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18章 图枚裙之敌
    而我,本就接下了追捕万年老鬼的重任,不想却在异度平行世界里遇上!

    能隐约感到万年老鬼的魂体受了很大的伤害,怪不得她如此疯狂的施展收魂邪术,这是想凭着超级禁术快速疗伤。

    但人算不如天算,加上时运不济,她不但遇到了莫名抵达此地的我,更招惹到了白盖头这样凶悍可怕的大妖王,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命啊。

    “本王已如你所愿的现身了,白盖头,是不是展现你妖王的姿态了,不然,凭着你的人形,还不够本王一爪子捏吧的。”

    白发老女鬼活动一下手臂,嚓嚓嚓!十枚指甲弹出来,浑身鬼气如同惊涛骇浪,即便受伤了,万年老鬼也不是好相与的。

    本来,遇到万年老鬼的时候,我有权调动阴司中的军团和诸多鬼王赶来助阵,奈何,在这方世界中,联络不到阴司兵团,因此,只能靠着自己了。

    我忽然对白盖头说:“阁下,在你的幻境中经历的一切,出了幻境会怎样?还有记忆吗……?”

    试探的问了一句。

    “这个嘛,蓝峦道长大可以放心,会按照本座心意随意安排。简单说,战力赶不上本座的,不管是法师还是生人,他们的记忆都会随着的我的心意保存或消失。”

    白盖头很是自信的样子。

    “如此甚好。”

    我微笑起来,随手在面前一划拉。

    嗡!响声后,故意显露白发鬼师的形态,黑夜狂风中,满头白发很是亮眼,同时,不再掩饰的释放出鬼王气息波动来。

    “呀……!”

    惊呼声从周围传来,不管是室内的人还是外头的女鬼们,甚至淳尘和尚,都发出惊讶声,没想到我竟然不是活人,而是一只鬼王。

    我没必要跟他们说明自身状况,这个形象显现了,万年老女鬼和白盖头女妖都没有惊讶的神态,很明显,她俩早就看穿了我。

    “方门主,老身图枚裙有礼了。”

    万年老鬼对我点头示意,以她的身份,这算是很看重我了,鬼知道这位生前是什么身份?

    “图枚裙阁下,方钢有礼。”

    我不愿失了礼数,赶忙点头回应一下。

    从某种意义上讲,不管这厮造孽多重,也是老前辈的资格,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但该出手时必然出手!

    “白盖头女士,别瞒着了,现出原形可好?三尾狐王!”

    我扭头看向白盖头。

    “呀,真被你猜到了,很聪慧啊,你进步的真多,了不起。”

    白盖头‘咯咯’一笑,身形一晃,下一刻,散发阴气的三位妖狐,出现在所有人面前,引起阵阵惊呼。

    看着她数丈高的身躯,那熟悉的红眸和白毛,我很是无语,当年的一幕幕回闪眼前。

    噬魂沼泽中,我和龙跃府匍匐泥泽,深入狐妖王巢穴,遇到两只小狐狸,盗取了狐妖王褪的皮,并顺利的引狐妖王和追兵大战,趁乱,我们一行逃走……。

    那惊险刺激的场景,似乎就发生在昨天,做梦都没想到,再度见到三尾狐妖王,竟是在此时此地。

    “那两只小狐狸……。”

    我苦笑着看向狂酒先生和卫葫童子,眼中涌动复杂情绪。

    “卫葫……,葫卫……,狐尾?哈,童子的名字早就彰显了身份!”

    “时隔许久,他们都化为人形了,就是不知,三尾狐王如何带着两个小家伙到了封葬门所在的世界?”

    这就不是我所能想通的了。

    “三尾……?不对啊!”

    我猛地注意到,狐妖王尾部多出一点小小的东西,仔细打量,不由吃惊,那是第四条尾巴的雏形。

    即是说,三尾狐王正向着四尾妖狐王飞速进化,等到第四尾长的完全,她将成为天地之间最恐怖的存在,人类的半步飞仙遇到了都有性命危险的存在。

    狐妖一族的瞳术乃是天下一绝,最擅长蛊惑人心,我能借着保命符摆脱红瞳影响,绝对侥幸!

    她的四尾还只是雏形,暂时,还是喊她‘三尾狐王’吧。

    三尾狐王是噬魂异妖,没有实体,是阴魂的一种,只不过,是妖怪的阴魂,很特殊的存在。进化到这等地步,果然手段通神了,不主动显现出来,我根本就看不穿,甚至,万年女老鬼也看不穿。

    这从老女鬼满脸震惊的神态就能推导出来。

    站在这里对峙的三大高手,竟然没有一个具备实体的,这算是一大奇闻了。我们都使用各自的手段改变了形象,只不过,三尾狐王技高一筹罢了。

    “三尾狐王,久违了,本门主忽然想明白了,你先前变化的那些女孩,都是我在噬魂沼泽里第一次遇到你之前所认识的,所以,你没有变化出那事儿之后我新认识的女孩们。”

    “这说明,你没有本事在此时窥视我的记忆。”

    “是在我深入你老巢之时,凭着出神入化的手段,偷看了我的部分记忆,这么说,当年,我们一行的所作所为,都在你的窥看之下?但你未何放任我们顺利的取走蜕皮呢……?”

    想明白了这些事,我感觉浑身发冷!

    这才知晓当年自以为成功的某行动,其实,早就落到三尾的眼中,只不过,她没有动手罢了,算是放了我们一马。

    我这人向来一码归一码,要是这样算,三尾就是故意的帮我挡住了大量追兵,这是有恩惠在前,岂能继续装糊涂下去?

    “哈哈……,方门主是个聪明的,果然瞒不住你。”

    “实话说,本王的巢穴岂容他人肆意妄为?本想看会儿好戏解闷后,就出手击杀了,但你们的一些举动,救了你们自己。”

    “还记着吧,当时,将垫着我两孩子的皮毛取走了,你却不怕耽误时间的找出很多阴魂衣物,垫在孩子们的身下,即便是做贼,你也算是雅贼。”

    “还有那个跟你在一起的漂亮女鬼,叫做楚念瑶是吧?她非常喜欢本王的孩子,这个做不得假。那个龙跃府的态度有些恶劣,但你和念瑶的行为,抵消了龙跃府的不敬。”

    “因此,意识观看到这一幕后,本王改变了初衷,决定放你们一马。”

    “至于那些蜕皮?本就是不需要的东西,看在你等对本王的孩子足够好的份上,送给你们也未尝不可。”

    “这就是当时本王为何纵容你们的主要缘由。”

    “再有,本王窥到你的部分记忆,知晓你的来历,就不得不给面子。”

    “茅山鬼门的几位前辈和本王多少有点儿交情,确定你身份后,本王倒是乐意帮你抵挡些追兵。但本王也没想到,再度见到你,竟然都有目前的道行成就了,真心厉害啊!”

    听的心头大骇,不想,只是随意的善心举动,却救了我、楚念瑶和龙跃府的小命,看来,好心有好报并非妄言,最起码,在我身上当时就有了彰显,自己不知道罢了。

    “感谢狐王当日的帮助,方钢铭记在心。”

    我真挚的微鞠躬一礼。

    这事儿说开,人家有恩于己,形式可就不一样了,眼角余光看到万年老女鬼图枚裙脸都变得扭曲了。

    她意识到了危险。

    三尾却向一边避让开了,没正面受着,口中说:“方门主无须客气。”

    哈哈一笑,对方不想受礼我也不会强求,摆在面前的就是报恩好时机。

    站直身躯,我对老女鬼说:“抱歉,本门主不得不出手了!追缉阴司逃犯,本就是我担着的责任。”

    “你收集阴魂疗伤的了可怕行为惹得天怒人怨,不容于正邪两道,加上三尾阁下对本门主有援助在前,真就没有理由作壁上观,图枚裙阁下,得罪了!”

    说着这话,桃木剑已持在手中,遥遥指向一脸阴沉的万年女老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