一定能改变世界格局,而改变,就意味着冲突和流血……!

    我猛地看向三尾狐王,凝重的问:“三尾阁下,除了你之外,还有几位噬魂异妖王者逃到这方世界了?”

    三尾有点惊讶的看我一眼,眼神一沉,沉吟一下,才缓缓说:“方门主,有些事我没权利回答你,劝一句,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人生在世,难得糊涂……!”

    听了三尾的回答,我的心猛地一沉。

    她没有直接回答,但也等同回答了,即是说,有更多的噬魂异妖王到了这方世界,它们或许带着自家的噬魂异妖军团。

    要知道,强大的力量一定会去夺取地盘,这就会不可避免的和原本的势力发生矛盾,冲突势必发生。

    我似乎看到血流成河的可怕场面了,虽然,这里不是原属世界,但生命同样是值得尊重的,真不希望这个变数导致混乱……。

    但我老哥一个,自家的记忆都被搞混了,哪有心力多管其他的事儿呢?就如三尾所言,只能‘难得糊涂’。

    如是,我沉默了。

    有多大碗吃多大饭,我现在只有一只中号的碗,还真就吃不下大号的饭,强出头,对人对己都无益处,还是明智一些吧……。

    噬魂沼泽中的神秘地带,特别是那黑塔中,一定隐藏着众多秘密,我只是搞清楚关于师娘的那部分秘密罢了,其他的一无所知。

    我有了明悟。

    自然不会去追问三尾到底是如何来这方世界的了,事关隐秘,她绝不会多说,那我又何必多问?

    但心底有了个‘疙瘩’却是真事,只能‘秘密记录’一番了,暂不要多想。

    彼此几句对答,这两位算是磊落,让我对此时的形式有了很深的了解,下面就是决定雌雄的时候了。

    毫无疑问,面对我和三尾的联手,即便是身为万年老鬼的图枚裙,也是相当紧张的,我和三尾都发现她暗中瞟了狂酒和卫葫几眼,这是想要‘捕获人质’的意思。

    只要这两位中的任何一位落到她手中,三尾就得乖乖的解除幻境。

    不得不说,三尾狐王的荒漠幻境太高明了,不管是图枚裙还是我,都无法轻松解开,一旦全力以赴的轰碎幻境,就会有短暂脱力的时间,那可就太危险了。

    我懂这个道理,图枚裙也懂,她想要捕获人质的心情,就可以理解了。

    “图阁下,你还是不要想没用的事儿了,到了本座的幻境之中,你已经无法安然离去了。确实,两个孩子就是幻境的破绽,问题是,你没有机会接触他们。”

    “本座已经掌控了幻境的每一个角落,要不是确保他俩安全了,岂会跟你摆明车马?”

    三尾讥笑一声,图枚裙的脸色变的相当难看,似乎,皱纹更多了。

    可见,被诓进荒漠幻境的图枚裙,无比的恼火。

    “三尾狐王,方门主,你们如此不依不饶的,真以为吃定老身了?那就想错了!”

    “是,狐妖一族的超级幻术独步天下,方门主以魂体状态施展的茅山鬼术也是道儿上一绝,不过,这就想留下老身了?似乎,太过想当然了,让你们看看老身纵横天下数万年的本事就是,哼!”

    冰寒的冷哼声之后,图枚裙的一只鬼爪伸到白发中,下一刻,鬼爪一翻,一根银白的‘鬼发’落到她的爪子中。

    不对,那不是头发,而是一件特恐怖的阴魂武器。

    随着图枚裙的咒语声,这根看着只是银发的‘东西’猛地变长、变大,很快,就变成一条闪耀银光的绳索,长有十几米。

    图枚裙灌注鬼气,嗡!‘银索’笔直的像是一杆细长的矛。

    前端是尖锐的形态,闪着瘆人的银光,这是件可刚可柔、变化无穷、控制范围极远的奇门武器。

    图枚裙双手握紧拇指粗细的武器,横向一摆,战意汹涌而出!

    一个存在数万年的老鬼,压箱底的东西果然不同凡响。

    对方的特殊武器展现出来,我和三尾就感应到无穷的压力了,没有和这般武器战斗过的经验,这属于鬼道奇门武器类别了,使用它的鬼王可能就只有图枚裙一个。

    我看着这东西的长度,再看看它尖锐无比的前端,隐隐的心头泛起寒意。

    无疑,这是对灵魂有巨大威胁的邪门兵器,拇指粗,却有十几米长,使用起来一会儿刚一会儿柔的,不用说,一定无比可怕。

    狐王的红眸立了起来,同时,三条大尾巴竖立。

    白光一闪,三条大尾巴都有了变化,尾巴尖儿的部位,缓缓探出了三口利刃般的物件,竟将阴兵武器融到大尾巴之中,三尾狐王也够能折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