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07章 佛铃鼓
    “诸位师傅,大家有话就好好说,要以和为贵啊,千万别伤了和气……。”

    狂酒先生满面为难上前来,想要打个圆场。但看到四位法师坚持的眼神,到底是停住了嘴巴,没敢继续多说什么。

    身为豪门世家的人,当然知道这些家伙本身虽本事不咋地,但背后宗门谁都惹不起,因而,他只能递给我一道‘抱歉’的眼神。

    他想选择我来处理这件事,但又不敢明面反对三大宗门出身的法师,两头为难,非常难受。

    我对着他点头,淡淡一笑,示意他不用担心,更不要出声多管。

    道儿上法师自有解决纷争的办法,那就是,若是言语沟通不成,就在手底下见真章!

    弱肉强食的世界,这等手段最好使。

    只不过,以我堂堂门主之尊,却要封着道行和这么几个法师较量,传出去有损鬼门威名啊!

    好在,顶着蓝峦的名头呢,如何折腾也和‘方钢’这两个字没关系,我才没有了心理负担。

    脸色愈发的冰寒,对方仗势欺人的行为惹恼了我。

    “淳尘,有什么想法划出道道儿来就是,老子都接着,还有,最好你们四个一道上吧,只凭你一个,不够老子捏吧的。”

    森寒的说出此话,我背着手看向四名几乎被气歪了鼻子的法师。

    “狂妄!”

    太冲道人本是很好的涵养,此时也被雷的不轻,吐出这么一句来,眼睛闪过凶光。想他们出身大宗门,走到何处都受到最好的待遇。

    俗世的豪门贵族几乎将他们当祖宗供着,琢磨着通过他们和那些大宗门交好。

    毕竟,谁也不敢说自家总是一帆风顺,要是遇到难以解决的奇怪事件了,就指望着这些宗门救命呢。

    习惯了他人对自身的尊敬,更习惯了散修们在大宗门弟子前唯唯诺诺的模样,冷不丁的遇到我这样不将他们身后宗门势力放在眼中的人,不被气的三尸神暴跳才是怪事呢。

    淳尘和尚气恼的一把扯下头上假发,露出烫着戒疤的光头来。

    因着怒气上冲,一根根青筋在头皮上浮现,看着很是丑陋,只说形象,这和尚确实和人们印象中的佛门高僧不太一样,很是另类的感觉……。

    深呼吸一口气,念了好几声佛号,这和尚才稳住心绪,看向背着手傲然面对他们的我,眼底寒光一闪。

    “贫僧好歹也是万龙禅寺的弟子,如何能以多打少?这样,咱们就切磋一下法术高低好了。”

    “要是道友能胜过贫僧,狂酒先生的事儿就听从道友的指挥,我等绝无二话,若是你赢不了贫僧,那么……?”和尚挑衅的看向我。

    “贫道输了,立马走人。”

    我很是轻松的接话,浑然不将他看在眼中的模样。

    是,我封住了道行,只说这方面确实不如淳尘,但不要忘了,身躯可是鬼王的素质,只说反应速度和身躯强度,直接拉对方数百个来回还打转儿呢!

    他和我对手,就如同挑战一尊故意封住道行的陆地神仙,只凭这具身体,就能将他打成猪头!

    这老小子不知死的提出这等建议,还死要面子的不让其他三人出手,这本身已经注定了惨败的结局。

    法术厉害又能怎样?老子的身躯强大,他根本打不动。

    我顶着法术轰击冲到他身旁,一拳头就撂倒了!还有什么悬念不成?

    这样实力悬殊的战斗,说实话,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感觉像是个大人在欺负小孩子。

    但对方态度无比坚决,非要找打,我又能如何呢?只能勉为其难的代替那个名震天下宗门的长辈,好好教训一番不肖子弟了。

    “好,就此说定。”淳尘脸上青筋蹦跳数下,转头示意其他人躲避一旁,他要亲自试试我到底有多少份量。

    包括狂酒在内的四人一道向后退去,将中间位置留给我和淳尘和尚。

    我背负双手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对手,眼神示意他可以先手。

    淳尘很是懊恼的低吼一声,双手一翻,一枚篆刻佛经的铃铛,和一只小巧的手鼓出现在手中,这些东西体积很小,贴身即可携带。

    我被那只手鼓类的法器吸引住眼神,心道:“果然是名门大派弟子,和尚使用的两件法器都不同凡响。”

    手鼓看不穿是什么材质,可能是这方世界独有的材料,上面金光隐隐,封印了佛门高僧的法力,只要驱动,就能降魔伏妖。

    某种意义上讲,这并非和尚本身的实力,而是外物加持。

    不过,道儿上法师们斗法时,使用武器加持法力乃是常态,这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不会因着对方武器高端就断定耍赖。

    也是,名门弟子对上散修时,最大的依仗可能就是武器加持方面了,这个武器指的是所有外力加持,灵符、法器、刀剑之类的都算在其中。

    同样道行和战斗经验的散修们与名门弟子斗法,都会因着这些缘由落败,这是无法拉近的差距,也是大派弟子心高气傲的底气所在。

    冷冷一笑,并未使用桃木剑,只凭淳尘和尚和这样两件法器,并不能让我认真。

    陪他玩一会即可,只要获得参与事件的权利就达到目的了,真的没必要太过认真。

    就在此时,客厅大门那里‘吱呀’一声响,打断了我和淳尘的比试,我们都控制着法力,转首看过去。

    “师傅,你还好吧……?”

    一道悲切的声音传来,然后,身材不高的人跑进来,正是服侍狂酒先生的童子。

    这孩子还侍候过我呢,当然记着他,只是不知如何称呼。

    此时的我改了形象,童子也就不认识了。

    他的头上和胳膊上都打着绷带,显然是在先时的混乱中受伤了,这是刚从医生那里回来吗?

    “卫葫,你怎么才回来?我没事,你如何啊?没有多大的伤吧?”

    狂酒先生脸上喜色一现,急急迎过去,上下打量一番童子,发现都是皮外伤,也就放心了。

    “师傅,我的伤不要紧,只是,那些人真讨厌,询问了许久,不厌其烦的问同样问题,真是……,咦,这是……?”

    绑带包着脑袋的卫葫这才发觉此地不太对头,多了个陌生人。他抬头看向我,又看看站在我身前的凶悍和尚,脸上泛起了迷糊。

    “啊……,来,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蓝峦道长,他想要帮着咱们探查一番先时的那场混乱因何产生,不过,和几位师傅有点误会,这不,想要切磋下……。”

    狂酒先生脸上有点尴尬,顺势解释了一番。

    童子卫葫看起来不过十余岁,包扎脑袋之后,蠢萌蠢萌的样子,无怪海大姐都喜欢的不得了。

    此时,他挠着后脑勺走上前来,礼貌的和我打招呼,我只能回应一声。

    那边的淳尘和尚颇有些不耐烦的样子,瞅空瞪了卫葫一眼,吓得他一哆嗦,急忙退回到狂酒先生身边。

    小插曲打断了我俩和淳尘的较量,但这件事并没完,所以,卫葫安静下来之后,就再度开始了。

    “阿弥陀佛,请道友指教。”淳尘低沉的说了一声,手上有了动作。

    篆刻经文的铃铛被摇动起来,和道家使用的摄魂铃不同,这铃声似乎有着让人意识混乱的作用,能让人听到无数高僧吟咏经文的声音,并从心底产生想要诡皈依佛门的感觉。

    同时,和尚击打手鼓,一声声沉闷响动,我眼前五光十色,看到诸多神话传说中的佛陀,齐齐出现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