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17章 凶鬼显影
    “我是谁……?哼,我是他俩的母亲!你说和我无冤无仇,这话可站不住脚……。”

    白盖头大美女脸色一变,伸手指一指狂酒先生和童子卫葫。

    “母亲。”

    狂酒先生和卫葫同时半鞠躬,恭敬的喊了一声,抬头,一道怨毒的看向闻言恍然的太冲道人。

    “原来如此,怪不得……。”

    太冲道人使用女声嘀咕一声,轻声说:“这事儿本就是一场误会,没必要打死打活的,我可以收回狂酒体内的‘东西’,并保证不再对他俩出手,此事翻篇,可好?”

    我听的眼瞳一缩,至此明了,集体自尽事件的真凶不是白盖头女妖,而是太冲道人……!

    不,确切的讲,是夺舍了太冲道人身躯的恐怖女鬼王!

    而狂酒和卫葫是兄弟俩,他们的母亲就是女妖白盖头,即是说,他俩是妖不是人……。好厉害的手段!我竟然事先看不出来,这手段真是绝了!

    想必是出自于白盖头女妖之手,不然,无法蒙骗住我的眼这么长的时间。

    心头回响起先前莫名送来的神秘传音。

    “方钢,稍安勿躁,这一场幻境,是为了检验谁才是隐藏着的真凶。”

    “卫葫受伤了,我必须揪出对方来,请你配合一下,不要随意出手,感谢。”

    “要是有可能,真凶现身之后,我们联手剿灭,只我一方力量,难以留住她。”

    “我占卜过,对方是一只女鬼,所以冥婚之事,对方势必不敢走到举办仪式这一步,女鬼和女鬼无法冥婚,这不符规矩,只要举办冥婚仪式,天地规则就会使得她自动显形……。”

    “因此,她会在仪式之前露出真容。在此之前,你只需看戏、配合即可。”

    以上是神秘传音的原话。

    当时我就怀疑是白盖头传来的讯息。

    此时确定了,没错,就是白盖头对我传音的,她布置‘荒漠幻场’,是为了报复。

    说白了,太冲道人以狂酒先生为‘移动器皿’散布特殊阴气,且庙会街的混乱导致卫葫受伤,这都是身为母亲的白盖头美人,所不能容忍的!

    她出头揪凶手,不是为了正义或其他的缘由,只是为了自身的利益。

    我是她预设好的帮手,因为,只凭她一个,留不下太冲道人体内寄存的女鬼王。

    果然,我事先的判断再次出错了!

    白盖头真就不是集体自尽灵异事件的主谋。

    但她先时和我说话的时候,为嘛认下这事儿呢?真是有够胡闹的,看来是玩心未泯啊,胡说八道的说什么‘自尽者符合收魂条件’云云,这厮满口胡柴!

    可笑我还自以为是的,认定了白盖头的凶手身份。

    细细想来,白盖头只杀了渣滓太羽道人罢了,其他的人我可没见她杀。她不过是张口胡说了几句,就将我误导到歧途上,可恶至极!

    消失在风沙中的数百名普通人,只是我自己认定的被杀害了,但并未看到事情经过,那就不能确认不是?也许,已被她送出幻境力场了……。

    “可笑,真是太可笑了!连依凝妹纸,需要你在身旁帮我保持清醒啊!总是出错,受复制之城神秘力量影响的思维都混乱了,我不要继续这样子……!”

    于心底无力的呐喊起来。

    白盖头美丽的脸上浮起冷笑,对着太冲轻声说:“你过来,让我打死你,然后,咱们将此事翻篇儿,可好?”

    太冲的脸变了,阴沉的似要滴水了。

    忽然扭头看向我,狞声说:“蓝峦道长,看来我和这位美丽女士的事不能善了,但和你并无瓜葛吧?请不要干预,如何?当然,会送你和这些人都安全的离开此地,这点本事我还有。”

    太冲体内的女鬼王向我提出建议,里外里不外就是几个字:没你事,请走人!

    我没回答女鬼王的话,而是转首看向白盖头,正色问:“尊敬的女士,既然你不是自尽事件的幕后黑手,那先前和我说话时为何一口承认下来?”

    “你知不知道会对我造成多大的干扰?判断会出错的,好悬就和你火拼,阁下是不是太随意了一些?”

    对这事我相当的不满,所以,要追问一下。

    白盖头大美女一愣,随即抿嘴一笑,眼放红光看着我说:“本座愿意,咋的?不爽啊?可以啊,允许你反过来糊弄我一次,只看你有没有那种本事?”

    这厮耍赖的德行和海鲨鲨大姐如出一辙,我霎间被气的浑身冒烟。

    要不是意志力坚强,都想先和这女人打一场了。

    有海鲨鲨的前车之鉴,我知晓和不讲理的女妖继续说下去,只会自讨没趣,干脆闭上嘴巴,转头不看她了,眼不见心不烦。

    眼神一沉,看向太冲说:“现在无法下定决心如何做,先不用管我,你们先自行解决问题吧。”

    白盖头不是耍赖吗?很好,老子偏不按照她预定好的计划来,先让你们鹬蚌相争一番,老子坐山观虎斗、稳坐钓鱼台,哼,跟老子耍赖?那就得付出代价。

    “蓝峦道长,不要这样吧,先前不和你说好了吗?你要是这样不给面子,那本座就将你的老底揭开了!”

    白盖头带着挑衅意味的看向我,不得不说,女人太美就是吓人,不过是几句话外加一点身体语言,即便我不去刻意的看她,都能感觉到极致的吸引力扑面而来。

    男人想要拒绝这样的顶级大美女,真的很是不易。

    好在,她的红眸不能摄走我的心神,只说美貌本身的吸引力,因看惯了骨妖师姐,算是历练出了定力,还能勉强的抗住。

    心底直喊‘妖女厉害’,面上保持平静,宛似无波古井一般,不动如山,老子都不稀罕回她的话了!

    任她施展浑身解数,就当感知不到。

    “哼,倒是个冷心的家伙。”

    撼不动我的心神,白盖头就收回故意释放的魅力,转头看向太冲,轻笑一声说:“阁下并未和太冲的躯壳融合,只是借用罢了,你还是显露本身的鬼王状态吧,不然,你绝对不是本座的对手。”

    太冲闻言,先扭头看看背负双手似乎不再干预的我一眼,再去看看白盖头,冷笑一声,倒是没多说什么,显然,白盖头所言是真,这厮要想发挥十成力量,真就得使用魂体状态作战,不然,岂是女妖的对手?

    “嗡!”

    一道散发鬼气的幽魂,从太冲道人头顶钻了出来,缓缓的凝定在半空,无限接近大鬼王的气息,肆无忌惮的冲击出来,太冲躯壳被阴气送到远方保护住。

    惊呼连连,留在房间内的人们都不由自主的趴在地上,一个个呼吸困难,只是逸散出去的压强,就影响的人们行动困难,可见此鬼的道行多么恐怖。

    白盖头挥手,力场笼盖,那几只参加红鸾会的女鬼都被送到老远的地方去,狂酒、淳尘和卫葫也被护住,不会被女鬼力场伤到。

    同时,幻境一震,幽魂客栈被被保护住。

    里面的人摆脱力场控制,纷纷爬起来,护着昏迷的西门朵朵,向着建筑后方退缩……,总之,不会被牵连到了。

    中心区只剩下我们三个。

    我始终伫立那里不动弹,确切的讲,真正要动手的是白盖头和显出真身的女鬼。

    我死死盯着女鬼王,瞳中精光连闪。

    这是只白发苍苍的老鬼,满脸核桃皮般的皱纹,气息却无比强大,能感觉到这家伙存在的岁月无比悠久,还有,感知到一股比较熟悉的气息,那是来自阴曹地府的气息。

    这厮的影像,我在黑白无常那里见过,正是阴司通缉的万年老鬼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