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06章 过江蓝峦三宗
    那潜藏的阴气,狂酒身边的法师们都发觉不了。

    但先时刺杀狂酒的那些人,发疯的原因是邪气入体,这是普通法师也能看明白的。

    因此,狂酒肯定知晓了这点,也明白那些人并非真心想要刺杀他,背后一定是有别的缘由。

    这种事,不是普通法师能参与的,狂酒一定正在琢磨着花大钱找别的高人来给看看,这时节,我这个仙风道骨、一看就是高人风范的道士送上门来,岂非正合他意?

    果然,狂酒闻言大喜,惨白的脸恢复了些正常色彩。

    他凝声说:“道长,不瞒您说,我身边也有几位擅长法术的,但他们现在还一头雾水呢,不知晓因何发生了荒谬又恐怖的事儿,道长要是能助狂酒驱邪躲灾,愿意厚谢。”

    “事成后再说这个也不迟,贫道看了先生面相,并非短寿之相,所谓吉人自有天相,先生不必慌乱,待贫道施法驱邪即可。”

    “真的嘛?那真是太感谢了!”狂酒闻言非常激动。

    “且慢。”

    一道刚毅的声音忽然传来,然后,四个人一同走进客厅。

    闻声,我和狂酒扭头看去。

    我的眼神很是淡漠,狂酒面上却出现尴尬之色。

    心中也就明白了,这四位一定是负责狂酒先生安全的法师。

    那个保镖团队中可不止四名法师,还有几位没现身的,他们四个于这时候蹦出来,是因自我感觉道行较高,却突然蹦出来个外来道士抢饭碗,很没面子!所以,想要给我难看吧?

    这种事儿根本不用明言,四位法师看向我的眼神极为不善,只是一接触他们目光,也就了然了。

    四人三男一女,都穿着便装,但我能看出其中那矮小的男子是个和尚,他戴着假发,行走之间,隐隐的以他为首,其他三人都落后半步。

    我的眼神就集中在此人身上,方才那句‘且慢’,一定是他说的。

    “阿弥陀佛,贫僧淳尘,万龙禅寺罗汉堂末座,见过蓝峦道长。”

    “无量尊,贫道太冲,昆藏道宗内监院弟子。”

    “太冲为吾师兄,贫道名号太羽,见过道长。”

    “封葬门外门弟子西门朵朵,见过道长。”

    四人走近,自报家门,我听的一震,不想,竟遇到四名出身于大宗门的弟子。

    这几大宗门,封葬门我算是较熟的,毕竟是妈妈开创的,其他两宗根本不熟,但只听他们报名时掩饰不住的高人一等意味儿,就已知,这几大宗门拥有和封葬门平起平坐的地位。

    这四位显然是以淳尘和尚为首,他的道行水准接近宁觅珍了,但武道上一定更有建树。

    这家伙一接近,就能感觉到厚重的阳刚之气,矮小身躯中都是恐怖的爆发力,此僧的终合实力不简单。

    再说,指不定这四位中就有人如我一般的封住了道行,扮演道行低微角色,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蓝峦,散修,见过诸位法师。”我稽首一礼。

    这话出口,领头的淳尘和尚眉头就是一蹙,凝声说:“此言差矣,若阁下只是散修,哪有资格使用道号?岂不是乱了道儿上的规矩?”

    闻言,我的眼缓缓眯了起来!

    林铭汝刚下山的时候就没使用道号‘蓝峦’,让别人称呼他为‘林真人’,就是因为要遵守规矩,没资格的时候,断然不可使用道号。

    出身于茅山正宗,不到一定阶段都不能使用道号,更不要说无门无派、自命为道士的人了,哪有资格使用道号?

    那个世界是这般规矩,这方有着封葬门存在的世界也是一样的规矩,出身名门的法师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散修们不按他们制定的规矩做事,动辄用‘规矩’两字来占据制高点。

    淡然一笑,语调猛地一变,厉声说:“老子愿意,怎么地,你想咬我不成?”

    和海大姐学来了无赖本领,正好有了用武之地!

    “你……?岂有此理?”

    四位法师闻言大怒,一道怒目而视,但很快,道士和和尚就压制了怒气,变得平和,只剩下那封葬门的外门女弟子压不住火气。

    她大概三十五六岁,长相一般,但脾气显然是四人中最大的,涵养远远不及另外三人,怪不得人家都是内门弟子,她只是外门弟子,果然是有原因的。

    “蓝峦,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看不起封葬门、昆藏道宗和万龙禅寺吗?”

    西门朵朵立着眼睛,话语毫不客气。

    海鲨鲨和我瞪眼睛,那不得不哄着,但西门朵朵只是封葬门外门弟子罢了,严格来讲,我母亲是封葬门创派祖师,我在封葬门属于小主人的级别,岂容她如此放肆?

    “闭嘴!”

    我阴森的瞪了她一眼,虽然,道行封住了,但当了许久的鬼门之主,林铭汝那一生更是杀伐果决,麾下枭雄无数,当着阴阳养鬼宗的宗主不说,还当着钦天监的职务,权利之大,远不是那官职本身所能形容,养成的威势早就融到骨子里。

    此时,我只瞪了她一眼,所产生的心理冲击力,就狠狠的压制住了西门朵朵的跋扈和傲气!

    她和我眼神一对,立马身躯一震,‘蹬蹬蹬’的向后退出三步,像是被雷击中一般,浑身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只一眼,就让一出身名门的女弟子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这让三位法师一道震惊,看向我的眼神变的无比凝重。

    指着脸色惨白,在我含怒一眼之下发抖的西门朵朵,冷声说:“不过是封葬门的外门弟子,岂敢猖狂?你们门主也不见得敢在本座面前这般狂妄,你又算是老几?”

    这话相当的狂,让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毕竟,我显露在外的道行水准偏低,他们无法想象我敢这样说封葬门的当代门主。

    笑话,我当然有资格了!鬼门之主这四个字就足够了,更不要说我母亲是他们的开派祖师了,老子自然有底气!

    淳尘和尚眼神阴沉下来,冷冷说:“道友说话还是多加考虑为妙,观道友似有些本事的,但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封藏门主岂是可以随意议论的?”

    “老子就喜欢议论,你咬我啊!”我冷笑一声,气死人不偿命的跟了一句。

    “阿弥陀佛!道友欺人太甚,不按规矩出牌,胡乱跳出来搅合,须知,狂酒先生为吾等所保护,即便遇到解决不了的灵异事件,也轮不到道友来掺和,这越界了!奉劝道友一句,此时离开还不算太晚。”

    淳尘和尚到底是说出了真正的想法。

    西门朵朵脸庞通红的退到两个道士身后,怨毒的盯着我。

    显然,因着我一道眼神让其失态的事儿,这是怨恨我了,不过,或许是威慑的太过厉害,她还没完全的缓和过劲儿来,这才没胡乱开口。

    “淳尘大师所言甚是,道友还是尽早离开吧,这样做事不合规矩。”太冲跟着附和。

    他们都不喊我蓝峦道长了,显然,不承认我一个散修可以拥有道号,直接以‘道友’相称。

    这方世界的规矩无比森严,实话说,我相当的不爽!

    我这人向来不喜欢繁文缛节,更不喜欢被多如牛毛的规矩所束缚住,在原属世界是这德行,到了这方世界也还是老样子!

    “老子若说不呢?”我挥挥袖子,冷笑着回应。

    “阿弥陀佛,善哉,既然道友敬酒不吃吃罚酒,那贫僧可要得罪了。”

    淳尘和尚一看相劝无果,也就不再遮盖本意,露出狰狞一面,眼底闪现阴毒之意,看来,是想和老子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