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08章 森寒沙漠
    佛陀们的形象变的无比高大,一道伸出巨掌,遮天蔽日的镇下来!

    这是要一举击垮我心理防线的意思。

    佛宗秘法果然厉害,这等可怕的幻术,具备极其强大冲击心神的力量,一个不好,就会被镇住魂魄,而且,还具备某种净化类的功能。

    就是说,若被攻破心防,受害人就会被佛光‘洗刷’心灵,换言之,以后就成了虔诚的佛宗信徒,等同心灵上被放置了一道枷锁。

    这法门厉害无比,但也无比阴损,一旦中招,后果不堪设想。

    “你敢?”

    我生气了,这厮竟使用这样阴毒的手段,岂有此理?要不是我,其他人岂非受到残害?

    幻术争锋,说白了就是精神层面的交锋,这已经迈过了道行封印,是意识领域的直接碰撞,只不过,对方借助了两件佛宗法器加持,才能释放出这等厉害的幻术攻击,凭他自身,还远没有这等火候。

    “开!”

    我怒吼一声,右手食指猛地弹动一下。

    嗡!一道黑光像是开天辟地的利剑,霎间穿透诸多佛陀,具备爆炸般的力量,被利剑穿透的佛陀同时炸碎!同时,听到一声极致的惨叫,正是淳尘和尚发出来的。

    “彭,彭!”

    连续两声响,手鼓和铃铛全部落地,接着,七窍飚血的淳尘和尚推金山般砸在了地面上,直接昏厥了过去。

    “嗤、嗤……!”

    倒吸冷气声音接连响起,太冲、太羽和西门朵朵一道向后退出去十几米远,震惊莫名的看着突然扑倒在地的和尚,脸上都是惊疑不定的神态。

    方才在幻术之中的对决,这些人是看不到的,他们能看到的只是和尚摇动铃铛、拍动手鼓的场面,我却始终负手而立,身形都没动过。

    就这么一副画面,下一刻,和尚却像是被无形力量重击般扑倒在地,受到重创昏厥了过去!

    即便他们都是法师,此刻也被惊到了。

    都是懂行的,只一想,就能确定方才发生了什么。

    普通人不明白,三位法师岂会不懂?

    幻术意念交锋的凶险他们比谁都明白,自然被吓得够呛,能如此轻松放翻不停叫嚣着的淳尘和尚,说明,同样能轻松的撂倒他们!

    而且,看我一脸淡然的模样,丝毫不顾及名门大派弟子的面子,这些,都让他们心头打怵。

    西门朵朵的身躯又开始颤抖了,此女虽很跋扈,但并不缺心眼,自然明白这是遇到高手了。

    散修中的高手可不是好惹的,和原属世界一样,这方世界也肯定有独来独往、却被诸多大宗门忌惮的散修高手。

    这等高手才不管什么规矩呢,惹恼了他们,一顿游击战,家大业大的宗门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蓝峦道长,淳尘法师他……?”

    狂酒带着小徒弟急急走过去,蹲下后伸手探探和尚的鼻息,发觉还有气,明显松了口气,抬头追问我一声,满脸的恭敬。

    明眼人谁看不出孰高孰低?

    甚至,都不是高低所能形容了,在狂酒先生眼中,我一动不动,对方又是铃铛、又是手鼓的折腾了半响,却突然扑倒,这简直就是仙神手段!

    不光他这般,童子卫葫看向我的眼神也是一样的敬畏,还有着浓浓的好奇。

    显然,小家伙很感兴趣,想弄明白和尚突然扑倒的缘由。

    “没事儿,他受了点精神冲击,灵魂有损伤,但本道长控制了分寸,所以,他不会死也不会残。”

    我缓缓走过去坐下,端茶饮了一口,颇有些胜之不武的感觉。

    这死和尚要是单纯的和我斗法,还不至于这样快的惨败,可笑他竟恶毒的使用意识幻术类攻击,这不是找死吗?

    我的意识强度可没被封印,反击个一下下,他就受不住了,真是无趣啊……!

    心头碎碎念,抬眼看向退到很远位置的三法师,轻声问:“还谁不服?可以动手了,三个一道动手更省事儿一些,来吧……。”

    “无量寿,蓝峦道长此言差异,你和淳尘法师的约定是,他若落败,我方不再干涉你的行为。”

    “淳尘输了,虽暂时昏厥不能表态,但他可是言出必行之人,吾等怎能违背他先前和道长的约定再度出手呢?万万不可,这不合规矩啊。”

    太冲道人稽首一礼,说出番冠冕堂皇的话来。

    静谧降临!

    我嘴巴不受控的张大了。

    见过无耻之徒,但相比太冲道人的无耻,还真就是小巫见大巫!

    一张嘴两张皮,上下一碰,混淆黑白颠倒乾坤,如何说都是他有理,还能摆出‘规矩’二字以作修饰,啧啧……,这厚脸皮的功夫,太冲绝对是当世大能的级别啊!

    太羽道人和封葬门外门女弟子西门朵朵的脸皮都红透了,一道低着头,恨不一头钻进地缝儿中去,只有太冲道人还脊梁笔直、脸上庄严,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只说无耻程度,其他法师远远赶不上太冲。

    我缓缓的放下茶盏,讥笑着说:“今儿真是领教了,太冲道友的嘴皮子功夫无比厉害,脸皮修炼的能挡住子弹了,佩服!”

    “不敢当。”

    太冲脸不红心不跳的回应一声,保持着道门高人的风范。

    狂酒先生和童子卫葫的嘴角都在跳动着,显然,被雷的不轻。

    太冲道人刷新了他们对道门高手的认知。

    我都没脾气了,如此前倨后恭没面子的事儿,太冲道人做起来却是一副自然而然的模样,这能力着实令人钦佩。

    “既然你们都没有意见了,那好,从现在起,我将负责狂酒先生身上的事儿,对了,你们可以请宗门长辈过来,不过,事先提醒一声,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要是惹毛了老子,哼……!”

    威胁了一嗓子。

    三名法师一道震颤一下,太冲道人急急说:“这话就是说笑了,哪有输了之后搬长辈找场子的道理?再说,因着这么点儿事就惊动宗门长辈,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蓝峦道长切莫多心。”

    说着这话,他给两法师打了个眼色。

    他们一道上前,将昏迷的淳尘和尚抬过去,又帮着收好了两件法器……。

    静静看着,我没出声。

    太冲是个识相的,那我见好就收得了。

    事儿到目前还算是顺利。

    接下来,我打算将狂酒先生体内的阴气迫出来灭掉,或使用法术封住,不能让其继续害人了。

    刚感叹了一声顺利,异变陡生!

    厅内忽刮起黑风,这是真的黑风,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霎间就笼盖了室内。

    我心头重重一跳,感知到狂酒先生体内的阴气,猛地穿透身躯输送了出去,竟然变为数千股……。

    “不好!”我大喊一声,急忙催动法力驱散能暂时遮蔽阴阳眼的黑风,同时,几位法师也是一样的动作。

    黑风被驱散了,但阴气已脱离狂酒的身躯。

    这种阴气只有我能感知到,现场其他人,手忙脚乱的驱散着黑风,感知不到异常。

    “太冲,去门外看看。”我直接下令。

    太冲并不知发生了什么,闻言,下意识的听从命令去开门探头查看,然后,彭!他关闭大门,脸上无比难看的退回屋内。

    “沙……,沙沙……沙漠。”

    语无伦次的说出这么个词,太冲用手指着屋外。

    “什么?”

    我和狂酒先生都惊了,然后,我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将门推开向外一看,遍体生寒!

    太冲道人说的没错,入眼所见,正是大沙漠,还是黑夜中的沙漠,冰寒阴森的感觉遍洒四方。

    我眨巴了几次阴阳眼,不太确定眼前所见是如何产生的?

    梦境、幻术、亦或是真的被转移到沙漠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