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术师 > 第898章 大男人本事
    宁觅珍指着地图上的一个位置,表示封葬门就在那座绵延数千里的山脉之中,我看一眼那里标着的名号,是‘皇屋山’。

    封葬门总坛所在之地,距离我们目今所在的位置相当遥远,坐飞机也得七八个小时,相当于从最东部去往最遥远的西南方。

    眼下这个国家所占据的领土面积,相当于我所在那个国家的三倍还多,无论从人口数量,军事实力,经济发展和城市化普及上,都是这方世界排行第一的超级大国。

    “平行世界果然有意思……。”我暗中嘀咕着。

    确定好目标,接下来就是订购机票的事儿了,然后,我们都傻眼了,因为,才想起来,兜里没钱,这地图还是我从某商贩那里顺来的呢。

    宁觅珍所有的物品都在包里,但遗失了,包括各种卡和钱。

    难道要飞跃这么辽阔的区域一直到封葬门去吗?

    那是找死行为!这么大的国家,卧虎藏龙的,我们在高空飞行,一只鬼和一只妖带着一个女孩,这不是搞事情吗?

    不引来人类方士的集体攻击才怪!

    或者,一路跑去封葬门?

    那是不是太缺心眼了?有点二吧?

    海面上跑一会儿那是潇洒,在陆地上放着飞机不坐却使用腿脚赶路,岂不是缺货?

    “那个,我们先弄点钱,再说赶路的事儿吧?”

    我有些尴尬的向海鲨鲨提议,毫无意外的换来了海姐的一记白眼。

    她相当的不爽!

    “那还不容易,你说吧,哪里有钱?本女王这就杀过去弄来,要多少没有?”

    海大姐一句话几乎将我和宁觅珍全部雷倒!就算是弱肉强食吧,这到了陆上,是不是也得收敛点?再说,王者素质呢?怎么可以做这种强盗行径,哪还有高人风范?

    我正要说什么,海鲨鲨却忽然笑了,摆摆手说:“怎么着本王也到人类世界历练过,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这是开玩笑呢,你俩还当真不成?本王什么身份,岂会做人类口中的盗贼?”

    我和宁觅珍面面相觑,觉着,她的冷笑话一点不好笑。

    此时倒是想明白了,人家的寿命不知多长,以往一定到岸上来玩过,自然明白人类和海兽的不同,海大姐在海域中吃饭向来不花钱,想干嘛就干嘛,但到了陆上,自然会入乡随俗,倒是我俩多虑了。

    “咳、咳……。”

    尴尬的咳了两声,我拼命的挤出笑容,举起大拇指称赞:“哎呀,真是太好笑了,想不到海姐这样的幽默,真是出乎预料之喜啊,哈哈哈。”

    “笑的好假,闭嘴,海鲨鲨仔细打量我一眼,很是不满的来了一句。

    我的笑凝在脸上,老脸有些发红。

    “啊哈哈……,笑死我了。”宁觅珍看到我的样子,被引得大笑,捂着肚子喊疼,引得路过的行人纷纷注目,宁觅珍也不在乎。

    我没好气的瞪了宁觅珍一眼,很想问问她是哪一边儿的?但一琢磨,还是得转移话题,免得继续尴尬,就故意正色说:“你俩发现没,咱们都到市内了,但你们看看,大荧幕上一点关于自尽者的相关新闻都没有。

    我这么一说,果然吸引了两人注意,她俩都抬头去看,此时我们位于某人行道上,不远处的大楼上,就有共用的大屏幕,上面正播放早间新闻。

    按理说,若果我们推测的属实,全世界正在发生大规模的集体自尽灵异事件,不管如何封锁消息,相关的案件讯息也应该透出来一鳞半爪。

    还有那无限辉煌号上死伤惨重的状况,是不是也该透出一点讯息来了?为何新闻上一副歌舞升平的样子?好像啥事都没发生呢?

    “果然厉害!”宁觅珍仰头看着屏幕木嘀咕了一声,我和海鲨鲨都转头看向她。

    “我们门内小道消息流传,据说从三十年前开始,就有某机构秘密成立个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特殊团队,成员身份都很是神秘,可能是散修中的绝顶高手组成的。”

    “其中还有不少普通人做后勤保障工作,他们的权利非常大,可以引导舆论。”

    “要是没有想错,不管是自尽事件亦或是游轮惨案,他们都已经‘处理’过了,所以,普通人一点都不知道。”

    “豪华游轮的事儿已经是既定事实,目前没有消息传开,一定是特殊团队处理过的,至于自尽事件?大规模爆发只是你我的推测,也许,昨晚那个只是实验性质的,正经八百的提上日程,可能还需要些时间。”

    “那种事远不是游轮惨案能比的,即便是那个特殊团队,也压制不下来。”

    宁觅珍一边思索着,一边给出她的理解。

    我和海鲨鲨对视一眼,脑中思绪万端。

    不得不承认,宁觅珍的分析很有到道理,若果真有这么个特殊的团队,游轮鬼局事件中即便死的人再多,消息也能被封锁住,毕竟,那是单一性质的事儿。

    但若是各地相继发生集体自尽事件,那就不可能封锁住了,人口相传也足以传播开了,所以,昨夜海边山崖跳下来的那数十人,真就有可能是‘序幕’。

    因为地点偏僻,且还没更多类似的事儿发生,所以,暂时的风平浪静……。

    我和海鲨鲨都点点头,认可宁觅珍的分析。

    “君子得财取之有道,诸位,咱们先做点营生,弄些钱财才方便旅行不是?”

    我将话题又扯了回来,集体自尽事件还没遍地开花,也犯不上为此事担心上火,还是解决自家面临的难题比较好。

    都是自重身份的,怎么也不能下作之事弄钱不是?只能以劳动换钱了,这才心安理得。

    “可惜,这座城中偏偏没有本门据点,不然,和同门借点……。”宁觅珍苦恼的摁一下太阳穴。

    “借?我说宁同学,你还有没有点法师风骨啊?堂堂封葬门内门弟子,一身的驱魔捉鬼本领,即便家伙事儿都弄丢了,有些不方便,但本领还在吧?”

    “这么大的城市,指不定有多少棘手的灵异事件,你随便找个富豪家帮他解决问题,钱不就来了?你倒好,都想到和同门借上面去了,我都替你脸红啊!”摇着头,满脸不屑。

    “方哥,你就知道损我……。”宁觅珍满脸通红,不依的瞪向我。

    海鲨鲨不乐意了,人家和宁觅珍的关系,似乎在这短短时间中有了质的飞跃,像是护犊子般将宁觅珍扯过去,拦在其身前,看向我说:“瞧瞧,把你给能的,还随便找个富豪家帮着捉鬼?你以为那么容易啊?”

    “世道险恶,小人作祟,女法师行走江湖有多难?你这样的家伙是理解不了的。”

    “再说,男子和女子同行,哪有让女子抛头露脸去赚钱的道理?这可是男人的责任,你责无旁贷!这赚钱的事儿就着落在你身上吧,我俩跟着你混就是了。”

    “先说好啊,只能动用你目前的这点儿道行水平,要是解开封印就算是玩赖。”

    “来,让我俩看看你这个大男人有啥本事?对了,还要看赚的有多少?几万块可不够用的。”

    “本女王好不容易到陆上来一回,要穿最好的,吃最好的,更要坐最好的飞机,用最好的化妆品和名牌包包,这些嘛,都是你的事儿了,你不是能耐吗?好啊,尽情的施展一番,让我俩见识一下。”

    海鲨鲨挑衅的看着我。

    我目瞪口呆,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海鲨鲨。

    心里话了,老子不过是和宁妹纸开句玩笑调节一下气氛,如何就引出海大姐这般浓厚兴致了?还吃最好的、穿最好的?

    娘咧!想起这位恐怖的食量,我霎间不寒而栗!感觉背脊上滚动过无边寒意。