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902章 豁出去了
    大姐愣怔的盯着我半响,忽然神情大震,也不回答我的话,转头就对着那边挽起袖子,准备为下一位客人书写墨宝的狂酒先生大喊起来,嗓门真的超大!

    “先生喂,我说狂酒先生,别写了,出大事了!这小伙子说他很不服你啊,想向你发起挑战,赢那一千万的彩头,就问你有没有胆子迎战?”

    我身形一晃,眼前一黑,好悬倒仰过去。

    这都是什么人啊,明明很谦虚的说想要试一试,要是侥幸能赢最好不过,怎么到了这中年女人口中,就成了一万个不服的挑战者了?这都哪跟哪啊?听着像是故意来砸场子的!

    虽然也确实是这意思没错,但这样直白且不客气的喊出来,是不是太嚣张了一些?

    “嗡!”

    像是所有声音都被某种机器给收了,周边霎间静了一霎,然后,震天价的喊声响起来。

    “天啊,我听到了什么,时隔三月,终于有人敢挑战狂酒先生了。”

    “这小伙子看着年纪太轻了,是不是愣头青啊,能行吗?”

    “行不行动动手就知道了,再说,咱们这里的书画大家都会来做评判,一眼就见分晓。”

    “小伙子,好样的!咦,长的很帅嘛,你要是赢了一千万,阿姨给你介绍对象,我闺女年方二八……。”

    “真有勇气,不知道要是输了的话要做一个月的义工吗?小伙子你要是输了,就去广场那里帮着修花坛吧……。”

    我眼前又是一黑,原来,不是随便挑战的,要是数了,就要做一个月义工,狂酒先生很会折腾人!

    闻讯而来更多的人,赶庙会的都围过来了。

    两女站在我身旁一脸茫然,还没弄懂发生了什么事。

    好多无赖男对着两女吹口哨,气的海姐眼睛就要竖立了,我忙握着她手表示安抚,海鲨鲨狠瞪了几个无赖男,到底是忍了下来,惹得无赖们狂妄大笑!

    “去打趴下那些无赖!”

    我知道不好,要是惹怒了海姐,弄不好会出人命,海中霸主是随便可以招惹的吗?

    “晓得了。”

    宁觅珍点点头,她也被起哄的脸发红、心发怒了,听我下令,立马身形一晃,下一刻,“哎呀,嗷,啊!”

    惨叫不绝于耳,十七八名起哄、调笑的大汉被打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皮开肉绽、血染沙尘,但下手很有分寸,没一个骨折的。

    “滚!”

    宁觅珍装着凶神恶煞的样子喊了一嗓子。

    那些被打的家伙可都是老油条,立马知道遇上过江猛龙了,一声不吭的忍着疼相互搀扶着,灰溜溜的逃走了。

    围观的群众中不知谁大喊一声:“好,打得好,姑娘威武!”接着就是掌声。

    “姑娘威武,打得好!”

    人们齐齐吼叫,掌声如雷,大人小孩的,巴掌都拍红了,估计,平时没少被这些横行霸道的玩意儿欺负,此时看到他们的惨样儿,发自内心的为宁觅珍叫好、鼓掌。

    宁妹纸满脸通红的回到我身后站好,都不敢抬头了,这阵仗确实有点儿吓人。

    “宁丫头,不错嘛……。”海姐拍拍宁妹纸的头顶以示鼓励。

    我眼尖的看到狂酒先生左右两侧的人群中,有十几个陌生人神态不对,感应一下,其中有四五位道行中等的法师。

    他们冷眼看着,确认现场对狂酒先生没威胁,就收敛气息,隐到观众中去了。

    “果然是豪门出身的人物。”

    我心底有数了,海姐突然看我一眼,我俩眼神一碰,同时点点头,海鲨鲨也发现了对方隐在暗中的保镖小队。

    “方老弟,你真的行吗?那是书法,不是法术,你别搞混了,连累着我和宁妹纸跟着你丢人。”

    淡淡传音落到耳中,气的我颤栗了好几下,海姐一开口就能气死人!

    “你看着就是!”我眼神示意这意思后,不理会海鲨鲨了,还是宁妹纸好,一句多嘴的话都没有,哪像海鲨鲨?太能作妖了!

    狂酒先生显然是见过大世面的,宁妹纸打飞十几名大汉,他眼皮子都不眨动一下,只是顺手将笔放在一旁。

    起身,先对等在桌案前的年轻女子说了声‘抱歉’,那女子忙站起说:“先生有事先忙。”然后,懂事儿的让到一边去。

    狂酒先生这才一撩长衫下摆,很有范儿的从桌后走出来,英俊脸上没有多少神情变化,深邃的眼上下打量我一番,走近几步,依着古礼抱拳:“鄙人狂酒,不知阁下是……?”

    他深深看向我。

    “在下方钢,没名号,路经此地,欣赏先生的书法,一时技痒罢了,见笑,见笑。”我走过去几步,同样拱手,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句。

    “方先生客气了,观先生不过二十许的年龄,却在书法上有了成就,真是不简单。”狂酒淡淡笑了一下。

    “狂酒先生的一千万彩头,不知是不是真的……?”我必须确认这一点。

    “哈哈哈,方先生大可放心,只要先生能在书法或水墨画任何一项上胜过狂酒,一千万双手奉上。但丑话得说在前头,若方先生输了,就得留在西郊做一月的义工,不知先生愿意不?”

    “可以,但需要公平、公正的裁判。”我说出唯一的要求。

    “方先生,我将会邀请这区域最有名望,在全国都能排进前一百的书画大家做评判,他们的名号就是公平公正的保证!”

    “三人中的两人认可了,就可裁定输赢,不知这种方式,方先生满意不?”

    “很好。”我笑着回答。

    为了赢得这一千万,老子豁出去了!

    这鬼地方哪有几个大富豪?指望着在这地区捉鬼驱邪的赚大钱,哪有一丁点儿完成一亿目标的可能?

    这等时节,一千万的彩头自然不可放过。

    对狂酒这等身份的人而言,不过是毛毛雨的小钱,但对我来讲,却能完成十分之一进度,何乐而不为?

    “那好,先生请落座,稍等。”狂酒是个雷厉风行的,已经掏出手机。

    我领着两女走过去,十几岁的童子笑着引领我们在桌案后的木椅上落座,他不知从哪里端来了茶水,我们自然不会客气,端起茶盏饮用。

    只一喝就知道,这是绝品的茶叶,这东西就不知价值几何了?可见对方财大气粗,绝对的金主儿!

    海鲨鲨的心情都跟着愉悦起来,也不在意周围人的观看了,自顾自喝着茶,还捏了童子胖乎乎的脸好几下,惹得童子面红耳赤、落荒而逃,海鲨鲨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狂酒先生闻声放下电话,转首,看了海鲨鲨一眼,我似乎看到他眼底的欣赏之意了,只不过,那深邃的眼,下一刻就恢复了平静。

    电话打过去不久,也就是十分钟,连着三辆内敛奢华的轿车开来。

    围观者自觉的让开道路,三辆车上,下来三个被众星拱月的老人,两男一女,两个老头都得七十岁往上,老太太也得六十多岁了,都是鹤发童颜的模样,一个个红光满脸的。

    狂酒迎上去,我不敢怠慢,跟着站起来。

    他为我引荐,说的是三位老先生的名号,其实,我对他们一点都不熟,但一定要表现的闻名已久、如雷贯耳!

    老子科班出身,是演技派的高手,现场演戏不在话下。

    三老和颜悦色的和我说了几句话,显然是在探底儿,但问题是,我没有底儿可被探啊,只能含糊其辞敷衍一番。

    三老也就放过了这话题,我倒是松了口气。

    又准备了十分钟,狂酒先生示意可以开始了。

    三老端坐摆放好的椅子上,静静的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