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10章 大黑袍白盖头
    人们受到惊吓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自古以来,黑暗就是人类最恐惧的事儿之一,冷不丁的被摄到幻境之中,被掐断了电源,黑暗降临,恐惧可就大爆发了。

    保镖们带着小手电,齐齐摁开,忙着去安抚众人、控制秩序。

    我冷声喊:“只开两支手电,其他的备用。”

    “没听到道长的话吗?照做!”狂酒先生忙补充一句。

    保镖们急忙应是,只留下两支手电开着,其他的都摁灭了备用,谁也不知将陷落到幻境中多久时间,电源被掐断的情况下,任何一点儿电量都是宝贵的。

    “都试试手机还有电没?”

    我喊了一声,压过嘈杂动静,人群一静,然后,都是掏兜的声响。

    “不好,手机打不开了,不亮啊。”哆嗦的男声响起。

    “我的也不好使了,无故关机,如何弄都打不开啊,天,呜呜……。”胆小的姑娘哭了起来。

    人群鸡飞狗跳,慌乱像是传染病,一经传播就难以控制。

    幻境中手机不好使正常,手电还能用算是侥幸了,我无奈的摊摊手。

    黑暗对法师而言并不是问题,只不过,视野景象和有光亮时有点区别罢了,别人的不知道,但我这对阴阳眼的视野是黑白的。

    透过窗户看向窗外,入眼所见的却是彩色的,室内的场景是黑白的,这证明,户外被邪气彻底占领了,这才在阴阳眼视野中呈现出彩色。

    刚才,在外头时我就发现这问题了,但没和他人明说。

    “咯咯咯,嘎嘎,呼呼……!”

    古怪声音若有若无的响起,掺和在众人的喊声和哭声中,刺激的我为之一震。

    “都闭嘴,仔细听。”

    我冷冷开口,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到室内所有人的耳中。,厅中人挤人的,好在地方够大,不然真就容纳不下这么多人。

    听到命令,众人下意识收声。

    极端诡异的响声不停的传了进来,从四面八方而来,根本判断不了来源和方向。

    紧接着,寒意透过门窗穿传了进来,室内气温下降,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已经降低到零下了,我能看到惊恐的人们呼吸白气的场面,不由蹙紧了眉头。

    阴气入侵室内,感觉到深深恶意,可以确定,这是携带杀意的,暗中布置这场面的家伙,本意就是将摄进幻境的人全部杀死,吞噬灵魂!

    狂酒先生不过是那人选定的移动型‘器皿’,承载散播阴气的载体罢了,他本身应该不是终极策划者。

    “咯咯咯……!”

    众人牙关相撞的动静不停传来,此地气氛紧张到极点,像是绷紧的弓弦,随时会断掉。

    空气中充满诡谲气息,似乎,呼吸的都是毒气,人们害怕的抱在一处哭泣着,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

    “呜呜……,这不是人的动静……。”某个精神几乎崩溃的女孩喊起来。

    “逃啊!”

    不知是谁受不住压力,猛地喊了一嗓子,下一刻,呼啦啦!人们发疯了,不管保镖们如何喊叫,都无法阻拦数百人一道发疯。

    他们推开保镖,一窝蜂的冲出了门去,只有几个吓的失去行动力的男女,缩在墙角那儿瑟瑟发抖,没有跟着乱跑。

    其他的人只用了几分钟就都冲出门。

    外头刮起大风沙,这些人一冲进风沙中,就像是被吞噬了,很快就消失无踪了,似乎,数百人集体蒸发了!

    这情形的诡异,让追到门口的保镖们膝盖都抖了起来,一个个睁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着外头。

    “将门关上,退回来。”

    我阴冷的命令。保镖们忙关好大门,将风沙隔绝在外,一个个脸不是发白,就是发黑、发青,就没一个能保持正常的。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做了选择。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诸位不要担心,只要不随意出去,总有办法脱困的,因为,我们有蓝峦道长坐镇。”

    太冲道人站出来跟保镖们喊了一声。

    众人都借着手电的光,看向端坐在木椅上的我。

    保持着平静神态,其实心底很煎熬,想救助那数百人,但我知道,阴险的对手就是故意造成了这样的场面,建筑中是相对而言比较安全的。

    外头那拟真度超高的大沙漠里,真的危机四伏,关键是,幕后的那人道行水准太高了,比我还要高,这样的大佬级魔头,我若是有任何冲动的行为,那就是命丧此地的结局。

    所以,只能忍着这份煎熬,眼睁睁看着数百人飞蛾扑火般冲到外头去送死,不用说,那些人都被摄走了灵魂,对方一直在收集阴魂,这过程没停下来过。

    记忆回闪,我想起当初对上鬼王老西时,就被摄到过迷魂世界中,和此时的场景多么的相像!

    只是,布置现今幻境的人比老西鬼王厉害太多,即是说,更难破除!这绝对是涉及生死的危机,即便我保持着鬼王状态,也没多大的把握。

    西王当时施展的是鬼道大迷魂术,和此时的超级幻术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不过,任何法术都有隐藏着的破绽,只看能否找出来?

    找破绽去破解,远比强力轰击幻术脱困的方式安全,最起码,我时刻都能保持在作战状态中,不给对手偷袭机会。

    “破绽在哪,在室内还是在……?”

    眼神透过窗户看向狂风大作的夜间沙漠,眼逐渐的眯起来。

    对手看穿我鬼王级的实力了吗?应该是看穿了,要不然,没必要多此一举的使用超级幻术,利用阴气摄魂就是了,多痛快!

    即便是太冲和淳尘他们,因道行相差太远,也根本抵抗不了几秒钟,就会被摄走魂魄,对方耗费天大的力量布置厉害幻术,九成可能是锁定我做目标了。

    等等,年龄……?

    对方吸走的魂魄大多二十多岁,不超过三十岁,太冲他们都三四十岁了,可能是不符合条件,所以,对方迟迟没对他们动手。

    若是看穿了伪装,当然能看到我二十多岁的面容,我是符合条件的,而我的魂魄强度摆在那儿,这是不是说,我一个就能抵得上十万、百万人的生魂呢?

    应该是这样的,所以,对方权衡利弊之后,决定对我下手……!

    对鬼王出手,还使用了幻术,风险真的很大,一旦幻术失败,会被反噬到重伤,这家伙倒是相当的自信!

    摆出幽魂客栈,是因为偷偷读取过我的部分记忆,觉着幽魂客栈的场景合适,还是他本身就去过幽魂客栈?

    若是前者,这家伙的来历我就毫无头绪了,若是后者,难道,他是我那边世界的人,或者是鬼……?不然,如何去过幽魂客栈?

    我陷入深深的思考中,却无法找到答案。

    真就没想到,局面会变得这么复杂。

    “沙沙沙……!”

    有动静传进来,我示意众人屏息收声,起身行到窗前,向外头看。

    身边跟着几位法师,狂酒先生带着童子卫葫挤在一旁,都想看看外头在作什么幺蛾子呢?

    “沙沙……。”

    动静不停,像是有人在荒漠中行走,狂风忽然向着两侧分开,因裹挟了沙子,狂风分散的一幕就特别的清晰。

    虽是没月亮的夜间,但多少还有点儿星光,这增加了可见度。

    黑白相间的身影,缓缓的从远方走来。

    “嗤、嗤……!”

    倒吸冷气的声音从我身前身后传来,大家都为看到的画面震惊。

    那是个身穿大黑袍子的女子,头上有盖头,但与众不同的是,遮挡了容貌的盖头是纯白色的。

    真的是纯白的,连锁边儿线都是白的,没其他的杂色。

    大黑袍白盖头的女子,迈步姿态无比诡异,像是有无形的线,将她的膝盖提起向前挪动着,宛如傀儡的行走方式。

    这可怕的一幕,刺激的我眼角跳动,心头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