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05章 举世皆惊
    在我的阴阳眼视野中,能看到手持利刃的男子眼中冒着黑光,一重邪气遍体闪耀。

    很明显,这是被邪气入体迷了神智,他本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狂酒先生不是普通人,乃是豪门世家贵公子,和我来的那世界一样,这样的人身边不会缺厉害的保镖团队,而且,保镖手中可是最高端的武器,遇到紧急事件,有权反击。

    小伙持着一把利刃就想刺杀狂酒先生,明面看,似乎很凶猛,其实,那就是找死的行为!

    被邪气冲昏了头的男子疯狂的挥起手臂,锋刃距离脸色发白的狂酒只有半米远了。

    “噗!”

    一声轻响,斜向打来子弹,落点在男子的右腿上。

    他‘噗通’一声跪倒,眼看杀死狂酒先生已无望,很是悲壮的喊起来:“狂酒,我在地下等你!”

    说着话,反手一刀就刺进他自己的心口……!

    紧跟着,百多名眼冒黑光的青年男女齐齐扑上前去,将挡路的人推开,他们手中都出现了利器,宛似和狂酒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喊着乱七八糟的口号,举起利刃刺向狂酒先生!

    记者和围观的看客们都被惊的魂魄离体,尖叫着向后逃窜!

    这些发狂的家伙,齐齐举起的利刃火速接近狂酒……。

    现场搭了很多台机械臂控制的摄像机,忠实的现场直播着!这一刻,观看转播的人天知道有多少,估计,已经惹得数亿人跟着尖叫了吧?

    “啊啊啊……!”

    “天啊……。”

    现场大乱。”

    “噗噗噗……!

    更多的轻响传来,每一声响,就有一名手持利刃的人腿上出现血洞倒下去,没有一颗子弹落到要害,只是使这些人失去行动力。

    狂酒身前出现四五名神情坚毅、穿着便装的男女,护持身前,他们手中持着安装了消音器的铁家伙,指向倒地哀嚎的百多名男女,有几名保镖在换弹匣……。

    下手都很有分寸,并没打死一名。

    “狂酒,我们都在地下等你!”

    百多人齐齐喊起来,然后,似商量好一般,反手间,或长或短的利刃,都刺进了自身要害……。

    迸溅的‘红’,渲染半空!

    围观者都被吓得发疯,连滚带爬、满脸是泪的乱逃。

    三名老书画家都被保镖们护住了,他们银白的头发乱了,似乎,都在喊着些什么……。

    狂酒的脸惨白的不似人,被保镖们架着向后撤。

    此地乱的像是一大群热锅中的蚂蚁,不知多少人哭天抢地的到处乱跑,估计,会有很多被踩死的人……。

    百多人飞蛾扑火般的行为震惊了所有人,在法师的眼中,都能看到他们透体而出的邪气,浓郁的几乎要淹没此地,但事发突然,我的道行是封印的状态,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再说,摄像机正在现场直播呢,法师世界严禁和普通人世界搅合到一处去。

    所以,不管是狂酒先生保镖团队中的几位法师,还是混在人群中、本意是过来看热闹的散修们,投鼠忌器之下,即便道行较高、有时间反应的,也忍着没有出手。

    在摄像机面前施展法术‘驱邪’,后果太严重了,无法对公众解释。

    鉴于以上原因,虽然在场的法师们,都明白这些人是被邪气驱使着做出疯狂行为的,但愣是谁都不敢出手。

    后果就注定了,看着一百多名年轻男女先被射伤倒地,然后,反手刺向自身,我的拳头已经握紧。

    果不其然,下一刻,一个只有特殊眼瞳才能看到的邪气黑洞产生了,吸力将亡者的阴魂全部吸走、吞噬,速度太快了。黑光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分散到百多具尸体中的细细阴气,‘原路返回’到狂酒先生体内,再度潜伏不动了。

    很明显了,不管狂酒是否知道这事,他就是移动着的‘释放器皿’。

    那可以致人疯狂的特殊阴气,就隐藏在他的体内,他是源头之一,只不过,按照海鲨鲨的想法,他本身是一枚‘棋子’,是被利用的存在。

    而全世界目前有多少个类似狂酒先生的‘载体’,这是谁都不知道的谜。

    我混在人群中跟着乱逃,暗中保护了几十名跌倒在地、好悬被踩踏的老弱妇孺,接着,大批的‘制服’开着车赶到现场,全副武装的特种人员出现,手持威力巨大的武器,封锁整个街道。

    摄影机被撤走,但先时播出去的那一大段是无法追回的,狂酒先生在全国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书画家了,加上横空出世的新书体面世新闻,当时的收视率一定是很高的。

    突然出现的乱子,已传播到千家万户,这时想要捂盖子可就晚了。

    举世皆惊!

    大批的武装人员控制了场面,然后,将尸体都抬走了,调查身份的工作持续进行中。

    在场的数万民众都将被查问一番,确定没有同谋的嫌疑了,才会放人走,但也被将纪录下来。

    有视频提供现场画面,调查工作能轻松不少,只是,这巨大的人数,够他们头疼一段时间的。

    所有的散修不约而同的施展各自手段,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开溜,我也不例外,催动着障眼法,改了好几次形象,从现场溜走了。

    心底都是愤怒,这般肆无忌惮的杀害人命,背后的大魔头丧心病狂!

    一百多名年轻鲜活的人就此消失,是可忍孰不可忍!

    虽然不是我那个世界的人,但尊重生命一直是我奉行的原则,不管身在哪个世界中,这点都不会变,因此,格外的痛恨始作俑者!

    在距离此地千米远的小巷中调整好了心情,我再度变换了形象,不到陆地神仙级别,就无法轻易的看穿我,而狂酒先生身边的那几位法师,绝对不具备这等能力。

    这次,展现在外的形象是个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

    身穿八卦道袍,背着桃木剑,面容清矍,颌下三缕长髯,身材颀长,周身气场强大,眼神威势惊人,看着就是典型的世外高人!

    我昂首走向庙会一条街,行到封锁区,直接要求面见狂酒先生。

    手持重武器、穿戴防弹衣和头盔的特种人员,上下打量我几眼,就向内汇报去了。

    不多久,有个领头儿模样的家伙上前来,问了我几句。

    我故作高深的回答一番。

    他很是谨慎的打量我半响,才客气的说让我稍等,然后,亲自去通报了……。

    等了大概十几分钟,一名狂酒先生身边的壮健保镖走来,引我进封锁区,径直走到街边的建筑中。

    此地五步一岗、三步一哨,戒备森严,很快,我就在某个会客大厅中,见到了惊魂甫定的狂酒先生。

    听我走来,这厮抬眼看了一下,神情一怔,显然,被我一身出尘的气质给震慑住了,立马变的恭敬了,站起身,大踏步迎来。

    “蓝峦道长驾到,狂酒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没错,我使用的正是林铭汝当年的道号,蓝峦道长!

    “狂酒先生客气了。”圆滑的敷衍一声,随着他一道落座。

    有人送来上好的茶,我用了几口,缓缓放下。

    不着痕迹的打量他几眼,缓缓的说:“贫道途经此地,发觉邪祟猖獗,掐指一算,应在狂酒先生身上。先前发生的那一幕惨况,也在电视转播上看到了。”

    “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人之命大如天,岂可随意损伤?贫道坐不住了,就找上门来,想凭微薄之力,为先生化解灾难。”

    我很是自信的说着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